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10章徒有虚名

第610章徒有虚名

叶蕊关上门,提着手中的盒子走进来,笑盈盈的说:“昨天给你做的鲜花饼你都没有吃,于是今天又现做了一份,还改良了一下糖和酥油的搭配,甜而不腻,很不错的。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冷少擎放下手中的签字笔,黑目沉沉的望着她,“放那里吧,我现在还有工作要忙。”
  
  “哦。”叶蕊把盒子放在他的桌子上,眼中划过一缕淡淡的失望:“到午饭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吃午饭?”
  
  “你饿了?”
  
  叶蕊点点头,其实她还好,她只是担心他总是这样废寝忘食的工作会对身体不好,他有胃病,犯病的时候总是疼的冷汗直冒。
  
  冷少擎拿起桌子上的内线电话,公事化的吩咐:“给我送一份午餐过来。”
  
  叶蕊问:“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冷少擎放下电话又继续低头看文件。
  
  叶蕊被晾在了一边,不过她很会自娱自乐,知道他工作忙没空理她便跑到一边的沙发上玩手机游戏去了。
  
  本来叶蕊打算大学毕业后就去找一份工作,结果冷少擎坚决不同意,让她安心在家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冷太太。
  
  叶蕊是闲不住的人,所以就在花房里培育花花草草,每天过得也是充实,不在花房的时候,她就会拿着手机玩游戏或者做烘焙。
  
  冷少擎被一份文件搞得焦头烂额,索性不再看了,直接甩在了桌子上,人往后一倚,开始揉起了眉心。
  
  揉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抬眼看去,叶蕊正窝在沙发上,白色的球鞋甩在地毯上,白嫩。嫩的两只脚丫子踩着沙发,不知道手机里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边用两只手按来按去一边偷偷的笑。
  
  “在看什么?”冷少擎突然开口。
  
  叶蕊的视线都专注在屏幕上,简单的回答:“玩游戏呢。”
  
  “什么游戏?”
  
  “《诛仙》,仙侠类游戏。”叶蕊正在野外做任务,结果被一个高级别的鬼王给杀掉了,她并没有在意,复活后爬起来又继续做任务,结果又被那个鬼王杀了,她再次爬起来,鬼王横过来又是一刀,她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游戏虽然画面精湛,却也是一个圈钱的游戏,每个玩家的名字前面都有一个ip的标志,充值越多,这个ip的等级就越高,人物就越厉害,而杀她的这个鬼王是ip13,最高级别的ip20,据说要充值200,不过,目前在游戏里并不存在。
  
  所以,这个ip13的鬼王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像叶蕊这种ip1的小人物自然是打不过的,她连续被杀了五次之后,终于把手机一甩:“不玩了。”
  
  冷少擎见她刚才还满面含笑玩的兴致勃勃,此时突然就把手机丢了摆了个臭脸,他觉得好笑,不过也没有多问。
  
  助理敲了敲门:“冷少,午餐送来了。”
  
  “嗯。”冷少擎拿起文件继续工作,“你吃吧。”
  
  叶蕊看到助理,立刻慌慌张张的穿上鞋子,她以前来冷少擎的办公室总喊热,他就让她把鞋子脱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习惯,一来这里就想脱鞋。
  
  助理笑了一下,把打包午餐的木盒放在茶几上:“叶小姐,请用。”
  
  助理说完就离开了,叶蕊偷偷去看冷少擎,他低着头,神情专注,只有在工作的时候,那邪魅的五官才会沉寂下来变的很严肃。
  
  叶蕊并非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称呼,但是助理当着冷少擎的面依然喊她叶小姐,这让她的胸口莫名有些堵,因为在两人没结婚时,有一次他带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宴会,那些人喊她叶小姐,他还一本正经的纠正:“不要叫叶小姐,要改口叫冷夫人了。”
  
  是他没有听到吗,还是他现在已经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了?
  
  叶蕊默默吃着饭,面对精致的菜肴却提不起任何的胃口。
  
  不一会儿,助理进来提醒冷少擎五分钟后开会,叶蕊不想耽误他工作,草草把饭吃完了便起身说:“那我回去了。”
  
  冷少擎头都没有抬,只是嗯了一声。
  
  叶蕊就算是神经再大条,也不可能看不出他的冷淡,从她进来到现在,他跟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公式化,更没有对她笑过一下,而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她一来,他就会特别高兴,把人抱在自己的腿上,什么工作都不顾了,只是想和她腻歪,中午会和她一起到楼下的餐厅用餐,再亲自开车把她送回家。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像恋人般亲密无间,他看她的眼神更像是一个陌生人,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叶蕊不知道,究竟自己哪里做错了。
  
