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12章冷家不欠我们的

第612章冷家不欠我们的

她苦苦追随了他这么久,却突然听说了冷少擎狂追叶蕊的消息,她当然不相信这是真的,叶蕊虽然漂亮,可是叶家的实力跟冷家要差好几个档次,冷少擎怎么会对她产生.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秦优优跑到叶蕊的学校,正巧碰见冷少擎开着一辆红色的跑车来接叶蕊放学,两个人有说有笑,亲密的贴在一起耳鬓厮磨,她明明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可他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招摇的跑车在别人的艳羡声中绝尘而去。
  
  叶蕊。
  
  秦优优狠狠的咬着这两个字,就像要把它生吞活剥了一样,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叶蕊,这个她最讨厌最痛恨的人。
  
  秦优优当然不会就这样放弃,她费尽千辛万苦应聘进了冷氏企业,做了冷少擎的助理,可是他的助理和秘多如牛毛,她很难有机会跟他独处。
  
  所以,他突然把她调到身边来,这样的机会,她怎么能轻易放过。
  
  秦优优很快就让香山的厨房准备好了晚餐,这些年,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冷少擎的研究,对于他的口味喜好也统统摸得一清二楚。
  
  秦优优把食盒摆在餐盘上端到了冷少擎的办公室,他刚接了一个电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正看着面前一个金钱豹形状的笔台发呆。
  
  “冷少,可以吃饭了。”
  
  冷少擎收回目光,淡淡说了声:“谢谢。”
  
  他拿起筷子,先是看了看食盒里的菜色,大概都是非常符合胃口的,他低下头就吃了起来。
  
  秦优优一直站在一边,垂着眼皮偷偷看他吃饭的样子,哪怕是最简单的夹菜的动作,在她的眼里也有种拍大片的即视感,他的一举一动,一个蹙眉,一个回味,都能让她的小宇宙沸腾。
  
  “你吃过了吗?”冷少擎放下筷子。
  
  “还没有。”
  
  冷少擎抬起头:“没吃就去吃,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
  
  “冷少,您的茶几有点乱,我先帮你收拾一下吧。”秦优优走到茶几旁,蹲在地上开始收拾。
  
  冷少擎放下筷子后就继续工作,没再理会秦优优。
  
  秦优优整理着茶几上的文件,忽然看到一只造型奇特的戒指,这枚戒指她是认识的,叶蕊一直心肝宝贝似的戴在手上。
  
  她心思暗转,趁着冷少擎没有看她,快速将戒指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冷少擎不久就接到了叶蕊的电话。
  
  “少擎,我的戒指落在你办公室的茶几上了,你帮我收一下。”
  
  “茶几?”冷少擎从座位上起身,此时的茶几已经被秦优优收拾的非常干净了。
  
  他在那些文件下面翻找了几下,并没有看到什么戒指:“你确定落在这里了?”
  
  “我确定。”
  
  “那我找找看吧。”
  
  冷少擎挂了电话,又在茶几上找了一圈儿,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他把秦优优叫了进来,问她有没有看到戒指。
  
  秦优优顿时一脸无辜:“没有啊,我刚才收拾茶几的时候,并没看到什么戒指。”
  
  冷少擎抬起目光,狭长的眼眸静静的注视着她。
  
  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着,秦优优顿感一阵无形的压力劈头盖脸,她眼睛一红,委屈的说道:“冷少,难道您是怀疑我拿了戒指?不管那是什么珍贵的戒指,我秦优优都不会占这种小便宜的。”
  
  冷少擎说了声“知道了,你出去吧。”
  
  秦优优像是受了天大的冤枉,红着眼睛就出去了。
  
  ~
  
  叶蕊今天睡的比较沉,冷少擎回来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有醒。
  
  直到床的一侧沉了下去,熟悉的气息萦绕身侧,她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少擎。”叶蕊眼睛仍然是半闭着的,“我的戒指呢?”
  
  冷少擎看了眼她右手上的婚戒:“不是戴着吗?”
  
  叶蕊把手举到他面前,撒娇似的摇了摇:“不是这个。”
  
  “茶几我找过了,没有。”
  
  “怎么会呢?我绝对没有记错,真的放在茶几上了。”叶蕊嘟了下嘴巴,“在你办公室丢的,你要赔我。”
  
  冷少擎笑了一下:“好,丢一赔十,有时间我去买给你。”
  
  叶蕊嘿嘿一笑,搂上他的腰:“我不要赔十,我只要那只。”
  
  对她来说,那是最重要的戒指,无可取代:“你再好好找找。”
  
  “嗯。”
  
  “少擎,我今天去医院了。”
  
  “医院?”冷少擎突然俯身扳过了她的脸,平时微微上挑的眉也挤成了一个川字:“为什么去医院,哪里不舒服?怎么不告诉我?”
  
