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总裁的闪婚强爱 > 331章:我想见他

331章:我想见他


  夏若寒抿抿唇,低声问道:“你刚刚和我说的,是真的吗”?
  “你不相信”?宸修墨冷哼一声。
  他的脸色看起来很好精神,很不错的样子。
  “有一点”。夏若寒诚实的道。
  “……”宸修墨狠狠的瞪她一眼,他在她眼里诚信度就这么透支?!
  “你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了”?夏若寒低声问道。
  “我乐意”!
  “……”夏若寒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跟她好好说句话会死吗?之前在禁闭房里跟她发短信还会说些情话。
  “过会我再给你电话”。宸修墨说着便挂了电话。
  夏若寒连阻止也来不及,有这么着急吗?他的额头怎么会破了呢?不是说没有受罚吗?
  夏若寒咬唇,看着输液袋里逐渐少的输液,快点输完,麻醉快点过去,她想去见宸修墨。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兴奋了,夏若寒从昨晚开始就没有睡过觉,现在竟然一点都不困。
  门铃响起,门被从外打了开来。
  “妈妈”!
  离离从外面跑了进来,老人家站在门口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出去,替他们将门关上。
  “儿子”!
  夏若寒宠溺的道,心情特别好。
  “妈妈,你怎么了”?离离扑到她床前,抬头看着输液袋小脸严肃的问道。
  “妈妈…有点不舒服,所以要输液打针”。夏若寒说道。
  “哪里不舒服”?离离眨着眼睛看她,神色肃穆的问道。
  “嗯…腿上不舒服”。夏若寒说道,随即问道:“你训练完了?累吗”?
  ……
  说到训练,离离垂下眸,然后重重的点头,努力组织着语言说道:“今天有枪…打…好多枪声…”
  夏若寒的脸色沉下来,对了,今天又是离离训练胆量的一天,真枪真人实战的野战场,残忍的训练一个四岁小孩子的胆量。
  “怕不怕”?夏若寒伸手将他拉到床上做好,担忧的问到。
  每到野战场训练的一天,夏若寒之前都是亲自去陪离离度过的,今天没有陪着去…
  “嗯”。
  离离点头,抬起黑色的眼看她,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不来…我不开心…”
  “儿子,妈妈是…”
  “你不舒服…我不生气”。离离用力的说道,坐在她的身旁,眨巴着一双漂亮的眼睛。
  离离的组织语言能力较差,但至少已经能让人听得懂他想表达什么。
  他本来不开心,但看到她不舒服,他不生气。
  “真的不生妈妈的气”?夏若寒问道:“我儿子真好”。
  闻言,离离颇有些骄傲的笑起来,贴到她身边抱住她的胳膊,自豪的道:“我跑出来了”。
  夏若寒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从枪声中跑出来了”?
  离离一直很恐惧枪声,只敢蹲在原地抱着脑袋,一直等到黄昏结束。
  “嗯”。离离重重的点头,骄傲的问道:“妈妈,我厉害吗”?
  “厉害,我儿子好厉害”。夏若寒笑着说道,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勇敢”?
  ……
  离离的眸子在眼眶转了转,像是在思索,下一秒认真的道:“我要见妈妈”。
  心被狠狠的震了震。
  因为要见她,所以他努力克服对枪声的恐惧,从枪声中跑了出来,完成训练。
  看着这张小小的脸,夏若寒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离离长到这么大,她没有从更小的时候照顾他,她该庆幸,他们没有多余的隔阂,离离很喜欢她很黏她…
  “离离,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夏若寒说道,不会让他再有一次这样恐怖的训练了……
  离离显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茫然不解的看着她的脸。
  夏若寒没再说下去,等要离开的时候直接带上离离一起走就好了,因为离离最喜欢的就是她,他不会拒绝的。
  至于离离和宸修墨的关系,只要他们出去了,只要宸修墨肯放下,再隔阂的关系都可以修补。
  远离这里的权利与纷纷扰扰,去过普通人的日子…
  想着,夏若寒松开离离的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上锁的小锦盒,合上的盖子下是两枚戒指…
  她会和宸修墨重新戴上的…等他们离开这里,就算是逃亡,也一定会比现在幸福。
  离离看了她一眼,然后爬向床尾,在被子上摸索着她的腿,小手小心翼翼的揉着。
  夏若寒不禁笑起来,她现在腿还在麻痹中他揉了她也没知觉的。
  “好了,离离,过来陪妈妈睡一会,再去吃晚饭”。夏若寒把小盒子放回去,把手伸向离离。
  离离乖巧的爬向她,脱下外套,掀开被子躺了进来。
  离离的小手在被子上乱摸一通,最后摸到夏若寒的手牢牢的抓住,开心的露出笑脸,躺在她身边闭上了眼。
  夏若寒看着他,也躺了下去,反握住他的小手,阖眼稍微休息一下。
  母子两人的头紧紧靠在一起…
  **
  夜晚,麻醉的效过了,夏若寒开始感觉到膝盖上伤口的痛楚,离离已经回到他的房间去睡觉。
  夏若寒按着床挪动着腿下床,双腿踩在地上有种莫名的轻飘感,夏若寒走下来,双手按在床上。
  夏若寒试图慢慢站起来,膝盖处痛的她差点倒下来。
  夏若寒咬牙忍住,幸好,那些花刺没有伤到她的骨头,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
  夏若寒忍住痛在地上走了几步,额头上渗出汗来,却松了口气,她的腿没问题。
  不知道宸修墨这个时候在做什么?