  离开冷少擎的办公室,叶蕊像是丢了魂似的,也没坐电梯,顺着楼梯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直到右手扶在栏杆上,她才突然发现,自己的戒指忘记拿了。
  
  刚才玩游戏的时候,她怕戒指把手机磨坏了就摘下来放在茶几上,想着走的时候再戴上,结果被冷少擎的冷遇弄得魂不守舍,就忘了这件事。
  
  那枚戒指虽然不是婚戒,却是冷少擎在追她的时候送她的礼物,样式非常奇特,像是手工制作的,她一直宝贝一样的戴在手上。
  
  叶蕊又顺着楼梯往上爬,刚出楼梯间便看到冷少擎进了前面的会议室,高大的背影自面前一闪而逝,她望着他的背影发了会呆,甩了甩头便去拿戒指了。
  
  “这个鲜花饼真好吃啊。”
  
  “这是手工做的,馅料好足好新鲜啊。”还没进他的办公室便看到外面的办公区处,几个冷少擎的秘正在分着一盒鲜花饼。
  
  一个秘笑着说:“冷少今天突然这么仁慈,竟然分鲜花饼给我们吃。”
  
  “说不定是哪个对他有好感的女人送来的,他不屑去吃,就丢给我们喽,不过,真的好好吃啊。”
  
  叶蕊的视线落在那个漂亮的盒子上,正是她精挑细选的,她知道他喜欢淡紫色,所以家里的很多东西都跟淡紫色有关,就像这盒子上一望无垠的薰衣草。
  
  叶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了电梯的,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脑子里反复回荡着那个秘的话:“他不屑去吃,就丢给我们喽”。
  
  不屑于去吃?他以前最爱吃的就是她做的点心。
  
  不行,她一定要向他问个清楚,就算死也得让她死个明白。
  
  电梯在一楼停下后,叶蕊下定决心再次按下了七楼,电梯门还没有关合,一只纤纤玉手突然伸进来挡住了电梯门。
  
  叶蕊看向来人,眉头轻蹙了一下。
  
  那人也看到她了,微愣之后扬起一抹冷笑:“呦,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撞见鬼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叶蕊扭过头不再看她。
  
  秦优优冷哼一声:“我听说你们叶家的生意又被我们秦家抢了?你爸还低三下四的去求人家,结果人家转头就对我爸说,叶家的人都是癞皮狗,公的贱,母的赖。”
  
  “秦优优。”叶蕊瞪向她,她可以污蔑她,但是不能污蔑她的父亲,叶向忠白手起家创办了现在的公司,在公司最艰难的时候,母亲受不了贫穷和债务离他们而去,可他还是毅然坚持了下来,叶家能有现在的成绩都是叶向忠一手打拼出来的,“闭上你的狗嘴。”
  
  “呵,说几句实话就恼了,难道你那个赖皮狗一样的妈没有去找你求情吗?大概又让你在冷少面前多说好话吧?唉,这人可真是的,自己没本事就让女儿去卖,这样的钱怎么花的下去……。”
  
  叭!
  
  还在喋喋不休的秦优优,脸上突然挨了一记耳光,她捂着火辣辣的脸颊,难以置信的瞪向叶蕊:“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管不好自己的嘴,活该挨打。”
  
  “叶蕊,你这个贱人,你再打下试试……。”
  
  叭!
  
  秦优优的右脸又挨了一巴掌,这次直接打的她哑口无声。
  
  叶蕊:“是你让我打的。”
  
  秦优优的眼泪一下蹿了出来,指着她尖声说道:“叶蕊,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冷少娶了你你就是冷太太?我呸!”
  
  “不管你怎么说,我现在的确是冷太太。”叶蕊目光冷凝,锋利的迎上秦优优控诉的目光。
  
  她看着纤弱,可上学的时候叶向忠为了防止她被绑架,特意让她去学了三年的跆拳道,虽然后来上了大学就不练了,但是三年的基础也没有白打,最起码,打得过秦优优。
  
  被打的秦优优突然笑了,那笑容竟然带了几丝怜悯的味道:“叶蕊,你知道我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吗?哦,你当然不可能知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冷少的贴身助理,负责他的一切饮食起居。瞧瞧,你这脸色多好看啊,很吃惊吧,冷少明明知道我们两个不对付还要把我招到身边做助理,看来,你这个冷家少奶奶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啊。”
  
  叮!
  
  电梯到达了七层,叶蕊本来是要回来找冷少擎的,可是站在冷风嗖嗖的电梯里,她竟然忘记了自己重新回来的目的,耳边,始终盘旋着秦优优魔音一般的那句话“你这个冷家少奶奶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