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豪门宠妻:男神宛如春风来 > 第681章 毒辣
    如此毒辣的话,任何人都会被噎地一时难言。
  
      “你和男方商量一下吧。反正婚礼是一定要举办的。”安忆峰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安然焦灼地差点哭出来……
  
      陈丽原眼尖剜去,“但愿那设计师能给得起你的嫁妆~!”说罢转身走人。
  
      难以言喻的痛苦感,弥漫周身……愤怒、无助、悲伤……
  
      一股巨大的失落攫取她,本来打算为李天琪争取一番,结果却是如此地……失败。
  
      她都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了。
  
      ……
  
      “斐纹,你找到她了吗?!”
  
      “没有啊,天琪。我也没找到然然啊~!”
  
      安然失踪了两天,整整两天,李天琪几乎将她可能去的地方找翻了。
  
      却不想,偏僻的小区某处--
  
      “倾听下落的雨的节奏,仿佛在告诉,是怎样的一个傻瓜。希望这一切都远离,让我在虚空中哭泣……”
  
      安然靠墙蹲在屋檐下。
  
      手机在手中不断地响,已经是第99个未接了。
  
      天空飘起细雨,雨珠越来越大……
  
      沁凉雨水让她感觉清凉,头脑清醒一些。
  
      “你们分头去找,把市里每一个角落翻个遍,听见没?!”
  
      斐纹也察觉到事态的严重,加入李天琪的搜寻队列。
  
      思索后她已决定,无论如何,把握自己的幸福。
  
      噼里啪啦,大雨已蔓延到她脚边、雨水打在娇躯上……
  
      黄昏越来越暗,已近夜晚……
  
      “走,小区也要找--!”
  
      李天琪撑着伞,冒雨带领一队人寻找安然。
  
      在他看到那蜷缩在屋檐下的人影时,惊地雨伞歪向一旁,差点掉落在地。
  
      “然然--”他朝她跑去,将之扶起。
  
      “快,你们快去开车门!”
  
      扭头大声催促着手下,他转身将外套脱给安然,揽着她急步往前走……
  
      坐在车内,有限空间里的温度让安然觉得更加温暖。
  
      “然然,你怎么样了?”情急之下,李天琪攥住她的手,盯着那湿漉的秀发、滴水的脸庞,温润的眸中透着怜惜。
  
      安然脸色微红,他几乎从没靠她这么近过,以前他总刻意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最多也是拉拉手。
  
      这次,他却将她的手紧攥在胸前,刚才……竟然将她揽在怀里。
  
      不可否认,在刚才看见李天琪时她确实是有感动的。
  
      “没事。”
  
      “可是,你为什么突然失踪了?一失踪就是两天?”
  
      “天琪。”安然抬眸望着他:“有些话,我们回去再说好吗?”
  
      车内有其他人,不大方便。
  
      “好的。”尽管很想知道答案,他还是低下眸,顺了她的意思。
  
      别墅的红色大门被打开--
  
      “天琪--”一进门安然就攥紧李天琪的手。
  
      踮脚,一个轻吻擦上李天琪的唇,安然落回脚尖,清澈灵秀的水眸楚楚凝望着他,声音是如水般的温柔。
  
      “我这段时间有事要办,办完就回到你身边。拜托那件事你不要过问好吗?”
  
      轻柔曼妙的吻,淡淡芬芳缭绕。
  
      李天琪被吻地痴痴醉醉,如坠梦中,再加上那清澈动人的眼眸、柔美动听的语调,他哪里还能说出个不字。
  
      “这次失踪也和那件事有关吗?”李天琪的声音里透着虚无,望着安然的眼神也浮着层梦幻色。
  
      安然思忖片刻,点点头。
  
      “那也不能过问吗?”有点为难的语气,带着忧伤。
  
      安然点头,为了稳住李天琪她确实用了些斐纹授予她的手段。
  
      虽然有些不甘,李天琪还是没再问这个问题。
  
      “那你受到什么伤害了吗?”他终究是放不下心,紧张地又追问一句。
  
      安然摇摇头,这回、是彻底放松满意地笑了。她确实找到了一个好男人,真正关心她的男人。
  
      那笑容,灿若玫瑰。极致的清纯中又带着几分甜美,看得李天琪、瞬时间失了神……
  
      “好了~”她拍拍他的头,“天琪你先休息吧。明早我先出去几天,事情办完后,我就回来。”
  
      “好。”
  
      “那日子……”
  
      “日子定在7月7号吧,怎么样?”她扬唇微笑。
  
      “很好的时间,我很喜欢。”李天琪高大斯文的身子站在门口,眉眼中透出山泉般的温和。
  
      ……
  
      极富个人格调的棕色别墅内--
  
      “你来了?”
  
