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14章那怎么还跑过来

第614章那怎么还跑过来


      叶蕊坐在花房的吊椅中,一边品着花茶,一边玩着手中的游戏。
  
      叶蕊玩这个游戏,不为自己能在排行榜上有多厉害,她甚至才充了一百块钱弄了个vip2的称号,每天上线跑跑任务,打打怪,参加一下官方活动。
  
      只是最近被人杀得有些郁闷,她出城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结果刚过传送口,屏幕上突然出现一排字:你被玩家花下夜黄昏杀死,是否原地复活?
  
      叶蕊记得这个花下夜黄昏,就是那天杀得她起不来的鬼王,这人可能有病,专门盯着她这种弱势小号杀,他是vip13,她只是vip2,一个技能就被他秒掉了。
  
      叶蕊暗骂了一句神经病,打不过他也不能在这里耗着,只好先回城了,任务做不成,她只能先下线。
  
      无聊的叶蕊躺在吊椅里翻看朋友圈,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刚要关掉,忽然一张熟悉的面孔跃入视线。
  
      她和秦优优都在朋友圈里彼此关注,虽然两人不合,但越是这样,越是想要了解对方的动态,谁也没有把对方删除。
  
      秦优优平时就喜欢发一些伤春悲秋的文字再配上伤感的图片,每每都让叶蕊想到四个字:无病呻吟。
  
      今天也不例外,她的文字里依然透着淡淡的感伤:异国的天,心里的他,深埋的爱。
  
      叶蕊关心的并不是这些酸不拉唧的文字,她坐起来,把照片用手划到最大。
  
      冷少擎的行李是她收拾的,所以她记得很清楚,这件灰色的t恤是她亲叠放进去的,和另外一件黑色的t恤一起,用来在酒店休息的时候穿。
  
      秦优优的照片虽然做了美图处理,也只是拍了衣服的三分之一,但叶蕊还是一眼认出来,她身上穿的是冷少擎的衣服。
  
      不但如此,叶蕊还发现秦优优的脖子上有几处显眼的吻痕,那是激烈的欢爱才会留下的痕迹。
  
      叶蕊明明坐在温暖的花房中,可是阳光落在身上却让她觉得一股寒意蔓延至四肢百骸,她盯着照片上风情万种的秦优优,脑子里乱成了一团。
  
      自己丈夫的衣服穿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她的脖子上还布满了吻痕,这能说明什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她有一股冲动,现在就打电话去向冷少擎问个清楚,可是在屏幕上敲了那熟悉的十一位数字,她突然又没有了勇气。
  
      如果他没有否认,那她怎么办?难道真要看着这段婚姻无疾而终吗?他们才刚刚开始啊。
  
      为什么是秦优优,这个她最讨厌的人?
  
      他在暗中帮他们叶家解决了生意上的问题,狠狠的打了秦家的脸,现在却又和秦优优……
  
      叶蕊进退两难,一时陷入到了无比矛盾的境地。
  
      管家来喊她吃午饭,连叫了三声,叶蕊都是一无所觉。
  
      “夫人,您是不是不舒服?”管家走近了,提高了音量。
  
      叶蕊这才抬起头,脸上的泪痕便被管家看了去,他顿时吃惊:“夫人,您怎么哭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叶蕊知道,她的事情,管家都会一五一十的向冷少擎汇报,所以,她擦了把脸上的泪痕,笑着说:“我在看一部小说,男女主角的经历太坎坷了,好不容易在一起又不得不分开,明明彼此相爱,却又不能在一起。”
  
      管家看她手中捧着手机,旁边放着花茶的茶壶,便不疑有它,而是安慰道:“夫人心地好,其实这世间分分合合都是常事,有缘千里来相聚,无缘对面手难牵,都是小说,夫人别太在意了。”
  
      “管家,看你平时那么古板,原来对爱情也颇有研究啊。”
  
      管家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哪有哪有,只是年纪大,看过的事情也比较多而已。”
  
      叶蕊从吊椅上跳下来:“中午吃什么?”
  
      她不能让管家看出异样,所以吃的比平时要多,下午听见管家在给冷少擎打电话,十分欢喜的样子:“夫人上午在花房里看小说,被感动的哭了,不过中午心情很好,胃口也不错。”
  
      叶蕊背靠着墙壁,心底涌起一股悲凉,他是关心她的吧,否则不会每天都让管家汇报她的情况,她有点头疼脑热的小病,他都如临大敌,可是,他为什么不亲自给她打电话,非要通过第三个人。
  
      有时候她甚至觉的,他真正关心的只是她的身体,并不是她这个人的喜怒哀乐。
  
      当初同他结婚,叶蕊也并非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她是经过了一番慎重考虑的,跟他领证的那一天起,她就做好了用心经营这段婚姻的准备,只是她没有想到,结婚短短数月,她竟然就遇到了最棘手的问题--小三。
  
      她爱冷少擎,更珍惜这段婚姻,就算是出局,她也不想败的太惨,更何况,也许一切只是秦优优的阴谋,这其中有什么她并不知道的内幕,她是不是应该相信冷少擎一次?
  
