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13章南轲一梦

第613章南轲一梦


      秦优优放下电话,将被她抓成一团的文件重新展开。
  
      今天晚上冷少擎和合作商有一个晚宴,而她作为助理和翻译必然是全程陪同的。
  
      秦优优打开行李箱,从中拿出一个小药瓶,这次和冷少擎一起出差,她当然不会无备而来,对她来说是得来不易的机会,必须不能辜负此行。
  
      握紧了手中的小药瓶,秦优优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叶蕊,等着吧,你的男人很快就是我的了。
  
      冷少擎这次洽谈的合作商在葡萄牙拥有一等一的经济地位,一旦这项合作达成,将为冷氏在葡萄牙开疆拓土打开头阵。
  
      主人家的招待十分周到,席间,大家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冷少擎喝得有点多,耳根已经泛红,他虽然有些酒量,却经不起对方轮番上阵。
  
      直到酒席散了,冷少擎还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抽了两根烟。
  
      一起身,脚步竟然晃了下。
  
      “冷少。”秦优优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明天早上还要开会,我让酒店做了醒酒汤,喝了会舒服一点,睡一觉醒来也不会头疼。”
  
      冷少擎看了她一眼,扶着一边的椅子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
  
      “我去催一下。”秦优优出了门,正好看见端着醒酒汤的服务员,她给了那服务员小费,然后把汤接了过来。
  
      走到门口,秦优优四下看了眼,确定没人注意自己,她迅速将口袋里的小药瓶拿了出来,从中倒出一粒扔进了汤里,看到药丸溶化她才迈着轻盈的步子推门而入。
  
      冷少擎像是睡着了,脸颊因为喝了酒的原因更加的苍白。
  
      修长白净的手搭在椅背上,线条妖冶的脸半垂着。
  
      秦优优将汤放在他的面前,绕到冷少擎的身后,抬起手轻轻放在他的太阳上,感觉到指下的男人明显一僵,不过大概是因为喝得太多,他并没有花费力气去躲闪,秦优优更加大胆的开始在他的太阳穴上按了起来。
  
      她替他按了穴位又按了头和肩膀:“冷少,舒服一些了吗?”
  
      “谢谢。”冷少擎还是那样淡淡的语气,眼睛半闭着。
  
      “汤应该凉得差不多了,您先把它喝了,胃就不会不舒服了。”秦优优小心的端着汤碗递到他面前,“服务员说,这种解酒汤的效果很不错。”
  
      冷少擎终于睁开眼睛看了过来,那一双风华流转的桃花眸有着摄人心魄的魅力,但又有种洞悉一切般的冷酷,这样的眼神看得秦优优一阵心虚,不过,她还是十分淡定而温柔的与他对视。
  
      冷少擎微微张开了嘴。
  
      秦优优一见,顿时大喜,矮下身子开始一口一口喂着他。
  
      冷少擎现在真是懒得动了,喝完了汤又在椅子上闭上眼睛,秦优优也不着急,陪在一边慢慢的等着。
  
      “冷少,这里凉,我送您回房间休息吧。”
  
      冷少擎闭了一会儿眼睛,也觉得有些烦燥,这椅子确实不舒服,他嗯了一声就睁开眼,他还没有醉到需要让人扶着的地步。
  
      秦优优还是不放心,一直跟着他回到了顶层的总统套房。
  
      “冷少,您休息吧。”秦优优替他刷开了门。
  
      冷少擎目光无意一瞥,顿时就有些移不开视线。
  
      秦优优今天穿了件淡紫色的裙子,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腿。
  
      “你也喜欢淡紫色?”他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倒让秦优优愣了。
  
      不过她反应很快,立刻笑着回答:“紫色是薰衣草的颜色,我一直很喜欢之种淡紫色,高雅、神秘、浪漫。”
  
      冷少擎的眼中似乎浮出一抹温柔的色彩,眼底噙着丝火热。
  
      秦优优:“冷少,我先回去了,您早点休息。”
  
      冷少擎没有说话,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深遂,单臂支在门扉上,刚喝过酒的男人透着一种魅惑的姿态。
  
      秦优优转身离开,却在刚迈出去一步时突然被脚下的地毯绊了一下,猝不及防,她尖叫一声向前倒去。
  
      身后,一只结实的手臂及时的环住了她的腰,熟悉的男性气息让她忍不住心跳加快。
  
      她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火热,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温度,他在她颈间的呼吸也逐渐的粗重,似乎是在努力克制,但终究还是将秦优优一把抱了起来。
  
      秦优优惊讶:“冷少。”
  
      他将她抱进了总统套房,用脚踢上了门。
  
      “冷少。”秦优优还在推拒:“你要干什么?明天我们还要开会,不要这……。”
  
