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羊妻逆袭:调教狼王当奶爸 > 第981章 勉强
韩海儿的心在滴血,勉强的笑了一下,她紧紧握住拳头,忍住胃部的疼,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我一定去,那先恭喜你了。我想到了还有事情,我先走了。”韩海儿转身离开,带着一颗受伤的心。
  
  看着离开的韩海儿,欧阳撤不禁眯起了眼睛,接着转身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可可已经趴在沙发上了,她睡的很不安,听见动静她睁开眼睛,看见是欧阳撤回来,她急急忙忙从沙发上起来。
  
  “撤,你回来了。我担心死了,打你的手机也不接听。”可可皱着眉头,刚刚她一直很不安,于是就打欧阳撤的电话,可是他一直没接听,真是吓死她了。
  
  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约约的总有着不好的预感。
  
  欧阳撤看着她,目光中没有半点温柔的。
  
  “难道我几点回来,还有想你汇报?”
  
  “不是,我是担心你。”
  
  “我们还没结婚你就管着我了。”
  
  可可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她只是担心他,怕他出意外。
  
  可可紧紧咬着唇,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欧阳撤看着她的样子,嘴角轻蔑的一笑。
  
  “时间不早了,我要洗澡,你去给我放水。”低沉的声音缓缓的想起。
  
  “哦。”可可点点头,接着朝着浴室走去。
  
  欧阳撤跟在她的后面,走进房间开始一件一件的脱下自己的衣服。<>而此时,可可在浴室放好了水。
  
  再次出去的时候,欧阳撤已经脱好了衣服,看见她**的摸样,她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恩。”欧阳撤点点头,走到可可的面前,高深莫测的看着她,“你进来,服侍我洗澡。”
  
  可可愣了一下,看着欧阳撤冷漠的态度,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像是回到从前一样。
  
  那个时候,没有失忆之间,他也是这么对待自己的。
  
  她的心有些发紧,但是她没有说任何话,而是帮欧阳撤洗澡。
  
  他的背对着她,这样多多少少的掩饰了她的羞涩,看着他宽阔的背,她的心口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的依赖上他宽阔的背宽阔的胸膛,在他的臂弯里,总会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她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如此的依赖想要靠近他,毕竟他现在失忆。如果有一天他恢复记忆了,知道自己骗了他,他还愿意让自己在他身边了?
  
  想着想着,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心口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来。
  
  “你在不专心?”低低沉沉的声音响起。
  
  可可愣了一下,“哦,知道了。”
  
  接着,她拿着毛巾开始在他搓着,是不是的帮他按按肩膀。
  
  “撤,今天奶奶来电话了,问我什么去拍婚纱照。”今天接到奶奶的电话,说道拍婚纱照,她的心中不禁痒痒是。<>
  
  说真的,她开始期待了,期待可以穿婚纱的样子。
  
  她想,那应该是每个女人的心愿吧,可以穿上洁白的婚纱挽着自己的深爱的人。
  
  可可的嘴角微微的弯了起来,心口比吃了蜜还甜。
  
  欧阳撤听着可可的话,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你想去拍婚纱照?”
  
  “恩,你不想吗?结婚都要拍婚纱照说。”可可如是的说。
  
  欧阳撤低沉的一下,接着开口,“明天吧。”
  
  “明天?”可可有些喜出望外。
  
  “是的。”欧阳撤点点头,“明天我先去公司一下,早上有一个会。所以你先去婚纱的点等我,我结束了会议就去。”
  
  听着欧阳撤的话,可可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她突然开心的从背后留住他。
  
  “谢谢你撤,谢谢你。”
  
  欧阳撤的身子一紧,眉头深邃。“谢我什么?”
  
  “我还以为你不想去怕呢。其实……我不知道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的,但是我真的很不安,最近这几天,我有些惶恐,好像越接近幸福越不安那种感觉,就好像踩在棉花上
  
  一话,虚虚浮浮的,很不踏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女人的直接是准确的。<>
  
  直到这一刻,听见他愿意和自己去拍婚照,她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不安的一夜过去了,翌日上午可可就来到婚纱店等着欧阳撤。
  
  此时店员已经送上一些婚纱的样册,每一个款式她都好起来。
  
  “小姐,你可以先看看这些,如果没有合适的,我可以在给你拿其他的。”店员小妹和善的说。
  
  可可点点头,看着样册。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欧阳撤说他这个时候会议已经结束了,可是他为什么还不来。
  
  越是这样想着,她越是不安,于是她拨通了欧阳撤的电话。
  
  电话没一会接通了,欧阳撤低沉的声音传来。
  
  “有事?”
  
