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469章 北方主考

第469章 北方主考

秦圆圆不肯坦诚相告,纪宁这边自然也不想推心置腹。
  
  这是将心比心。
  
  纪宁自问在很多事上并未亏待秦圆圆,即便现在他不想跟朝中的某些权贵有联系,他还是给秦圆圆提出了很多切实有效的建议,比如说让秦圆圆暂时不要去跟任何权力之人表态,要等年底的这段权力争斗高峰期之后再决定归属和投奔的问题。
  
  秦圆圆又为纪宁斟了一杯茶,道:“多谢纪解元提醒,妾身谨记在心,不知纪解元可否将住址相告,妾身也好偶尔上门拜访!”
  
  纪宁想了想,这才点头,但他告诉秦圆圆的并非是自己现在的住所,而是在他之前所住的林义的小院中,这也是他避免被更多的人所干扰。
  
  二人又谈论了一些事情,秦圆圆仍旧不掩之前对纪宁的恭维,这让纪宁觉得秦圆圆是想利用他,纪宁心知这一点,但他不去揭破纪宁,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聊了一会,纪宁以自己要回去读书为由,先行起身告辞,秦圆圆也不挽留,亲自送纪宁出门口。
  
  回去的路上,林义好奇道:“老爷,不知那位……当家的,是何人?”
  
  “金陵城来的,你别多问了,我们暂时不会跟她有什么联系,这次就当是一次巧合遇到吧!”纪宁道。
  
  林义道:“老爷,小人只是好奇,方才在那位当家的上去之后,有几波人过来,都是鬼鬼祟祟的,好似是在监视那位当家的,却也是很奇怪。老爷,您可要小心一些啊!”
  
  纪宁皱眉道:“还有人监视她?”
  
  之前纪宁还不确定秦圆圆有麻烦,但听林义无意中说出秦圆圆有人被监视,他才知道秦圆圆身边的麻烦不轻,之前秦圆圆要在路上紧忙赶路或许也就容易解释了,秦圆圆这是在躲避别人的追踪。
  
  纪宁心想:“如果是在金陵城发生这种事,我倒是应该去提醒她,但现在是在京城,我又不清楚这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也许这些人还是来监视我的,我跟她说只是找麻烦!”
  
  “林二,以后做事也小心一点,如果发现有人跟踪或者是探查你的消息,先停下手头的事情,把人给甩了,再来见我跟我说明白,知道了吗?”纪宁提醒道。
  
  “是,老爷,小人谨记了!”林义一边赶车一边说道。
  
  ……
  
  ……
  
  眼看到了年底,纪宁的日子还是很好过的,搬了新地方,也不是很寒冷,感觉到了春节,差不多寒冬也就要过去了,天也开始转暖。
  
  过年之前剩下这几天,他都不准备离开家门了。
  
  过年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纪宁只管等着过年就好,虽然小院里的人有些简单,总算有家的样子,只是他身边缺少一个真正的女主人。
  
  腊月二十八这天,唐解亲自上门来,问询了纪宁一些事情,主要是在学问方面。
  
  唐解请了一位进士,回来问询一些关于会试考场的事情,涉及到临场发挥和指导,唐解想请纪宁一起过去。
  
  “就在大年初一。”唐解道,“京城年初这段时间,连衙门中人也都休沐,官员都有时间,正是走亲访友的好时候,永宁啊,我们商量着多举办几个文会,把我们几个的名声往上抬抬,你可知道,现在京城里,我们江南士子被看低,会元赔率排名前十的举人中,更是没有一个南方的举人,你说气不气人?”
  
  会元,也就是会试的第一名,虽然这名称只是临时的,很快就会殿试,在殿试中录取状元,但会元在社会中仍旧有一定的地位,也会被史书记录在册。
  
  纪宁微微皱眉道:“会元也增加赔率了?”
  
  在纪宁看来,会元本身不具有竞争性,因为无论在会试中发生的再好,也是取三百人成为贡士,而具有参加殿试的资格。
  
  至于会试的第一名,将来参加殿试时也只有座位排在前面,被更多的考官和巡场官盯着,除此之外没什么优待,而且会元也没有说会在殿试中加分,有人在会试中成绩一般,在殿试中高中状元的情况比比皆是。
  
  而在会试中拿到会元的人,也很可能在殿试中名列三甲,成为一名“同进士出身”,反而更让人觉得丢人。
  
  唐解道:“唉!当初金陵乡试的解元都会有赔率,更何况是会试?京城的各大赌坊都已经有了最新的赔率,永宁,你中会元的赔率,跟大多数人一样,都是一赔一百,这已经算是不错的,因为毕竟你是解元,而我们这些本身参加了一届会试的,现在的赔率也都只有一赔二三百,还都无人问津。说起来,这都跟朝廷有意要以北方的朝廷大员为主考官有关!”
  
  唐解说此话的时候,心中有些无奈。
  
  在朝廷中,南北学问之争一直都有,而涉及到会试的录取,很多赌坊也都在盯着,现在城中文风很盛,也涉及到来年春天就要举行会试和殿试,赌坊趁着这股学风的高潮,难免会做一点文章,让人去多为自己所欣赏的“才子”下注,看看谁最后慧眼识英雄。
  
  纪宁问道:“现在会试主考官的人选已经确定了?”
  
  “尚未确定。”唐解道,“不过礼部的两位侍郎,都是北方人,还有翰林院掌院学士也是北方人,让北方人出来做主考官似乎是没的跑了。你知道吗,那江北的考生顾玉明,可是本次会试会元呼声最高的人,他的赔率只有一赔三,这几天他走各种诗会和文会,简直觉得自己已经考中会元,继而考中状元一样,看着就让人上火!”
  
  纪宁笑了笑,唐解显然是有些眼红顾玉明。
  
  纪宁知道,朝廷派出的会试主考官,一般会从礼部和翰林院掌院学士中挑选,让礼部尚书出来主考的情况也不多见,唐解说的也很有道理,既然礼部两位侍郎和翰林院掌院学士都是北方人,由北方人来主考会试似乎也是没跑了。
  
  纪宁道:“即便朝廷派出的是北方人为主考官,不是还有文庙?若文庙能派出南方的主考官作为中和,或许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