      优雅俊美的男人交错着双手,坐在沙发上。钟书一身合体黑西装衬托出身材的修长挺拔、黑领结简单精致。
  
      他本来是打算出门参加会议的--却不想在门口遇见她,立即转身回屋。
  
      对面少女点点头,抬起那清纯无暇的小脸,依旧是美地让他惊艳:“我来,是有事要和你商量的。”
  
      “哦~?”精致的剑眉扬起,混血男人黑钻般的眸内划过一丝兴味。还有丝安然未曾察觉的欣喜,有一瞬间将那精瞳燃地璀璨明亮。
  
      “什么事?”他尽量表现地平静,点燃一支烟侧身优雅地抽着。
  
      “我……我家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钟书心头一震,抬眸认真地盯着她,目光璨亮如钻。
  
      “所以,我希望你能出面澄清一下,说我们不是情侣,说你讨厌我……”
  
      捏烟的手指一紧,他目光一颤,厉眸瞬间朝安然投去!
  
      “为什么?”莫名的愤怒,不仅在眸底,连声音里的颤抖都表现地很是明显!
  
      “我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本来就是如此啊~!”安然被他的语气、态度激怒:“因为本来你就很讨厌我、我也很讨厌你啊~!”如果你不说的话,家里人就会逼我们结婚!
  
      讨厌?!她说讨厌他!
  
      心里没来由地腾起一股愤怒,修长的手指掐灭烟,钟书迈着修长笔直的腿朝安然走去--
  
      以前发生过的种种让她危机感陡升,下意识扬手想去吓他,其实不过是对恐慌无助的掩饰罢了。
  
      抬高的手腕被拽住、按在墙上。
  
      “讨厌?”
  
      他勾下头,目光冰漠地看向她。
  
      安然努力瞠大水眸朝他望回去:“不是吗?”
  
      “既然我那么讨厌你,那么为什么……要帮你这个忙呢?”冷却下来的声音,略为弯起的薄唇,疏离中勾着几丝嘲弄。
  
      钟书蓦然甩开她的手,漠然转身、朝着客厅深处走去。
  
      客厅内响起优雅、轻而有节奏的脚步声。
  
      “那是因为……”
  
      他背对她的身影直挺而冷漠。
  
      “滚。”无起伏的音调,虽是说着粗鲁无礼的话,却依旧宛若贵族。
  
      “你听我说完……”
  
      钟书蓦然回头,黑眸定定望向她:“我说滚!不要再来这里半步。”
  
      “你若是还不走的话……让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
  
      安然气结,屏息片刻,突然大声冲他吼回去:“走就走,你以为我愿来这里呀!早知如此就不来了,你永远都是这么让人讨厌!”
  
      ……
  
      双手猛然握紧,诺大客厅内不断翻滚的浅浅阳光下,男人挺拔的脊背陡然僵硬。
  
      彭--!
  
      房门被甩上的声音震耳欲聋。
  
      许久,僵在客厅一动不动的某人才松开攥地发白的手,脸色苍白地厉害……
  
      讨厌?
  
      她来了他立即放弃那个重要会议回屋,换来的就是她的一句讨厌?!
  
      她走后,他觉得茶饭无味,数度回想她在时的美好场景,甚至是吵骂的回忆都觉得趣味横生,换来的就是她的一句讨厌?!
  
      她走了,他时常想她,还专门找厨子为他做她下的那种面条,因为味道不对,厨子不知换了几十个换来的就是她的一句讨厌?!
  
      “syousomuch!”嗨亚伦,你何时回来?我是如此想念你~!
  
      热烈娇嗔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
  
      来自大洋彼岸的热情并没有燃起他的喜悦,相反,男人黄金分割的脸依旧是冰冷冷的,笼罩着深深的阴郁。
  
      “亚棱~沃--忒咦削索了、**话。沃恨向尼--尼甚么--事后--汇类~?”
  
      那方的金发佳人为了讨好他,已经自以为得意地开始卖弄专门为他学了一月的中国话。却不知对于从小被母亲以中国文化熏陶的钟书听着她这句几乎没一个字发音准确的“中文”,心底早已纠结不已。
  
      不过俊颜上除了俊眉拢起,并无任何表现。那是他的素养,而非伪装。
  
      ……
  
      大洋彼岸像这样对他热情如火的金发尤物多得是,甚至于、偶尔外出时对他一见倾心的棕发淑女、红发女郎也不在少数,出于礼貌,钟书只是客套几句,不去伤对方的心而已。真正能够牵动他情绪、在他心中留下印记的女人--
  
      这世界上只有两个。
  
      气死我了~!
  
