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464章 贫尼
纪宁搬家,静萱是少数知道此事的人,也是跟纪宁之前要帮舒安堂的人打官司有关。
  
  腊月十八这天,才刚刚入夜,纪宁便已经收拾好准备进房间读书,晚上他准备再写两篇文章,顺带写几篇小篆,时值年关,京城中的黑市也有人在倒卖篆体文字,其中大篆文字是可遇而不可求,很多富户人家会花数百两甚至是几千两去买小篆的祭文,回去之后为的是保佑一家人和睦。
  
  纪宁看准了这市场,准备多写几篇,这也算是为自己日后的生活多加积累,自己要完成三妻四妾安定富足生活的梦想,就必须要有稳定而坚实的基础。
  
  暂时他会把这笔银子投资在由他作为幕后东家,由林义出来为他所奔走而成立的江湖帮派。
  
  回头,他就准备把银子投资在房产和田产上面,在这时代,所秉承的原则就是成为大地主,拥有几百亩甚至是上千亩的土地,当个大地主,靠着租税来过着他丰富的下半辈子,可以种茶或者是种一些经济作物,而且土地可以分布在不同的区域内,如此即便遭遇到自然灾害也不至于绝产,能保证他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文庙的学术研究上。
  
  纪宁想成就的是自己的儒名,而不是去朝堂上跟人勾心斗角,也是他心中有些懒散,想安心过日子的结果。
  
  他才刚进屋子,雨灵便进来,道:“少爷,院子外面有人敲门,您是否过去看看?”
  
  “嗯。”纪宁站起身,突然想到自己是在京城,顺口问道,“知道是谁?”
  
  “不知道,问是谁,她只是说找纪公子,好似是女子!”雨灵提到是女子,还是有几分戒备的。
  
  纪宁没多说,带着雨灵一起到了前院,这会入夜之后,之前到院子里帮忙做工的几个伙计都已经离开,前院也是很安静,纪宁看着空落落的院子,心中也在想是否该去临时请几个丫鬟回来,未必需要签卖身契,只需要跟林娟儿一样在纪府当个下人,过一年半载后离开便可。
  
  纪宁走到门前,问道:“谁?”
  
  “纪公子,是贫尼!”门外传来静萱的声音。
  
  纪宁皱眉,这静萱给他的印象,是不太好的,因为静萱身上带着出尘之人的仙气,也带着几分妖邪之气,纪宁从开始就形容不上来对静萱的看法,静萱最开始,也是直接提出以八个小尼姑陪他三天为代价,来交换他出一千多两银子。
  
  现在静萱突然登门造访,纪宁更是不知静萱的意图。
  
  “静萱师傅,是否舒安堂的归属,还有什么问题?”纪宁没有去开门,有些事开门更解释不清楚了,所以他直接站在门内说。
  
  静萱的声音传来:“没有,还要多多感谢纪公子,贫尼今日前来,是为了感谢纪公子,特地来为纪公子煮茶!”
  
  “哦?”
  
  纪宁心中不太相信,这次他还留意到一个细节,静萱的自称,不再是之前的“小女子”,而变成了“贫尼”,听上去后面这个自称更专业一些,但问题是,为什么静萱要突然改变自称呢?
  
  纪宁正想着这问题,门口的静萱继续说道:“如果纪公子不信,请打开门,贫尼连煮茶用的工具都带来了!”
  
  雨灵在身后低声问道:“少爷,是谁啊?”
  
  “你别多问,进去就是了,我来接待!”纪宁也是不太好跟雨灵解释,先屏退雨灵,这才打开院门。
  
  但见静萱独自立在门口,手上提着一个藤篮,里面有一些简单的饮茶工具,看上去就好似一个农家的采茶少女,等她走过来后,看着纪宁的模样,让纪宁知道她心中藏着事情,但纪宁却也无法琢磨这女尼姑究竟是何目的。
  
  “静萱师傅,您远道而来,本不该拒之门外,但始终您是出尘之人,在下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所以今日舍下并不便招待,还请见谅!”
  
  纪宁上来便下了逐客令,也是因为纪宁不想再跟舒安堂的人有什么往来。
  
  静萱脸色略带羞赧,道:“纪公子,贫尼冒昧来访,其实还是有件事情,请您帮忙,涉及到舒安堂未来的发展!”
  
  当初纪宁提到过帮舒安堂的人筹措将来开庵堂来接待信众,或许是因此而令静萱产生了某些想法,纪宁心道:“她真的是为舒安堂未来的发展而来?还是说她包藏祸心,要跟我玩一些花样和手段?”
  
  “请进!”纪宁这才请静萱到了正堂之内。
  
  ……
  
  ……
  
  纪宁在京城的居所,虽然换了大的院子,也只有三进院,院子的规模也不大,正堂内摆设很简单,纪宁自己也不准备添置多少家具,毕竟这很可能只是他在京城临时的居所,无论来年是否中进士,他都不会在这小院中住太久。
  
  中了进士,他会有更大的府第,如果不中,他很可能会折道返回金陵城,或者在京城中另谋出路,也是不便再久住。
  
  本身租院子给他的东家,还是很希望他长住下去,毕竟纪宁是举人,有文名,他居住在这小院内,会让小院提升不小的档次,无论是将来卖出去,还是租出去,都会有人推崇。
  
  如果纪宁能在这院子里居住的时候考中进士,这院子就更会被冠以风水宝地,价值会陡增。
  
  “静萱师傅,请坐!”纪宁做出请的手势道。
  
  静萱坐下来,抬起头来,很娴静地望着纪宁,道:“纪公子,问您一件事情,这院子里……是您独居吗?”
  
  “不是!”纪宁道,“还有几名家仆!”
  
  纪宁故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只是粗略一说,也是在试探静萱。
  
  静萱脸色略微有些惶恐,但她很快平静下来,这微小的情绪变化当然也难逃纪宁的法眼。
  
  “纪公子,贫尼有些话要对您说,还不想被别人听到。”静萱进而说道。
  
  “哦,那倒没事,家仆到晚上不会出来打搅,静萱师傅有话直说就好!”纪宁道。
  
  “那就好,那就好。”静萱将藤篮里的陶瓮和茶叶拿出来,道,“既然时间不急,就让贫尼一边为纪公子煮茶,一边详细道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