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庶子风流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朕是那样的人吗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朕是那样的人吗

“噢。”朱厚照现在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边对朱祐杬徐徐道:“既然来了,就多住些日子吧,何必要如此急匆匆地回去?”
  
  这个态度似乎还不错,这令朱祐杬的心里一松,他忍不住偷偷瞥了叶春秋一眼,却见叶春秋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他心里冷笑,呵,姓叶的……
  
  他正想腹诽几句,这时候,朱厚照却突然道:“话说回来,朕正好有事和皇叔说,恰好皇叔既然来了,那么朕索性就直说了吧。”
  
  有事?什么事?
  
  朱祐杬顿时警惕了起来,忙道:“不知陛下有什么事?”
  
  朱厚照眼中像是闪烁着什么,然后很直接地一字一句道:“往后啊,可别再给朕送什么美人来了。”
  
  “啊……”朱祐杬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错愕地看着朱厚照。
  
  一旁的朱厚熜也觉得不对劲,也是满脸震惊,心里已经思量了起来。
  
  不对,不对啊,一定是哪里错了,这怎么可能呢?陛下分明……分明对那两个美人极为宠爱的,之前从宫中传出去的消息,说陛下连续好多日子都和两个美人腻在一起呢,那两个美人也暗暗传出过消息,说是陛下对二人极是喜爱。
  
  这消息应该不会有错啊,可是现在……
  
  朱厚照一脸正色,接着道:“朕呢,日理万机,虽是正处壮年……”他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该用什么措辞,所以不由顿了下来。
  
  刘瑾是玲珑心,刚从鬼门关走一遭,现在又原地满血复活,此时顿时明白了朱厚照的意思,于是接着口道:“陛下的意思,陛下的心里是黎民百姓,是社稷苍生。”
  
  “对。”朱厚照的脸微微一红,没法儿啊,只能这样说了,要不怎么是圣君呢?
  
  朱厚照继续道:“朕也是这个意思,朕没心思去顾着那些红粉骷髅。”
  
  红粉骷髅四字说出来,这就有点不太要脸了。
  
  朱厚照似乎已经忘了,之前他可是还有些不舍得那两个美人呢,现在倒好,一句红粉骷髅,就把所有的事撇清了。
  
  朱祐杬和朱厚熜倒是没注意到朱厚照脸上的异色,而他们脸色却是苍白如纸,因为他们已经感到,陛下的口吻中带着责怪的意思。
  
  果然,朱厚照继续道:“你们……是将朕当什么人了!”
  
  语气开始加重了!
  
  叱责的态度更加明显!
  
  朱厚照又道:“朕岂是那样的人?亏得你们是宗室,难道不知自古红颜多祸水吗?朕现在虽年轻力壮,可是天下还未安定,你们却送这个入宫,难道要将朕陷于不义吗?”
  
  既然都已经是不爱美色的圣君了,朱厚照反正对这朱祐杬父子的印象也不好了,索性趁机当着众臣的面表个态了。
  
  “哎呀呀,陛下说的好啊。”刘瑾适时地拉着嗓子附和起来,很是感动地道:“陛下的心里只装着百姓,装着祖宗地江山,奴婢能得遇这样的圣君,真真是……真真是……”
  
  说着,刘瑾拼命地挤出泪来,他偷偷地瞄了叶春秋一眼,意思是让叶春秋再接再厉,这一次,既然刘瑾已经得罪了兴王,那么索性落井下石就很有必要了。
  
  叶春秋只是笑吟吟的站在一边,看着这事圆满落幕,可是看到了刘瑾抛来的目光,也不禁心里想笑了,此时心思不禁促狭起来,难得刘瑾这一次立了大功,就捧一捧他的场吧,于是伸出手,啪啪地拍起掌来,口里叫道:“好,说得好。”
  
  古人没有拍掌表示兴高采烈的习惯,不过不要紧,镇国公当先拍掌,这气氛就不由自主地起来了。
  
  刘瑾不失时机地也跟着鼓掌,边道:“非是奴婢说的好,是陛下圣明。”
  
  刘公公掌声一起,站在这里侍候的其他几个宦官哪里敢怠慢啊,也连忙鼓起掌,叫起好来:“陛下圣明。”
  
  于是掌声四起。
  
  这站在两边的官员也有点发懵,拍掌是什么意思?可是见大家越拍越有劲,而且似乎是叫好的意思。
  
  要不要叫好呢?
  
  当然要叫,谁不希望陛下心里装着百姓,装着江山社稷啊!
  
  于是稀稀落落的,一些年轻的大臣纷纷鼓掌,口里道:“陛下圣明啊。”
  
  鼓掌的已经越来越多,这时候,反而还在装腔作势的一些老臣也有点待不住了,现在还捋须站着,实在显得有些异类啊,何况陛下难得说出这样的话,高兴啊,于是也纷纷拍掌。
  
  有时候,李东阳真的不得不佩服叶春秋,这家伙,文武双全不说,要说怎么对陛下的胃口,还真是一套又一套的,今日他算是真正对这家伙服气了。
  
  此时,暖阁里已经响起了经久不息的鼓掌声,热烈的掌声感染了每一个人,连李东阳也笑吟吟地伸出手,拍着巴掌。
  
  “好啊,陛下圣明啊。”
  
  “陛下一语,道出了臣等的心声。”
  
  “吾皇万岁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
  
  呃……叶春秋倒是没料到自己忘形的一通鼓掌,居然得到了如此热烈的回应,尤其是那刘瑾,每当掌声要到低潮的时候,他便啪啪啪地又把气氛带起来,因为这个时候,朱厚照也觉得很有趣,也笑嘻嘻地拍掌,一面道:“哎呀,朕不过随口一说,众卿言过其实了。”啪啪啪……
  
  还挺有意思的。
  
  唯有这跪在地上的朱祐杬和朱厚熜,却没有鼓掌,因为此时此刻,他们的脸色已经糟糕到了极点,这显然,自己父子成了这满个暖阁君臣们嘲讽的对象了。
  
  朱祐杬此时已不安了,送了两个美人入宫,非但没有讨到好,反而被一通呵斥,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啊,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做什么?
  
  他心里越想越乱,越想越恐惧。
  
  等到所有人的手都拍得酸麻,掌声才渐渐止了,朱厚照意犹未尽,此时突然发现,原来只要说几句这个,就是圣君,就能得到无数人真心的拥戴了。
  
  圣君,这样容易?
  
  那么……
  
  朱厚照看着皇叔父子二人,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