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庶子风流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顺坡下驴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顺坡下驴

    眼看朱厚照的心思回转,刘瑾多年来的察眉观色的能耐在这个时候终于发挥了作用。
  
      刘瑾再不迟疑,连忙道:“陛下当然是圣君,陛下看那两个狐媚女子,早就不爽了,陛下经常教导奴婢,说是历来亡天下的昏君,大多都沉湎女色,似这般狐媚的女子,乃祸国殃民,决不能深陷其中,否则如何对得起先帝,对得起社稷,对得起黎民百姓?陛下的心里,永远装着社稷,装着百姓哪,陛下还说,个人的私YU,不及百姓的一根手指头,吾皇万岁,陛下圣明。”
  
      刘瑾说罢,头便狠狠地一磕,屁股拱起,前俯后翘,标准的五体投地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素来,大臣们是很不喜刘瑾的,难得的,众臣亦纷纷附议刘瑾的话,及时随之称颂道:“吾皇万岁,陛下圣明啊。”
  
      朱厚照深吸了一口气,他一时竟是无言了。
  
      卧槽,这阵仗……
  
      他不得不看向叶春秋,叶春秋朝他抿嘴一笑,道:“陛下以身作则,是臣弟的榜样。”
  
      “……”
  
      朱厚照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现在所有人都看着他,都在等着这位圣君的圣训呢。
  
      似乎这个时候,是该要说几句才好了。
  
      可是说什么呢?
  
      即便是厚脸皮的朱厚照,也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他只好拼命咳嗽,掩饰尴尬,老半天才道:“嗯……先帝……先帝在时,总是教诲朕……要……要恪尽职责,万万不可……不可……”
  
      朱厚照憋红着脸,说得磕磕巴巴的,说句实在话,确实挺尴尬的,可总不能说你们把那两个美人还给朕,朕就不要脸了,去你的圣君吧。
  
      既然不能这样,那么就只好顺坡下驴了!
  
      朱厚照懵了老半天,继续道:“朕应当以先帝为榜样,朕乃先帝所出,怎能令他蒙羞?自是不能沉于女色,得好生治理这天下,为百姓谋福!”
  
      “说得好哇。”刘瑾属于利益相关,这时候反正也不打算要脸了,脸上尽是崇拜之色,接着道:“陛下心里装着百姓,这是因为先帝教诲,先帝以身作则,而陛下乃是大孝之人,陛下的孝心,感天动地,奴婢听着,真真是每一句都到了心坎里,陛下万岁,先帝万万岁。”
  
      百官亦纷纷点头,一个个俱都是感同身受的样子,尤其是说到了先帝,不少老臣都激动起来,忍不住眼眶发红,泣不成声。
  
      朱厚照这时,突而觉得刘瑾也没有这样糟糕了,猛地变得可爱起来了。
  
      只是心里,却忍不住叹了口气,那两个美人,倒是真真可惜了,不过……她们和朕,只怕再不能有什么关系了。
  
      想到此处,虽然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爽,却还是平衡了心态。
  
      无论怎么说,事已至此,美人没了,倒也不会有什么大损失的,而且享受着这种被人顶礼膜拜的感觉也非常的好啊。
  
      这样……其实也还不错!虽然,朱厚照还是觉得怪怪的。只是他深吸一口气,耳边听到许多称颂的声音,渐渐心情愉悦了起来。
  
      倒在这时,有宦官又进来道:“陛下,兴王父子求见。”
  
      兴王父子来了?
  
      暖阁里的君臣,似乎有不少人面无表情,眼中却露出了意味深长之色。
  
      朱厚照环顾了众人一眼,道:“宣进来吧。”
  
      ………………
  
      朱祐杬和朱厚熜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午门外头求见。
  
      他们可谓是摩拳擦掌,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今日这件事,是肯定没完的,那刘瑾还有叶春秋,居然敢如此做,那么,现在若是再不予以反击,火上浇油,他们就不好姓朱了。
  
      二人见有宦官火速地请他们去暖阁,这一路上,父子二人各有心事,都在想着待会儿如何应对,如何挑拨,如何将这火引到叶春秋的身上。
  
      皇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肯定是不会有错,那基于这个判断,在陛下外出期间,居然有人敢做这样的事,几乎形同于死罪了!
  
      现在他们要防止的就是叶春秋拿人做替罪羊,他叶春秋却是置身事外。
  
      他们到了内阁,远远看到了这内阁之外,竟是乌压压的全是人。
  
      父子二人不禁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不解之色!
  
      这是什么阵仗,怎的这么多人集在这里来了?
  
      莫非……陛下震怒,所以召百官来训斥吗?
  
      这样一想,又觉得不对,这是内廷的事,实在没有必要把外朝的人引来,陛下不至如此啊。
  
      朱厚熜的感觉毕竟是敏锐的,不禁对朱祐杬低声道:“父王,儿臣觉得,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朱祐杬冷着脸道:“且先不管,进去灵机应变吧。”
  
      朱祐杬现在只一心想要整倒叶春秋,想到被绝俸,他就不免心里有气,也没心思再多想其他。
  
      朱厚熜只是点了点头,便于朱祐杬一起继续往前走。
  
      于是二人到了暖阁,外头蜂拥跪地的大臣自觉地给他们让出一条道来。
  
      父子二人入内,见了朱厚照,便见李东阳和叶春秋等人分列两边,那刘瑾呢,则躬身站在了朱厚照的身后。
  
      更加不对劲了……
  
      朱厚熜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些不安,这个时候,刘瑾应当跪在这里请罪了,可看这个样子,却像是毫发无损。
  
      再看朱厚照,朱厚照面上的神色复杂,他的心思如何,却有些让人看不明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陛下既然宠爱那自己和父王送入宫中的两个美人,现在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就算不是暴怒,可陛下总不可能像没事人一样吧。
  
      事有反常即为妖啊。
  
      朱厚照眯着眼,看着自己的皇叔和堂弟,他心里已经活络开了。
  
      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于是朱厚照深吸一口气,慢悠悠地道:“皇叔来见朕,不知有什么事?”
  
      “陛下。老臣,是来请陛下准臣就藩的。”朱祐杬也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了,所以也不敢轻易提起那两个美人的事,且先试探一下朱厚照的态度再说。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