  叶蕊本来只是想跟他闲聊,没想到他会这么紧张,她能感觉到他贴在脸上的手指都是僵硬的。
  
  叶蕊心中一暖,他对她的这份关心是发自内心的,她还有什么理由一直在怀疑他们之间的感情,自从他们结婚后,公公就正式从冷氏企业退出,那么大的家业,现在全由他一个人做主,他日理万机,忙到不可开交,自然是没有恋爱时那样的闲情逸致。
  
  是她太小心眼儿了。
  
  “对不起,少擎。”叶蕊为自己的自私而感到愧疚:“最近我的情绪不太好,对不起。”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去医院。”
  
  “我只是陪小样去的,不是我的身体有问题。”叶蕊抱紧了他:“你别担心。”
  
  “是吗?”他像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少擎,你说,我们要不要小孩儿?”
  
  听到这句话,冷少擎整个人猛地一僵,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极为复杂,不过叶蕊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刚才的甜蜜还没退去。
  
  “你还年轻,大学刚毕业,孩子的事情,等等再说吧。”
  
  “哦。”叶蕊以为他会欣然同意的,不免有些小小的失望,但他说的对,她还年轻,不急于一时。
  
  “我明天晚上要飞葡萄牙,大概一个星期能回来。”
  
  “那你自己小心。”叶蕊轻轻叹息着:“要一个星期见不到你了,想你了怎么办?”
  
  冷少擎垂头看向怀里毛茸茸的脑袋,突然抬起她的下巴,俯身吻了上去。
  
  ~
  
  冷少擎出国的第二天。
  
  叶蕊正在花房里给一盆橡皮树换盆,手上的胶皮手套粘满了泥土,脸上也蹭的有点脏。
  
  罗华芳一进来就碰倒了门口的一盆兰花,嘴里“哎呀”了一声。
  
  叶蕊喊了声“妈”,赶紧走过去把花盆扶了起来。
  
  罗华芳嫌弃似的用手绢拂去了裤腿上的泥土:“我说小蕊呀,你是冷家的少奶奶,你丈夫身价千亿,你别每天摆弄这些花花草草把自己弄的像个乡下人啊。”
  
  叶蕊把那盆兰花搬到合适的地方:“那我应该干什么?”
  
  “跟那些有钱人家的少奶奶们一起去买买买,玩玩玩,美美美,这才是你冷家少奶奶应该干的事情。”罗华芳注意到刚才自己碰倒的那盆兰花,好奇的问:“这兰花叫什么名字,这种我怎么没见过?”
  
  “这是我最近培育的新种兰花,还没有开花。”
  
  罗华芳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对叶蕊的新种兰花没有丝毫的兴趣:“小蕊啊,这次多亏了你在少擎面前替我们叶家说话,我们才顺利把那几个生意从秦家的手里抢了过来,昨天晚上你爸高兴的喝了小半杯酒呢,他可都戒酒好几年了。”
  
  叶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纳闷,因为她并没有在冷少擎面前替叶家说话。
  
  “这次真是替我们叶家出了一口恶气啊,我看那个尤霞的鼻子都要气歪了,活该,也不看看我们的亲家是谁,跟我们叶家斗,找死。”
  
  叶蕊知道罗华芳跟秦优优的妈妈尤霞是死对头,两个人明着争暗着斗,这些年你来我去的,都吃了对方不少亏。
  
  “妈,冷家不欠我们的,我们不要动不动就拿冷家来做挡箭牌。”
  
  “你这是怪妈给你惹麻烦了?”罗华芳红着眼圈,“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
  
  “好了,好了,妈,你还没吃饭吧,厨房刚刚准备好了午餐,一起吃饭吧。”叶蕊真是听够了罗华芳的那套说辞,她刚开口,她的头就变得老大。
  
  “好啊,好啊,我正饿着呢。”罗华芳本来就是踩着饭点来的,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听说冷家的厨师做那个鱼翅粥不错。”
  
  “妈,我婆婆信佛,家里不能吃这些东西。”
  
  “你婆婆是你婆婆,这是你家,你管她干什么?”
  
  叶蕊没跟她解释,尊重一个人也要尊重她的信仰这种话,罗华芳应该是不屑于理解的。
  
  ~
  
  葡萄牙。
  
  秦优优接到尤霞的电话,一张口就向她哭诉。
  
  “优优啊,这次我们又栽在叶家的手上了,刚刚拉拢来的两个客户不知道哪根神经抽了,竟然又屁颠屁颠的回去找叶家合作了,你没看见那个罗华芳的脸,鼻孔都快冲到天上去了,还说让我们以后小心点,她女儿嫁的好,他们是冷家的亲家,我呸!”
  
  秦优优听了,正在看的翻译文件被她用力抓成了一团,眼中迸出浓烈的恨意。
  
  “妈,你放心吧,我现在跟少擎在葡萄牙,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叶家人得意不了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