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大师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北冥气海

第四百五十二章 北冥气海


  徐两斤是一个异数,别人要么炼体要么练气,只有他一来就练元神。因为他的能力就是元神出窍,练气时所产出的真气会被元神吸纳一部分,使得他的境界难以提升。
  
  不过单论元神力量,徐两斤甚至比九重境界的人还要强。当对方毫无防备的时候,徐两斤可以元神出窍,直接进入对方体内攻击其元神。
  
  但是对方有真气护体时,徐两斤的元神便进不去了。
  
  所以他现在的目标,主要是那些四五重境界的天下会弟子。因为元神出窍之后,飞行速度奇快,四五重境界没有一个能感应到他的元神,更别提抵挡了。
  
  徐两斤的元神所过之处,一片低级弟子魂飞魄散,尸体倒地。
  
  “怎么回事,快起来!”看到周围一片同伴倒下,许多弟子惊慌失措。
  
  明明没有敌人,没有伤口,怎么就死了呢?
  
  “你们发什么疯,为何要自相残杀!”许多弟子疯了一样,向同伴举起屠刀。
  
  “救命啊,这是什么武功。”黑色重力球飞到哪里,哪里的弟子便四散而逃。然而重力球会吸人,离得近的弟子来不及逃跑,吸到重力球上面后炸开,连骨头渣都找不到。
  
  “妖怪!”孟决心变身金刚虎,不惧刀剑,在人群之中横冲直撞,吓坏了许多弟子。他的利爪划过,寻常刀剑断裂,身体更是像豆腐一样脆弱。
  
  啊!
  
  狂风大火席卷,许多天下会弟子点燃,在火焰之中惨叫着。陆象很懂得配合,陈佳义的风往哪里去,他的火就往哪里去,风火熊熊。
  
  这便是超能力的厉害之处,攻击距离和范围,远超修行所得属性。
  
  明涛这边打得很辛苦,他们十五人除明涛之外,都是七八重境界。但是境界虽高,只能用刀剑战斗的话,杀伤效率远不如方向阳等人。
  
  厮杀一阵,明涛这边已经牺牲了五人,他自己也身受几处刀伤。
  
  而天池十二煞,则被景秀连和向太后联手挡在三分校场。
  
  “三分归元气!”雄霸自知不能再拖延下去,于是收拢所有真元,凝聚于掌心,企图一招击杀季阳。
  
  “北冥神功。”然而季阳比他更快,真元加速到九倍之后,他的反应速度大增。雄霸的三分归元气还未归一,季阳一只手已经抓住他的左臂,北冥神功全力运转。
  
  雄霸的真元犹如滔滔江水一般,被季阳吸入体内,使得他无法聚集真元。另一边,李秋水趁机抓住雄霸的右肩,也施展北冥神功吸纳其真元。
  
  两股巨大的吸力撕扯着雄霸的身体,别说聚集真元,他连动弹一下都难。
  
  突然,季阳神色一变。
  
  “哈哈哈哈,季阳,你是不是感觉雄霸的真气在体内乱撞,根本控制不住。”李秋水看到季阳的表情变化,当即朗声大笑起来。
  
  “你动了手脚。”季阳反应过来。
  
  “不错,我给你的北冥神功只有化功和吸收,却没有最关键的北冥气海。你若是再吸纳雄霸的真元,不仅没有好处,反而会把你原来的功力打乱,走火入魔而死。我劝你最好马上松手,不然得不偿失。”李秋水得意地道,原来她一开始就留了一手。
  
  “是吗,我倒要看看谁的气海更强,天地法相,给我开!”季阳大喝一声,三千穴道打开,同时吸纳雄霸的三分归元气。
  
  三千穴道和三个丹田,一看就知道谁的容纳力更强。
  
  易筋经最高境界天地法相,可以容纳任何真元任何血脉。海纳百川,天地纳万物,北冥气海和天地法相自然是后者更胜一筹。
  
  “怎么可能,你会死的!”李秋水发现季阳吸纳真气的速度大增,心中一惊。
  
  “你放心,季某这么年轻,还不想死。”季阳笑着道。
  
  “你们两个,竟然敢瞧不起老夫……”雄霸艰难地开口,企图把三种元气逆转,以相克的方式激发潜力。
  
  季阳岂会让他得逞,再次增强吸收力,打乱了雄霸逆转真元的想法。他三千穴道一开,雄霸一身功力根本不够看,何况还有一个贪婪的李秋水。
  
  李秋水牟足了劲抢功力,上中下三个丹田气海旋转起来,分化三种元气。
  
  大约一刻钟之后,雄霸所有功力被两人吸干,整个人瘫软倒地。而季阳和李秋水松手之后,各自露出喜色,这一次真的是大获丰收。
  
  季阳吸纳了雄霸七成功力,在天地法相的运转下迅速化为己用。相信炼化七重功力后,季阳可以力证道,强行突破到先天境界。
  
  李秋水吸纳了雄霸三成功力,欣喜之后,颇为恼怒地道:“季阳,你明明没有练成北冥气海,如何可以吸纳雄霸如此多的功力。”
  
  “秘密。”季阳嘿嘿一笑。
  
  李秋水气得不行,甚至想趁季阳未炼化雄霸的真元偷袭他。她怀疑季阳虽然吸纳了那么多功力,并不能如意控制,此时发动攻击说不定可以打败他。
  
  但是看到季阳一脸轻松的样子,李秋水不敢肯定。
  
  “老夫英明一世,竟然被你们宵小打败,我不甘心。”雄霸艰难地站起来,眼中满是恨意。他修行多少年才走到今天这步,结果为他人做了嫁衣,自然心中不甘。
  
  “老匹夫,在我面前不要倚老卖老,论资历你还不如我呢。”李秋水毫无同情心,她不是第一次吸别人的内力,之前连无崖子,巫行云的功力都被她吸光了。
  
  师姐师兄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横行霸道的恶人。
  
  “我终于明白了,你们两个便是用这种手段,到处抢夺他人的功力。”雄霸以为李秋水一直潜伏在他身边,就是为了今天。
  
  “你不要误会,这是我第一次跟她合作。”季阳解释道。
  
  “好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我雄霸今天算是栽了。”雄霸不相信季阳的说辞,固执地认为他们早有预谋,否则为何要把李秋水留下来,多半是观察他的实力和武功。
  
  “敢骂我,找死!”李秋水一掌拍向雄霸的额头,雄霸闭目等死。
  
  “慢着。”季阳挡住李秋水。
  
  “怎么,你要救他?”李秋水眉头一挑。
  
  “你若杀了雄霸,恐怕三绝从此失传,未免太可惜了。”季阳看向雄霸,说道:“你若愿意把三绝传授与我,我可以饶你一命,活下来说不定有机会重练武功,你考虑一下。”
  
  “呵呵呵,做梦。”雄霸冷笑道。
  
  “抢了人家的功力,还想让人家送上绝学,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李秋水都觉得荒唐,任何一名武者功力尽失,恐怕都会失去生存意志。
  
  功力尽失比死亡还要痛苦,雄霸此时宁愿死,也不愿成全季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