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468章 秦圆圆另谋出路

第468章 秦圆圆另谋出路

    在一家名为君如茶社的茶楼内,纪宁跟秦圆圆进入到雅间,刚坐下来,秦圆圆便点了香茗,又亲自为纪宁斟上。
  
      纪宁道:“秦当家的客气了。”
  
      “纪解元说的哪里话,您现在身为举人公,又是来京城赶考,若是能中进士,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妾身不过是一介商贾,能跟纪解元坐下来喝茶,那也是三生之荣幸,纪公子,请!”秦圆圆对纪宁很是推崇,对纪宁的态度也是极为恭敬的。
  
      这倒让纪宁有些不好意思。
  
      但纪宁也知道,这时代的商人社会地位是很低的,像秦圆圆这样的商贾,属于士农工商中地位最低的商人,就算是她手底下的那些手工匠,社会地位也比她高,这怎能让秦圆圆服气?
  
      有钱,但没地位,这也是这时代的一个悖论,而有权力的人通常又缺少钱财,所以从政的人也会跟经商的人同流合污,把商人的钱变成自己的,再给予商人一定的社会地位。
  
      纪宁道:“秦当家的往京城来,是为做生意?”
  
      “妾身说不是,纪解元一定不肯相信喽?”秦圆圆说了一句,语气中仍旧带着些许的恭维,道,“其实妾身到京城来,也是希望能早些见到纪解元,曾去信一封,试图跟纪解元取得联系,但也知道纪解元如今赶考学业压力很大,便不敢登门拜访,也是希望能在春闱之后再与纪解元见面,也希望纪解元能在杏榜高中!”
  
      纪宁摇头道:“秦当家的抬举了,科举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在下可没有能一榜中进士的决心!”
  
      秦圆圆微笑道:“妾身相信纪解元可以做到!”
  
      纪宁被秦圆圆恭维一通,很多话本想说,也不好意思说明了,其实纪宁对秦圆圆的态度,跟他对静萱的态度是一样的,无论你秦圆圆有什么麻烦,都是要等会试结束之后再说,他不想因此而分心,但秦圆圆明显就想利用纪宁的地位做文章,怎么说纪宁也是在她的“赏识”之下一步步崛起的,她的态度,好似是有资格来分享纪宁成功的果实。
  
      “秦当家的,眼看已经到了年关,马上要到新春佳节,不知秦当家的如今落榻在何处?”纪宁问道。
  
      秦圆圆道:“怎么,纪解元也有闲暇登门拜访吗?妾身如今寄宿在京城的金陵会馆之内,那里有南来北往的客商,平日里谈生意也会方便一些,今日本来出来是要见几位客人,商谈的是明年粟米的生意,未曾想遇到一点麻烦,妾身很信奉冥冥中自有天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刚遇到一点麻烦,就遇到了纪解元,既是巧合,也是缘分,也是妾身有福气!”
  
      纪宁心想:“遇到我就算有福气,你这恭维话要说到何时?我明知道你跟朝中的某派权贵有联络,却不知是太子,又或者是五皇子,或者是文仁公主,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些,莫不是想来当说客,最后将我游说帮你?”
  
      纪宁道:“那秦当家的,除了做生意,到京城来还有何目的?”
  
      “就只是做生意,顺带……还有一点私事。”秦圆圆似乎并不想把话说的太明白,“妾身在京城,曾经有几位故友,他们在朝中有一定的势力,妾身本指望利用他们的力量,才为妾身谋求权力上的某些庇护,让妾身可以把生意做到京城来,可到了京城才发现,这些故友要么已经倒台,要么如今已不能成就大事,所以妾身心中也很矛盾,今日也是想问询一下纪解元,妾身应该如此做才好!”
  
      话是暗示,但纪宁听来已经很明白了。
  
      秦圆圆这是不想再为故主做事,想另投他人门下,但苦于没有门路,现在正在想办法脱身。
  
      纪宁思索了半晌后,问道:“那秦当家,现在应该是不便回金陵城吧?”
  
      “嗯,正是!”秦圆圆点头。
  
      “那秦当家的要留在京城,还要得到权力上的某些庇护,是否意味着,秦当家的应该多发展几个‘故友’呢?”纪宁讳莫如深一笑,问道。
  
      秦圆圆好奇打量着纪宁,眼睛突然一眯,问道:“那纪解元认为何人合适呢?”
  
      纪宁没想到秦圆圆会来问自己关于投身到谁麾下的问题,纪宁道:“在下对于秦当家的故友一无所知,又如何对秦当家的做出指点呢?”
  
      纪宁的意思很明显,我对你的过去一无所知,还想让我帮你,你是觉得我有多么的神通广大,可以对你做出合理的规划?
  
      秦圆圆想了想,似乎也觉得这么做对纪宁有些为难了,她思索半晌后说道:“纪解元,妾身的这些故友,曾跟皇宫中的贵人有所联系,您认为妾身有必要再跟他们有何牵扯吗?”
  
      纪宁暗忖:“皇宫中的贵人,可以有两层含义,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妃嫔。如今在皇宫中最得宠的,莫过于五皇子的母亲李贵妃,如果秦圆圆所指的是五皇子,那这说明五皇子在皇储争夺上有麻烦了,或许是太子最近沉迷于酒色,其实是在暗中部署,试图将五皇子一党全面铲除,也有可能跟惠王和崇王对皇位的觊觎有关!”
  
      或许秦圆圆只是一句试探性的语言,就让纪宁产生了那么多的联想,如果秦圆圆知道自己一句话会暴露这么多信息,她肯定会将这句话斟酌之后再斟酌。
  
      “秦当家的,如今形势未定,如果贸然找到另栖它木,或许会对你将来的处境有所不利,且还不若暂时安于现状,但可以虚以委蛇,只待时机成熟之后,再行考虑转投!”纪宁道。
  
      秦圆圆对纪宁的回答,显然有些失望,她摇头道:“纪解元可有考虑过如此的后果?”
  
      “秦当家的是说兔死狗烹,又或者是为他人所当道,对旧势力的打压?秦当家的大可不必如此担心,按照如今的形势,天子一息尚存,朝中上下仍旧很稳固,就算是某人当道,也是求稳,又如何能展开对对旧势力的清洗?反而那时会让秦当家有更多的选择,秦当家的以为呢?”纪宁似笑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