      安然边往外跑边心中大骂,不知怎的,似乎只要遇见这个男人,她素来的好脾气都会烟消云散!怒气会轻易被点燃,也很容易发泄出。
  
      刚才那个大吼大叫的、泼妇一般的女人……是自己吗?
  
      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可没办法,他总能轻易激起她的怒气。
  
      谁让他误入自己的生活,彻底地毁掉了她的婚姻!而现在,因为他、她连和另一个男人的婚姻都不能完成!
  
      ……
  
      不管了,安然想,她要抓住自己的幸福,和李天琪在一起。
  
      “然然,马上就轮到我们了~!”
  
      灿阳照耀下的漂亮摩天轮缓缓降落,李天琪扭头开心地冲安然喊着,儒雅的脸上闪着愉悦的神情。
  
      就在这时,手机的震动隔着衣物传来!
  
      “安然,你这贱人还不快滚回来举行婚礼!你奶奶生病了,都是你在外面惹的祸!”
  
      陈丽原尖锐又恶毒的话,催命般从电话中奔出。
  
      “她现在在哪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哼~!还有脸问,还不是被你给气的,她说再听到你拒绝结婚的话,就不接受治疗!也不肯见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电话啪地恶狠狠挂了!
  
      安然瞥眼一旁的李天琪,匆匆道:“对不起,天琪。我有事要先走了,你在家等我。”
  
      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开了。
  
      李天琪脸上的笑容僵住,满脸欢喜在刹那间褪却--
  
      看见马上轮到他们了他好开心啊,刚才两人在公园内逛了半圈后,他带着她来到摩天轮下。
  
      巨大的摩天轮下聚满等待的人群。
  
      捕捉到她眸内的一丝渴望,他专门去买了大堆好吃的,两人站在排地长长的队伍中边吃边等。
  
      等到零食都快吃完了,终于要轮到他们了!而她却--
  
      灿烂的阳光顿时黯淡下来,周围震天的喧嚣也仿佛被隔绝到一个遥远的地方……
  
      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个没有欢笑的地方!
  
      没走几步,安然便跑起来--
  
      这世上她最担心的人就是奶奶,对她来说,没什么比奶奶的身体更让人紧张的事了。
  
      别墅大门被敲响的时候,钟书正交叠着长腿坐在沙发上抽烟,俊眉蹙紧。
  
      他平日里是不经常抽烟的,但有烦心事的情况下除外。恰这两天心情十分烦躁。
  
      可恶,本来那天好好的心情都因为那女人的一句话而消失无踪!连同设计出的心血得到回报的喜悦都跟着不见踪迹!
  
      那该是多强大的影响力啊~!
  
      该死的!
  
      再度在心底咒骂一句,两指刚按在眉心,敲门声响起--
  
      他掐灭烟撑着修美的身体起身……
  
      门打开那瞬,钟书的目光呈现片刻的僵硬……
  
      怎么可能……?是她~
  
      怔愣片刻后,眸光陡然暗下。
  
      该死的,她怎么又来了?这次又会带给他什么羞辱?!
  
      可他还是打开门,站在一旁一脸平静地看她进来--
  
      “冷先生,我来是有事要和你商量的。”
  
      有事商量?
  
      钟书目光一闪,上次她也是说有事商量,却说出那样的话……
  
      眉头不悦蹙起,清冷深邃眸光紧迫地盯着眼前少女,只见安然冷冷开口:“我希望你能帮忙和我举行一场假婚礼。”
  
      假婚礼?!
  
      极度的震惊,让钟书不得不皱紧眉,眸色深谙几分!她疯了吗?婚礼也要造假!
  
      转眼眸光恢复平静,他淡淡开口:“如果我说……不可能呢?”
  
      “我会给你酬金~!”安然急迫道,“你想要多少?”
  
      话一出口她脸色瞬间煞白,她忘了、上次就是因为妄自开价招致的契约、以及后来、地狱般的生活……
  
      钟书冷哼一声,优雅的声音磁性里透着几分嘲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安小姐连500万都出不起吧。”说罢,精致的眸子轻瞥她一眼,不知怎的,心底竟腾起丝雀跃。她还想续约、以和他共同生活来还债吗?
  
      他又开始讽刺她!安然脸色苍白,嘴唇都紧抿起来。
  
      “那你想……”
  
      “莫非安小姐还打算像以前一样……?”他明锐深邃的眸子望着她,面容是平静的,心中却有些紧张。
  
      不知怎的,他既期待着她的赞同,又有害怕的情绪存在。难道她还对当他情人的生活有所眷恋……?可是亚历山大那边……
  
      粉唇哆嗦着,安然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