笔下文学 > 美色难挡 > 26第二个美色难挡

26第二个美色难挡


  
  凌时吟来到门口,看到穆太太一脸的焦急。“妈,怎么了?”
  
  “奇奇不知道是不是病了,你看它。”
  
  凌时吟看到那条狗在屋里窜来窜去的,一下上了床,一下又顺着梳妆台的椅子爬上去,“快让它出来啊,你看把音音吓得。”
  
  穆劲琛走到梳妆台前,伸手刚要抓住它,奇奇就咻地跳到了地上,往台下一钻,男人拉开椅子,“给我出来!”
  
  穆太太走进屋内,“奇奇,乖,快出来啊。”
  
  付流音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她站在门口,穆劲琛起身后,奇奇又钻了出来,跑得飞快,一下撞向付流音的方向,她吓了一大跳,赶紧让开。就听到身后传来砰地一声,凌时吟看到屋内的一样东西被撞翻了。
  
  里面有几张碎屑,还有纸巾,以及避孕套拆开的盒子。
  
  凌时吟走进去几步,来到穆太太身侧,视线却一直盯着那堆东西,“妈,奇奇晚上吃了什么啊?看它的样子,真像是吃坏东西了。”
  
  “也没吃什么……”穆太太着急的不行。“奇奇可不能再出事了。”
  
  凌时吟赶紧将门关上,“万一跑出去,就更抓不住了。”
  
  她视线在方才的地方扫过,没看到有可疑的东西。“妈,你看我跟奇奇的样子,我怎么觉得这不是偶然呢?”
  
  付流音走过去几步,穆劲琛看着那条狗乱窜,他视线微冷,嘴角却是淬了把笑,“嫂子,你怎么把自己跟一条狗相提并论,奇奇是条母狗,你看这都春天了,它说不定只是芳心大动呢?”
  
  “劲琛!”穆太太听到这,赶紧将他的话打断。<>“你平日里说话不着调也就算了,你别忘了时吟是你嫂子。”
  
  穆劲琛抬起手掌,轻拍下额头,“对不起,妈,这是在我的房间,我一时没管住自己。”
  
  凌时吟的面色难看到极点,白了又白。
  
  奇奇跳到了沙发上,穆太太过去要抱它,只是它很快又跑了。
  
  “妈,我帮您。”
  
  可这会的奇奇,越是要逮它,它就越是受到了惊吓般,穆劲琛弯腰抓着它的背,但它身子一扭,挣脱了。
  
  它跳到了床上,然后窝在枕头上面,付流音刚弯腰,它又跑到了梳妆台上。
  
  奇奇胖嘟嘟的身子将付流音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穆太太着急不已,凌时吟站到窗边,奇奇跑进了窗帘,穆劲琛大步上前,一把将它按住。“小东西,看你还往哪里跑?”
  
  奇奇张牙舞爪的,付流音看着有些害怕,“当心……”
  
  穆劲琛朝她看眼,付流音朝他手里的狗指了指,“当心它咬你。”
  
  凌时吟站在窗帘旁边,她手掌伸进口袋,几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条狗上,她小心翼翼掏出样东西放到身后,她手掌松开,东西掉到地上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
  
  “我赶紧带它去看看。”穆太太上前,欲要接过奇奇。
  
  凌时吟往后退了步,脚踩到东西时发出细微的声响,她嘴里嘟囔句,“什么东西?”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药盒,穆劲琛没有将奇奇交到穆太太手里,“当心它真咬到了你。<>”
  
  付流音听到凌时吟的说话声,她视线望过去,看见她正在端详着手里的药盒,再仔细一看之后,付流音大惊失色。那不就是她给凌时吟下得药吗?
  
  可剩下的药都被她放在了梳妆台里,怎么会在地上?
  
  付流音有些紧张,手掌不住紧握,然后松开。脑子里有各种可能性钻了出来,难道是奇奇方才翻出来的啊?再一想,她又觉得荒唐,那条狗怎么可能会打开抽屉呢?
  
  再说所有人的举动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付流音目光落向梳妆台,看到上面的抽屉好好地关着。
  
  穆太太转过身,上前几步,从凌时吟手里将那个药盒接过去。
  
  上面清晰地歇着番泻叶,穆太太看到药盒上还有一行小字:番泻叶为刺激性泻药,通过肠粘膜刺激肠蠕动,属于猛药,建议尽量少用。作用于结肠,一般几个小时内生效。
  
  “这……这是从哪找到的?”
  
  “就在这。”凌时吟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指着脚下。
  
  穆太太神色严肃,视线看向了付流音。“怎么回事?”
  
  穆劲琛抱着奇奇,嗓音中透着微微的冷冽,“什么药?”
  
  “番泻叶。”穆太太脸色难看,“流音,你说,这药是不是你买的?”
  
  穆劲琛走到梳妆台前,身子朝着上面靠去,奇奇还在他怀里挣扎,付流音赶紧摇头,“不是我的,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药?”
  