  “撤?你的会议结束了吗?我们说话今天拍婚纱照的。”可可细小的声音传来。
  
  “我今天过不去了,你自己先选吧。”
  
  “啊?你不来了,可是……”
  
  “我还有事情,就这样了,不和你说了。”欧阳撤率先合上电话,留下一片茫然的可可。
  
  方可可愣愣的在哪里,脑地沉沉的,一颗心更是发紧。
  
  他不来了?
  
  为什么?不是说好今天要一起拍婚纱照的吗?
  
  “小姐,您看好了吗?”这个时候店员的小妹的声音响起。
  
  可可看着她,尴尬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事情,可能先不拍了。”
  
  “没关系的,你可以想看好,等到你有时按的是在来。”
  
  可可点点头,一颗心变得戚戚然起来。
  
  她尴尬的走出婚纱店,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要去哪里。胃部一阵的,她一阵干呕,却什么也没吐出来。她蹲在地上,觉得双腿无力,不舒服是感觉瞬间涌了上来。
  
  “可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温和夹着担忧的声音响起。
  
  可可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黎莫亚,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黎大哥。”
  
  黎莫亚送可可来到检查,简单的检查之后,说可可是胎气不稳,需要好好的休息。而且,孕妇的情绪也不稳定吗,这个对胎儿也很不好。
  
  回到病房,黎莫亚看着她,眼中有着一丝担心。
  
  “可可没事吧?”
  
  “我没事,今天谢谢你了黎大哥。”
  
  黎莫亚无奈的叹口气,“你就别和我客气了,老是和我说谢谢好吗?”
  
  扼……
  
  他似乎子在生气!
  
  “黎大哥,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可可问着,心里有着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黎莫亚看着她,不禁眯着眼睛,“可可,你怀孕了!”
  
  可可点点头,脸不禁红了起来。
  
  “那么……欧阳撤知道吗?”
  
  “知道,他已经知道了。”
  
  “那么他会娶你吗?”黎莫亚低沉的声音想去。
  
  可可点点头,“说了,他说会娶我的。今天本来打算要去试婚纱的。”不过……他今天没有如此的出先。
  
  本来?
  
  听着可可的言辞,黎莫亚不禁眯着眼睛,就是欧阳撤不会出现了?
  
  “可可,欧阳撤知道你怀孕了,就该好好的照顾你,你现在是出其怀孕,很危险的。”如果不是今天遇见可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什么事情。
  
  “没那么严重的。”可可不知道她问什么如此的大惊小怪。
  
  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又没有事情。虽然医生说有些危险,但好在先生没事。
  
  看着她的样子,黎莫亚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真是该死的,他对欧阳撤就这么放心吗?
  
  难道她不知道,她现在怀着欧阳撤的孩子,那个男人却在外面风流快活?
  
  “可可,有的时候你应该为自己想一下,你太天真了,这样容易被男人骗的。”
  
  被骗?
  
  可可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诧异的看着黎莫亚。“你是在说我和撤吗?她不会骗我的。”
  
  “你就这么信任那个男人?”对于可可的痴心,他感到心疼。
  
  可是想到那个男人的所作所为,他心里就很不舒服。
  
  可这么还的女孩,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好好的真心呢?为什么一定要让可可受伤?
  
  看着她天真的样子,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可可,你太傻了,那个男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黎大哥,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直针对撤?”可可有着不解。
  
  虽然撤的个性是霸道的了一些,但是他不会骗自己的。反而,说谎的人是自己,就是因为这样,她心里一直不安一直很内疚。
  
  看着可可的样子,黎莫亚无奈的叹口气。
  
  “可可,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相信欧阳撤,难道你不怕她背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黎莫亚的话像个符咒,狠狠的击打着她的心。
  
  可可摇摇头头,“不会的。”
  
  黎莫亚冷笑一下,“你就这么相信他?”
  
