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467章 街头偶遇

第467章 街头偶遇

纪宁一次买三十亩地回来,主要是试探一下京城周围的地价,回头他会让林义安排,把这些土地先租赁出去,本身这些田地也可能是有租户的,也省了纪宁去费心。
  
  不到五百两银子,对纪宁来说,也并非大事,他现在所关心的,是如何将手头上大批的银子变成有效的投资,以便能完成财生财,如果单纯只是把银子贮藏在家里,不但有可能被虫蛀、风化,银子还会因为年久的折色而贬值,就算银子本身不折色,市面上的银价也会逐渐走低。
  
  纪宁要充分考虑到通货膨胀的问题。
  
  因为已经到了腊月二十六,距离春节也就只剩下几天,纪宁买完了田地,再问询了一些关于田宅仆婢的事情,便要回去,至于巨鲸帮的总坛、仓库的选址,纪宁交给林义去办。
  
  纪宁对林义还是很放心的,毕竟这也是他到京城之后的发现,有林义帮他操持,很多事也会变得简单。
  
  当天纪宁买了一些好酒好菜,腊肠熏肉的买了不少,装载在马车里准备带回去,还没走过街角,便见街路上有马车横冲直撞一般过来,纪宁只看了一眼便确定一件事,这马车来势汹汹似乎有些不善,他赶紧避让开,却还没等他们这辆马车到边上,横冲直撞的马车便过来,直接冲进人流,将路边的几人撞倒。
  
  “街路行凶,把马车逼停!”京城的百姓,天子脚下之民,也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一群人围拢着马车,愣是用路边摊的木台子和扁担、架子这些东西,把那辆横冲直撞的马车给拦了下来,马车的车夫还没等下地站稳,周围已经有受伤的百姓拿着扁担和棍子冲上去,朝着那车夫的脑袋便砸了过去。
  
  百姓报复心理很强,一边打还一边在叫着:“在京城的地方也敢行凶,活腻歪了吧?里面的是谁,拉下来,拉下来!”
  
  一群人七手八脚地冲上去,要把马车里的人拉下来打一顿算账,纪宁没有去凑热闹,毕竟他自己躲的也算及时,并未受到那横冲直撞马车的波及。
  
  路边有应考的举人道:“京城的百姓就是不同,这拦街就敢打人,万一打了什么权贵怎么办?”
  
  旁边有人讪笑道:“果然举人老爷也不都是聪明睿智的,看看那马车的华丽程度,便知道这只是一户商贾之家的马车,京城的百姓眼睛贼着呢,如果真是华丽的马车,或者是那种有王公大臣徽记的马车撞了人,以为有人敢出来惹是生非?”
  
  林义看着纪宁问道:“老爷,我们是否凑热闹?”
  
  “别了。”纪宁道,“还是先回府去,这年关时候,百姓心浮气躁的,如果沿街闹事,我们留在周围始终不方便!”
  
  纪宁很清楚,到了冬闲时节,尤其是临近年关的时候,京城会有不少的闲散劳动力没事做,加上年底的压力,这些劳动力可能会去小偷小摸,甚至会发生明抢的事件。
  
  年底这段时间,京城本身就带着一股浮躁,很多人为生活所迫,而走上犯罪道路,纪宁知道自己在街路上走或许会不安全,也就让林义赶车早点回家。
  
  这会人群中还在鼓噪,有人喊道:“什么秦家的,谁听说过秦家?继续打……呀,是个婆娘!”
  
  本来那群被马车撞伤的百姓,要上去找马车里的人讨回公道,结果把里面的人抓出来才发现,里面居然是个女人,而且看上去很娴静,这下他们可下不去手了。
  
  在公开场合殴打妇女,这可是极大的道德问题,有人追究的话,或许打伤妇孺就要被流放,甚至被判绞刑。
  
  因为打人不但是打伤了妇人的身体,还会对妇人的名节有所亵渎,如果妇人因此而投井自杀,判处的罪名会更重,谁都不敢在三纲五常相对严谨的时代做出殴打妇女之举。
  
  原本还嘈杂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纪宁原本都已经要走了,但听到“秦家”、“婆娘”等字眼,他还是停了下来,上前一看,便知道印证了心中的猜想,刚才马车里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金陵城时的旧相识秦圆圆。
  
  纪宁心想:“还真巧,怎么会在京城碰上她,她之前给我写信,我也没理会她,现在是否要过去跟她打招呼?”
  
  刚才被撞伤的人,上去嚷嚷道:“这位夫人,您的家仆撞伤了人,您自己也在上面,看看,这逢年过节的我们也不想跟您过多计较,就赔一点汤药费好了!”
  
  纪宁发现,真正被撞伤的人根本没有,上去打人的,还有讨要汤药费的,基本都是些小混混,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讹人。
  
  即便秦圆圆在金陵城时,做生意精明干练,为人处世也很有风度,但在这种被人胁迫的情况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又是有错在先,也不好随便应声。
  
  纪宁心想:“秦圆圆毕竟在我不得志的时候,对我有赏识,现在出面为她解围也是应该的!”
  
  想到这里,他走过去,让林义拿出几十个铜板,道:“撞伤的汤药费,这些够了吧?”
  
  那些小混混明显还不太乐意,林义上前怒喝道:“跟着谁混的,再不走,让你们好看!”
  
  几个人对林义有些忌惮,赶紧拿了铜板,各自分了离开,纪宁走过去看着秦圆圆,道:“秦当家的,没事吧?”
  
  “纪解元,这么巧?”秦圆圆再见到纪宁,称呼也变成了纪解元,似乎她更愿意接受纪宁的这一层身份。
  
  这点上,纪宁也容易理解,毕竟秦圆圆对他是一次投资,看准的就是他将来有所作为,能帮到秦圆圆做生意,现在他考中解元,秦圆圆当然要收回当时的投资成本。
  
  “出来购置年货,未曾想就遇上了,秦当家的如此急着赶路,是有急事?”纪宁问道。
  
  “唉!一言难尽,纪解元,难得跟您遇上,您也别见外,不如找茶楼小叙如何?妾身还有些话要对纪解元言明!”秦圆圆目光中带着几分热切说道。
  
  纪宁问道:“不耽误秦当家做事?”
  
  “耽误便耽误了,能与纪解元相遇,旁的事也就无关紧要了!”秦圆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