  夏若寒坐到床边拿起手机,宸修墨没有打电话来,是不是准备离开这里的事宜比较麻烦,所以忘记说好要打电话给她的?
  想了想,夏若寒拨通林珝的电话:“喂,是我,请问宸修墨在哪里”?
  “宸先生已经睡了”。林珝那边迟疑了片刻才回答道。
  “这样啊,那好吧”。
  夏若寒挂上电话,已经睡了?
  抿了抿唇,夏若寒又拨出夜易风的电话,夜易风睡得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喂?夏美女?大半夜的怎么了”?
  “我想见宸修墨”。夏若寒坚定的说道。
  “什么”?!夜易风愣愣的问道,显然还没睡醒。
  “我现在想见宸修墨,你能帮我吗”?夏若寒问道,向他求助。
  现在还是在庄园,她若是光明正大的去找宸修墨,被单老知道肯定又要生出事端。
  “什么”?!夜易风这一回是大叫起来:“现在是半夜…出什么事了?非要见墨”。
  “拜托”。夏若寒语气充满了请求之意:“下次我请你吃饭”。
  其实她也没有具体非见不可的理由,只是就是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催促着她去见宸修墨,去看看他…
  哪怕他睡着了看一眼也好。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你单独跟我吃饭吗”?夜易风这回是彻底清醒了,故作色眯眯的问道。
  夏若寒已经听到他那边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便道:“行,夜兄弟”。
  “……”
  夜易风那边沉默了几秒,像是愣住,然后笑了起来。
  ……
  夏若寒换好衣服,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往外走去,走向宸修墨房间的房间。
  不知道夜易风怎么做到的,一路上,她都很少遇到保镖。
  临近宸修墨的房间,路上的保镖更是神奇的全部消失了…
  夏若寒正纳闷着,夜易风的短信发过来——
  【累死我了,总算完满解决,那个单念念在墨门口守了大半夜,我劝了好久她才离开,你快来吧,林珝在门口等你。】
  单念念…。
  单念念对宸修墨的心,比她想象中的要坚决。
  两年多在他身边守候的时间…甚至比她还长一些。
  夏若寒往前走去,果然见门口只剩下一个林珝在等候,林珝见到她便恭候的点了点头:“夏小姐,您有伤怎么还过来”?
  “睡不着,出来转转”。夏若寒笑着说道,伸手推开门进去。
  “我在门口等候”。林珝说道。
  “嗯”。
  ……
  转弯处,单念念的身影若隐若现,望着那扇紧闭上的门,望着对夏若寒无比友好的林珝…
  以前,宸修墨虽然对她面上冷冷的,但已经习惯她的照顾,还允许她自由出入他的卧室。
  自从夏若寒出现以后,她的意义变得连空气都不如。
  她错了吗?
  她没错啊,她和宸修墨订婚的时候,宸修墨和夏若寒是处于分手的状态…
  她甚至不是以第三者的位置出现的…
  可为什么现在,却是夏若寒要她离开,为什么要她离开呢?她做错什么了?
  她在宸修墨身边守候了两年多的时间,现在却被所有人摒弃成一个局外人。
  夏若寒…就那么好吗?
  夏若寒能进去他的房间,她单念念却被拒之门外。
  夏若寒为他做的,她也一样能啊…
  单念念慢慢退身离开,眼泪掉落下来。
  ……
  门在她身后关上,卧房里一片漆黑,夏若寒摸索着墙壁上的灯打开,立刻一片明亮。
  夏若寒往里边走去,这卧室里还是一样没什么家具。
  宸修墨躺在床上已经熟睡。
  还真的睡着了…
  夏若寒坐到床边,低眸看着他的睡颜,英俊帅气的近乎完美,眼睛紧紧闭着,睫毛很长很密,额头上的皮明显破了,却没有做任何的治疗处理。
  幸好她猜到他不会理这种小伤,夏若寒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创可贴,贴到他的额头上。
  顿时,宸修墨的脸丧失了几分英俊,看起来有些好笑。
  没事就好。
  夏若寒的指尖拂过他的脸,视线落在他枕边的手机上。
  夏若寒拿起手机,不由得抿起了唇,手机就在他的枕边,却连答应好她的电话也没打给她。
  夏若寒一摁亮手机屏幕,就看到自己在花园拍的笑脸照片被设置成了壁纸桌面…夏若寒忍不住又笑起来。
  ……
  夏若寒放下手机,低眸注视着宸修墨熟睡的脸,眼里噙着满满的爱意,眼角弯起来,以后的日子,她每天都要看着这个男人…然后一起过最普通的日子,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杀戮。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