  呃……看着黎莫亚的样子,可可的心一紧,心口有些发涩。平时的黎大哥不会这样的,他一直是温和的一直的谦逊的,为什么今天如此的……
  
  她忍不住吞吞口水,看着黎莫亚。
  
  “黎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黎莫亚为她的敏感感到吃惊,她不是相信欧阳撤没事吗?为什么不一直相信下去?
  
  他很想保护她,看见她开心的样子。如果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开心,他愿意祝福她;如果那个男人对她很好,那么他会死心。可是事情不是,她不开心,那个男人对她没有如是珍宝,那么他又何必把自己喜欢的人让给其他男人呢?
  
  想到这里,黎莫亚把公事包中的杂质仍给可可。
  
  他知道这样做很残忍很卑鄙,可是他必须自私一回,为爱勇敢一回。
  
  可可看着咋着,封面就是欧阳撤和真真的大照,接着是里面不堪的内容。
  
  欧阳撤**的上半身和怀中女人亲昵的样子,没人知道这样的照片是如何拍成的,可是却深深刺痛了方可可。
  
  照片大肆写着日期,这不是昨天吗?
  
  看着这些,她的脑袋嗡嗡作响,一时半刻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可。。。”黎莫亚看着,心里有些担心。
  
  该死的,她的脸色如此的惨白,他不该为了一己之私伤害可可,让她看见这些照片的。
  
  可可现在的身子骨那么弱,他真的担心她会出事。
  
  “可可,你别吓我,你没事吧。”黎莫亚担心的看着他。
  
  可可摇摇头,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我……我没事。”
  
  “可可,你……”
  
  “黎大哥,我知道你担心我,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我,我只是有些虚弱,医生也说我应该好好的休息了,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可可勉强的一笑,合上杂志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里莫亚看着她,刚想开口说什么是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风风火火走进来一个女孩。
  
  “可可,你怎样了?你有没有事?”来者是欧阳苗苗,她一脸担忧的看着可可。
  
  可可笑了一下,“我没事我好得很。”
  
  “真是被你吓死了,刚刚接到你的电话,我真的被吓死了。对了,我大哥来了吗?他知道你住进医院的事情吗?”欧阳苗苗看着四周,没有看见大哥的身影,倒是看了黎莫亚。
  
  这男人……
  
  长得气度不凡,英俊飘逸。一瞬间,她感觉的自己加速的跳动,这是一种她从来没有过感觉。
  
  她欧阳苗苗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帅气的男人没见识过。可是看着面前的男子,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你是谁?”欧阳苗苗看着他,不禁问着。
  
  “苗苗,他是黎莫亚,是他送我来医院的,他的我的好朋友。”
  
  黎莫亚?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种好奇的感觉。
  
  “谢谢你送可可来医院,我是……”
  
  她还没来得及介绍自己,黎莫亚的声音响起。
  
  “你是欧阳撤的妹妹?”
  
  “你知道我大哥?”怎么没听哥哥说过认识这个人呢?
  
  欧阳苗苗想着,不禁笑了一下,礼貌的伸出手出,“我叫欧阳苗苗,是欧阳撤的妹妹。”
  
  黎莫亚看着她,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你来得正好,你知不知道可可现在怀孕了,身子很弱,你那位大哥人在哪里?”他心中有着怒气,无处可发,正好,她自动送上门来,那么他就不客气了。
  
  也许主观意识里,知道她是欧阳撤的妹妹,所以语气和太对都相当的不好。
  
  这是第一次有人和欧阳苗苗这么说话,一时之间让她无法适应。
  
  见状,可可拉了一下黎莫亚的袖子。
  
  “黎大哥,你别这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这个样子会吓坏苗苗的。”她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可是这样她真的亚历山大。
  
  “难道我说错了吗?欧阳撤做了伤害你的事情,你却还在维护他?”黎莫亚气急道。
  
  他真的很生气,气她如此的不爱惜自己不珍惜自己。
  
  “大哥做了什么?”欧阳苗苗在一边关心的问着。
  
  虽然这样问着,可以她发现了一件事,眼前这个叫黎莫亚的男子似乎很在意可可。
  
  “想知道吗?自己看。”黎莫亚把杂志扔给欧阳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