  “但药是在你房间被找到的。<>”
  
  她似乎有口难言,不由看了眼穆劲琛,穆劲琛右手臂撑在梳妆台上,手指在那个抽屉上轻敲两下,然后冲她轻摇下头。
  
  付流音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他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吧?
  
  但他这番举动,也让她慌乱的心镇定了下来。她再度摇头,目光坚决,“妈,真不是我的,再说我又不傻,会把东西乱丢吗?”
  
  “大嫂,药盒是你踩到的,我能不能理解为,其实也是你放的?”穆劲琛这时候插了一句话。
  
  凌时吟面色发白,满脸的委屈,“妈,我怎么可能……”
  
  “时吟不会做这样的事。”
  
  “流音更不会做这样的事。”穆劲琛摸了摸奇奇的脑袋,“放心好了,这事如果真是她做的,我肯定饶不了她。”
  
  穆太太端详着那个药盒,“时吟今天这样,看来不是意外了。”
  
  “大嫂,你应该去医院看看的,”付流音这会已经镇定了下来,“如果你真被人下药了,这件事就应该好好查清楚。”
  
  “流音,是不是因为你哥,所以……”
  
  “不是,”付流音坚决不肯松口,“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好认。”
  
  穆太太握着那个药盒,脸色稍稍缓和些,“成钧,你替我把奇奇抱下去,我让曹管家带它去医院。”
  
  “好。”
  
  凌时吟站在原地没动,穆太太朝她看眼。“走吧,他们出去了一天也累了,让他们好好休息。”
  
  “是。”
  
  三人一道往外走,穆劲琛走出房间后,将房门关上。
  
  他大步下了楼,凌时吟跟在穆太太的身后,两人进了房间,穆太太将那盒药丢到旁边。
  
  “时吟,这药是你的?”
  
  凌时吟神色惊慌,赶忙摇头,“妈,这药是在他们房间找到的。”
  
  “怎么偏偏就被你找到了?”
  
  凌时吟嘴唇有些白,想要辩解,但她生怕说得越多,错的越多。“我也是碰巧……”
  
  “时吟,就算是流音给你下了药,她也不可能把药盒乱丢,其实这个道理,你也懂,你只是咽不下这口气罢了。又怕这个亏自己白白地吃了,所以才出了这样的主意,是不是?”
  
  凌时吟端详着跟前的女人,穆太太性子算是好的了,平日里说话也是十分温柔,从没有一句大声地呵斥。她一直以为穆太太性子软,没想到她不动声色间,却是什么都看在眼里。
  
  即便这样,凌时吟也不敢随便承认。
  
  穆太太坐了下来,轻叹口气,“时吟,今天下午,你让你妈过来了一趟,应该也让她给你带了东西过来吧?”
  
  凌时吟彻底说不出话了。
  
  穆太太视线落到她脸上,“不可否认,你今天这个样子,有可能和流音脱不了关系,但她是老二媳妇,你不能冲进去随意搜查,所以你把主意打到了奇奇身上。”
  
  “时吟,我不怪你,有些事我都明白,我只希望穆家和睦,大家都好好的。”
  
  “妈。”凌时吟只好服软,“我知道了。”
  
  “出去吧,以后如果再遇上这样的事,有了十足的把握再来找我。”
  
  凌时吟走了出去,另一边的主卧门则是紧紧关着的。
  
  付流音快步来到梳妆台跟前,她一把将抽屉打开,却发现原先放着药盒的地方,居然是空的。
  
  这么说来的话,那盒药真是她的?
  
  门口传来一阵声响,付流音赶紧将抽屉推回去,穆劲琛开门,就看到她身体站得笔直,整个人挡在梳妆台跟前,脸上的神色也是奇奇怪怪的。
  
  男人反手将门关上,“你这是在做什么?站岗?”
  
  “我……奇奇把我的东西都打翻了,我正在收拾呢。”
  
  穆劲琛上前几步,眉头皱紧,“你们女人真是麻烦。”
  
  “我挺好的吧。”
  
  “你倒是再说一遍?”
  
  付流音双手撑着后面的台沿,“大嫂真的冤枉我,那药盒不是我的。”
  
  “那你的药盒呢?”穆劲琛问道。
  
  付流音紧盯着跟前的这张脸,两人的目光相触,她嘴角微微牵动下,满脸的无辜,那双眸子泛着莹莹的亮光,真是能骗人啊。“什么药盒啊?”
  
  穆劲琛单手圈住她的腰,“你的啊,在哪呢?”
  
  她轻笑声,“这么说来,你都知道。”
  
  男人欺近上前,两人前额相抵,气息交缠着,哪怕之前有过更加亲昵地举动,可付流音还是觉得不习惯,她面色涨得通红,“我有分寸的,我就放了两颗而已。”
  
  穆劲琛抱住她腰的手臂越收越紧,“懂得分寸就好,只要是分寸以内的事,都没关系,以后记得,做事不能留下把柄,这样才可以有下一次。”
  
  ------题外话------
  
  亲们,我9号到11去了上海~
  
  所以拼老命了存出这点稿子,别嫌少,回来后就好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