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庶子风流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请罪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请罪

    对于现在的朱厚照来说,刘瑾的所为,等同于是把他的占有yu给剥夺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更重要的是,作为天子,可对于政事,很多时候,都并不是什么都能决定,可在这个宫里,朱厚照才真正地感觉到自己是主人,这宫里才是真正地能让他可以做任何决定的地方,可是现在……
  
      这让朱厚照有一种失去权威的感觉,这才是朱厚照绝对无法忍受的。
  
      刘瑾突然有种感觉,已经死定了……
  
      “刘瑾……”朱厚照森然地道:“现在,立即将她们请回宫里来,办妥了这件事,你就可以去凤阳了。”
  
      凤阳……
  
      刘瑾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然后打了个激灵!
  
      凤阳即是中都所在,去了中都,对于宦官来说,其实就是守陵的意思。
  
      刘瑾连忙磕头如捣蒜地道:“陛下,奴婢是为了陛下……”
  
      “滚吧。”朱厚照只是厉声道。
  
      他这一次,确实是怒极了。
  
      刘瑾此举,确确实实地伤了他的自尊。
  
      两个女人或许一开始重要,可是现在,却不重要了,因为女人哪里都有,可是刘瑾所伤害的,却是朱厚照的自尊心。
  
      叶春秋一直将朱厚照的怒气看在眼里,此时,他知道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了,连忙道:“陛下,臣弟以为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这两个女人,若是当真和青楼有关系,若是传出去,只怕会遭人非议啊,陛下,这青楼的女子,只听说过狎玩的,若是接到自家来,不免遭人耻笑啊,刘公公所为虽是自作主张,可无论如何也是为陛下着想的,他自小就侍奉着陛下,难道还不如两个初入宫的女子吗?这件事,他确实过激了,可是陛下……”
  
      朱厚照听着,脸上倒是不禁升起了一些犹豫,说起来,他和刘瑾的确是有感情的,虽然平时动辄呵斥刘瑾,可毕竟自小一起,朝夕相处,很多事情,也是刘瑾为他安排,反观是那两个女子,也只是进宫几天,平日里所做的事情就是哄他高兴的罢了。
  
      叶春秋当然也是了解朱厚照的,朱厚照对这两个女人,不过是当做娱乐罢了,这两个女人各种奉承着朱厚照,任由朱厚照胡闹,让朱厚照一时深陷进去,不可自拔,可是感情二字,却是无从提起。
  
      所以叶春秋继续道:“请陛下三思。”
  
      朱厚照嚅嗫了一下,只稍稍地沉默了一下,可是强烈的自尊心却又重新升起,他正色道:“这件事,没得商量,天王老子来劝,朕也绝不轻饶,春秋,朕的家事,你不要管,刘瑾,立即将人请回来,而后滚蛋!”
  
      刘瑾万念俱焚,可怜巴巴地看着叶春秋。
  
      叶春秋却是面色笃定,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怎么……这叶春秋当真是将咱当做牺牲的棋子?
  
      想到这里,刘瑾心里没来由的有了恐惧,又见陛下的态度坚决,他的心更乱了。
  
      恰在这时候,外间有宦官道:“陛下,午门之外,突然跪了百官,为的是李公,说要觐见陛下。”
  
      “李东阳?还有百官?”朱厚照微微一愣。
  
      这的确令人凝重啊,按照惯例,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还要觐见,准是没有好事的。
  
      朱厚照狠狠地瞪了刘瑾一眼,而这时候,刘瑾也是面露诧异之色!
  
      百官来了,百官来做什么?这是叶春秋的布置吗?天,这下要完了啊,若是这时候,百官来为自己说话,只怕非但不会争取到陛下对自己的原谅,反而会让陛下认为自己勾结了百官,这是火上浇油啊。
  
      他错愕地看向叶春秋,叶春秋却还是面色平静如水,显然……这都是叶春秋的布置。
  
      “叫进来吧,朕倒想听听他们想说什么。”
  
      朱厚照这时候是怒火中烧,他想到无数个可能,有一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思,先是张太后,接着是御史来痛斥自己,再是刘瑾背着自己做这样的事,现在好了,百官也来了,来得可真是巧啊。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感觉被背叛了,是刘瑾背叛了自己,和外朝的百官同流合污了,于是他心里冷笑,若是以往,依着他的性子,肯定是把头埋进沙子里做鸵鸟,可是今日,他却很想索性当着这百官的面,狠狠地一通脾气,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来,统统都来,朕等着听他们都想说什么。”
  
      朱厚照的面色,显得尤为可怕。
  
      过不多时,以李东阳为,竟真的带了百官进来了。
  
      事实上,来的人极多,从李东阳到杨廷和,再到谢迁、王华,还有各部的尚书,有无数的御史,还有不少学官,这满朝文武,能来的,俱都凑到了这里,足有数百人之多,暖阁根本就装不下,只有七八十人进了来,就已经挤满了,其他人则只好一窝蜂地穿着朝服,留在外头。
  
      朱厚照看到这个架势,也是吓了一跳,虽然方才报信的只是笼统地说是百官,他也只以为是数十个大臣而已,倒是没想到,竟是一次性来了这么多人。
  
      “臣等,叩见陛下。”
  
      李东阳为,俱都拜倒在地。
  
      乌压压的人,如波浪起伏一般。
  
      朱厚照错愕过后,反而更怒了,怎么,来了这么多人,还想逼宫不成?
  
      朱厚照冷冷地看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刘瑾,便道:“诸卿家来此,所为何事?”
  
      他态度十分冷漠,甚至连李师傅和谢师傅、王师傅都不叫了。
  
      此时,他对所有的人,显然都是抱着抵触的情绪的。
  
      “陛下,臣等,是来请罪啊。”李东阳当先道。
  
      他打开了话匣子,接着其他人纷纷道:“是啊,臣有万死之罪,恳请陛下责罚。”
  
      “臣万死啊。”
  
      “陛下乃是圣君,臣等竟错责了陛下,臣有锥心之痛,特来请罪。”
  
      “陛下圣明,臣等不能体谅陛下,反而心怀不善,请陛下恕罪。”
  
      “……”
  
      朱厚照愣了一下,真真是不知道又闹那回事了。
  
      他看着一个个痛心疾的面容,这些人,尽都是一副捶胸跌足的样子,显得十分真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