      余下的话已经被他的嘴巴堵住了,他热烈的吻着她,同时撕开了她身上那条单薄的紫色长裙。
  
      在药物的催助下,冷少擎这一晚折腾的很凶,就算是秦优优梦寐以求承欢于他的身下,也是奄奄一息,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把剂量下得太重了。
  
      不过,就算今天死在他的床上,她也觉得知足了,因为她守身如玉这么多年,终于成了冷少擎的女人。
  
      异国的早晨带着独特的气息。
  
      秦优优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陌生的房间和陌生的摆设逐渐清晰了起来,她渐渐想起昨天夜里那些激。情缠纟帛的片段,恍惚的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梦,可她知道,这并不是梦,是真实存在的,她终于上了冷少擎的床。
  
      而对于事件的男主角,秦优优却没有第一时间看到。
  
      直到不久后,穿着一身修身剪裁黑西装的冷少擎从更衣间里走了出来,他甚至都没看床上秦优优一眼,声音仍然淡漠如平时:“你还有半个小时时间准备开会的资料。”
  
      秦优优本来以为他会说一些温情关怀的话,毕竟昨天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到达了最亲密的地步,她的身体直到现在还像是被机器碾压过般的疼。
  
      冷少擎这样的反应不在秦优优的意料当中,她一时间就愣在了那里。
  
      冷少擎抬腕看表:“还有二十八分钟。”
  
      “冷少。”秦优优哪还敢再磨蹭,这次合作对冷氏在葡萄牙的发展有多重要,她当然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的七零八碎了,只能用一条浴巾勉强遮挡。
  
      “冷少,我这样没办法回房间。”秦优优的脚一落地,小腿都在打颤,他还真是凶猛,把她当发泄物一样的折腾。
  
      冷少擎扔了两件自己的衣服给她:“还有二十五分钟。”
  
      秦优优飞快的穿上他扔来的衣服,“我这就去准备。”
  
      秦优优走到门口,终于还是不甘心的回头问了一句:“冷少,我们昨天晚上……。”
  
      正在看手机的冷少擎连眼皮都没抬:“秦优优,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伎俩。”
  
      秦优优被狠狠噎了一下,难道她下药的事情,冷少擎已经知道了?
  
      她想到昨天在床上时,意乱情迷的冷少擎对着她的脸深情的念出的那个名字,放在身侧的手渐渐攥成了拳。
  
      秦优优回到房间,意志有些消沉,不过,看到自己身上还穿着冷少擎的一件灰色t恤,眼中立刻又燃起了希望。
  
      她拿出手机,故意将领口拉得很低,露出昨晚激烈后留下的吻痕,又摆了几个楚楚可怜的姿势,对着自己拍了几张照片。
  
      上午的会议结束后,众人一起共进了晚餐。
  
      中午休息时,秦优优再次敲响了冷少擎的房门,手里拿着他昨天借她的衣服。
  
      冷少擎刚刚洗过澡,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他站在门口,长身玉立,并没有让秦优优进去的意思,他对她的态度依然冷淡,好像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过是南柯一梦。
  
      瞥见秦优优手中捧着的衣服,他直接拿了过来。
  
      “秦优优,如果有公事,下午的时候再谈,如果是私事,衣服我已经拿到了。”他把她的话堵得死死的,丝毫不留任何情面,这让秦优优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有些不一样了。”秦优优像是豁出去了,突然上前勾住了冷少擎的脖子,蛇一样的缠在了他的身上:“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你,而且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再有其他男人,少擎,我爱你,爱了好多年。”
  
      “秦小姐,我已经结婚了。”
  
      “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昨天晚上我们做的那么激烈畅快,以后的这些天,我们可以继续这样开心。”秦优优急切的吻向他的唇,忽视掉他眼中的寒冷:“我不介意你有老婆,只要你需要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冷少擎缓缓拉开她的手臂:“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心理清楚是怎么回事,不需要我说出来吧。”
  
      秦优优脸色发白,仿佛是被人戳穿了一样有些难堪:“少擎,你不要以为跟我上了床就愧对叶蕊了,你以为叶蕊是什么好货色?她在跟你之前就跟过一个男人,是他们系的学霸,两个人好到如胶似膝,直到那个男的出国了,他们才分开,她是不得已之下才跟你在一起的。”
  
      “什么学霸?”冷少擎长眉微拧:“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我经常去他们学校玩,看过好多次她跟那个男的在一起,两个人亲亲我我,形影不离,我还打听过其他人,大家都说他们早就好上了。”
  
      冷少擎的脸色逐渐沉了下去:“他叫什么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