      下午,管家见叶蕊拎着包匆匆从楼上下来,立刻关心的问:“夫人,要出门吗?我让司机送您?”
  
      “好,我妈刚才打电话说,我爸生病了,我想回家看看,大概要住上两天。”
  
      “这样啊,那赶紧回去才是,我去安排车。”
  
      望着管家尽职尽责离开的背影,叶蕊只能默默说了一声:“抱歉了,管家。”
  
      冷家的车在叶家门口停下后,叶蕊就让司机离开了,而她没有进门,直接叫了一辆出租直奔机场,机票是在家里就提前订好的,今天最后一趟飞往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飞机。
  
      ~
  
      秦优优昨天被冷少擎拒之门外,这让她辗转了一夜没有睡好,她本来已经成功的上了他的床,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翻脸不认人。
  
      秦优优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四处去跟别人说自己和总裁上过床,而且本来想趁机让冷少擎帮秦家把生意抢回来,结果现在除了工作时间,她根本就看不到他。
  
      “秦助理,你怎么在这里?”在走廊里站了半天的秦优优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她回头见是公司的策划总监。
  
      秦优优刚要回答,策划总监就将一份文件递给她:“秦助理,把这份文件送到冷少的房间,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麻烦你了。”
  
      这样的机会简直就是求之不得,秦优优立刻高兴的接过来:“刘总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秦优优也没看是什么文件,兴高采烈的就坐电梯去了顶层的总统套房,她看出冷少擎喜欢淡紫色,所以一大早就去买了条淡紫色的裙子,站在冷少擎的房门口,她还在想,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再次跟他发生关系,只有这样,他们的关系才会更加亲密。
  
      门铃响了一会就有人过来开门,听到脚步声渐近,秦优优摆出一个妩媚又干净的笑容,结果门一开,这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半晌,秦优优才回过神:“你怎么在这里?”
  
      叶蕊好笑的倚着门,“秦小姐,你这问题问的太奇怪了,我在我老公的房间里,有什么不妥吗?”
  
      “我找冷少。”
  
      “他在洗澡,是要给他这份文件?”叶蕊不等秦优优缩手就把文件抽了过来,“我会替你转交的,再见。”
  
      砰!
  
      大门在秦优优的面前关合,差点就撞上了她的鼻子,气的秦优优的脸都白了。
  
      她恨恨的跺着脚,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竟然被半路杀出来的叶蕊给破坏了,她发了那个朋友圈,就是为了气她,没想到她竟然直接跑了过来。
  
      气过之后,秦优优忽然又露出得意的笑。
  
      这样也好,冷少擎最不喜欢的就是工作时间被人打扰,特别还在远在异国他乡,叶蕊的到来,他应该很不开心。
  
      而且,叶蕊不是来探望他的,她是来查岗的,恐怕天下男人都不喜欢被老婆这样监视,更何况是他这样位高权重的男人。
  
      叶蕊,我祝你好运。
  
      叶蕊把那份文件放在桌子上,转身去厨房烧了水,冲泡好了一壶花茶。
  
      冷少擎洗完澡出来,屋子里飘散着清新的花香。
  
      “茶的温度正好。”叶蕊把玻璃茶杯递到他面前:“这是我为你调制的花茶,能够降血糖,清目,养神。”
  
      冷少擎接过来,“谢谢。”
  
      他坐在沙发上,修长的腿交叠着,慢悠悠的品着茶。
  
      叶蕊站在落地窗前往外看,“这里真不如澳城好。”
  
      “那怎么还从澳城跑过来?”冷少擎语气淡淡,几乎没什么情绪,但叶蕊还是敏感的觉察到,他其实不太欢迎她的到来。
  
      叶蕊本来有一肚子的委屈想要向他倾诉,可她刚才在他的柜子里看到了那件干净的灰色t恤,很干净,没有任何属于他人的味道,也许,这件t恤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个柜子,这一切很可能是秦优优从中搞的鬼。
  
      “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冷少擎桃花眸一挑,露出一丝讥诮,“那让我来替你回答吧,因为崇寒就在里斯本。”
  
      叶蕊自窗前转过身,有些惊讶和不解的看向那个从容淡定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