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465章 当头棒喝

第465章 当头棒喝

纪宁心想:“这服务够周到,为了报恩,一个尼姑居然深更半夜上门来煮茶,也不管事主愿不愿意喝,好像强迫要为人煮茶,听起来很旖旎,但总是让人觉得背后有阴谋。”
  
  静萱端着陶瓮过来,似是要将藤篮里的木炭拿出来,纪宁一摆手道:“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不可以,贫尼一定要为纪公子煮一壶茶!”静萱坚持道。
  
  纪宁心里在犯迷糊,这静萱是怎么了,难道给人煮茶上瘾?
  
  之前不肯吃她煮的茶,现在她还非要强迫着来。
  
  纪宁站起身,义正言辞道:“静萱,请你记得自己的身份,你是一个出尘之人,到夜晚之后,与男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外间的人会怎么评价你?”
  
  “我……”静萱被纪宁的喝斥问蒙了。
  
  纪宁再道:“如果有事,麻烦现在就讲,如果不讲的话,那永远都别开口。就这样,如果你没什么事情的话,也请离开,在下还要备考会试,作为一个考生,在下不会有太多时间去跟你在学问之外的事情上纠缠!”
  
  静萱本来是抱定心思,来让纪宁陷进自己温柔陷阱的,但被纪宁如此的喝斥,就好似是当头棒喝,一时间她都不知自己如何面对纪宁的诘问。
  
  纪宁起身,再做出请的手势,道:“请!”
  
  这次却不是请静萱坐下或者是进内,而是让她离开。
  
  静萱站起身来,头脑还在迷糊中,一步步走出了院子,走出门后才记起来自己的藤篮没有拿,却是那藤篮在纪宁的手上,纪宁将藤篮递上,道:“静萱姑娘,告辞!”
  
  说完,纪宁直接将大门关上,静萱站在门口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这么被赶出门了?
  
  等她回过神,再想去敲门时,却已经听到门里面纪宁的脚步声走远,她此时感觉面颊烫,连敲门的勇气都没有,最后只能带着藤篮灰溜溜回舒安堂去。
  
  又一次的美人计,未能施展成功,这让静萱感觉到很沮丧。
  
  回到正堂的纪宁,也没想明白静萱是来他这里做什么的,他只知道,静萱接近他的目的不纯,很可能静萱背后藏着秘密。
  
  他心想,与其去探索静萱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无端浪费力气,还不如直接当事情没生,不接近静萱,这样更是一了百了。
  
  当天他作学问到很晚,一直到深更半夜才睡,在睡之前,他还特别留意门窗的情况,他怕有人趁着黑夜来偷袭他,因为这会他怀疑,之前有人到之前小院放迷香的人,跟静萱有关,如今静萱知道他的新住处,被人偷袭,会让自己身处在险地。
  
  等检查之后,他已经有些困倦了,往卧房去的时候,他自语道:“难道又要搬个地方,彻底远离所有人,才算安全?不然这一天天的总有人上门来烦扰,也不是个办法!”
  
  他总是想静下心来读书,但他现身边的事不少,心总是定不下来。
  
  ……
  
  ……
  
  静萱离开之后,接下来今天都没上门来烦扰,纪宁也并不知舒安堂那边的情况。
  
  纳兰吹雪也知道纪宁不中进士,是很难帮她报仇的,所以她近来一段时间也会留在舒安堂那边,或者是去纪宁给她所准备的小院,晚上不会过来打搅纪宁。
  
  纪宁每天的学习时间也很固定,起早贪黑,一直忙碌到年底,也终于到了年关时候。
  
  这天纪宁让林义跟着他去黑市,将之前卖小篆的几笔银子收回来,因为他卖小篆是在不同的店铺,使得这次所收的银子很杂,每个店铺基本都是一个钱箱,里面有银子,也有银子的兑票,纪宁还要拿这些兑票去换了银子回来,又是一箱箱的银子。
  
  一共运了几趟,车马都很沉,林义只是赶车的,遇上搬银子会上前帮忙,一整天下来,搬的银箱子就有二十几个。
  
  “老爷,这里面都是银子?”林义好奇问道。
  
  “是,有部分银子是要存放在家里,也有的银子会存放在特殊的银号中,京城可以通兑金银的兑票不多,银号也就那么几家,必须要找大的银号才放心!而且必须要分散,防止一家银号倒闭,银子全都打了水漂!”纪宁解释道。
  
  林义对于如何规避资金的风险不太了解。
  
  他觉得,无论是银子,还是银子的兑票,只要被人盗走了,那就一定是拿不回来的。
  
  但纪宁就要告诉他,银子的兑票其实是可以规避一定资金风险的,因为到银号去对银子,除了有兑票之外,还需要有本人的签名已经画押凭证,这些可不是盗匪所轻易能得到的。
  
  可纪宁对京城的银号也不放心,因为纪宁知道开银号是高危的行业,说不定有的银号就倒闭,那他的银子就会白白失去,所以他宁可多存几家,不会用黑市那些掌柜给他的兑票,因为这些兑票在他看来,风险都十分之高。
  
  纪宁需要去一些小的银号去取银子,再运到家里,或者到大的银号存放起来,拿到新的兑票,一趟下来,光是在折色的费用上,就花费了不少,但纪宁也觉得是值得的。
  
  金银的成色,直接决定了其价值,纪宁知道那些小银号喜欢在折色的问题上做文章,所以他宁可多损失一点,把银子兑换成市面上最广泛流通的官银,而且都是最近几年才熔铸的,这样会让银子的成色便的很好,也更容易贮藏。
  
  等一切都收拾好之后,纪宁才回到家里,除了一包袱的兑票之外,还有两箱现银。
  
  兑票的数量是一万六千多两,而现银的数量,则是两千两,按照一斤十六两来计算,钱箱里就是一百多斤银子。
  
  “老爷,这许多银子?”林义见到银箱里的银子,眼睛都直了。
  
  “这还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放心吧,跟着我做事,会让你赚大钱!”纪宁笑道。
  
  林义一脸难以置信,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家老爷只是出去走了走,就能收回这么多银子,他在想纪宁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
  
  纪宁也不给他解释,直接让林义帮忙,抬着钱箱往正院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