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09章你怎么来了

第609章你怎么来了

对于冷少擎的求婚,叶家人当然是敲锣打鼓一般的欢庆,能攀上冷家那样的名门大户简直就像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特别是罗华芳,逢人就说自己的女儿如何如何获得了冷家少主的青睐,以后要做冷家少奶奶
  
  叶蕊的心中其实是又高兴又忐忑,高兴的是,她很爱冷少擎,冷少擎也愿意与她共度一生;忐忑的是,他们之间从认识到结婚才半年的时间,会不会太快了。
  
  不过叶蕊很快就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了,冷家的彩礼热热闹闹的就送上了门,这份彩礼重的罗华芳一整晚都因为兴奋而没有睡好。
  
  当叶蕊知道的时候,罗华芳已经收下了彩礼。
  
  能嫁给冷少擎那样的男人,应该是很多人求知不来的,罗华芳就怕冷家半路悔婚,早早就将这件事答应了下来。
  
  他们的婚礼没有大操大办,而是选择了当下最时髦的旅行结婚,他们一起去了很多国家,在许多名胜古迹中留下剪影。
  
  那时候的叶蕊是幸福的,冷少擎对她也是百般呵护的,只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蜜月回来后的冷少擎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
  
  没结婚的时候,他每天开着车去学校接她吃饭,为了她喜欢的一顿晚餐,可以带着她驱车三个小时,而结婚之后,他很少在家用晚饭,多数时候都是往座机打一个电话通知管家,连给她发一个短信的时候都没有。
  
  她对他的行踪还不如管家了解的多,她见他的时候也只有三更半夜她已熟睡。
  
  她的闺蜜钟小样说“婚姻是围城,活生生地走进去,血淋淋地走出来”。
  
  可叶蕊觉得他和冷少擎应该是相爱的,要不然,他为什么要娶她,难道娶一个女人不是给她终身幸福的承诺吗?
  
  电视剧已经演完了,叶蕊还在胡思乱想,望了眼墙上的挂钟,十点整。
  
  嗯,他还有两个小时才能回来,就像灰姑娘的南瓜车,他很少在十二点之前出现。
  
  叶蕊总是等着等着就睡了,然后再被开门声惊醒。
  
  他今天回来的比较晚,叶蕊睁开眼的时候,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一点。
  
  她从床上坐起来,按亮了床头的灯:“你回来了。”
  
  冷少擎嗯了一声:“你睡吧。”
  
  “你吃饭了吗?我今天做了鲜花饼给你做宵夜。”她将早就准备好的鲜花饼从床头柜上拿起来,笑着说:“很好吃的。”
  
  他以前最喜欢吃她做的鲜花饼了。
  
  她有一次做了十个,他全部都给消灭了,而且还意犹未尽。
  
  冷少擎目光清淡的看了一眼,好像没什么兴趣,淡声说:“放那里吧,我去洗澡。”
  
  “哦。”叶蕊缓缓放下手中的小竹盘,“那你一会吃。”
  
  她重新躺回床上,哪还有半点睡意,虽然钟小样说男人婚前婚后是两个人,但是她和冷少擎才刚刚度完蜜月,算是新婚燕尔,就算他跟其他男人一样免不了俗,但这进展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让她失了一个做妻子的本分。
  
  洗漱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叶蕊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直到听见开门声,她才重新坐了起来。
  
  “少擎。”
  
  刚刚洗完澡的男人只围了一条浴巾,精壮的身材让人血脉喷张,他正擦着头发,听到她在喊他的名字才抬起头:“嗯?”
  
  “少擎,我们谈谈好吗?”这句话一直在心里埋了好久,叶蕊想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情境下同他说,可他每天半夜回来,她根本没有找到那样的机会。
  
  “谈什么?”他擦头发的动作一顿,黑目湛湛的望过来,“你妈又来找你了,让我照顾你们叶家的生意?”
  
  叶蕊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其实罗华芳来找过她这么多次,她都是表面答应,没有一次真的对冷少擎提起生意上的事情。
  
  并非是她不管叶家的兴衰,而是她觉得做生意不能只靠狐假虎威,今天叶家靠冷家得势,那么它永远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根源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这样下去只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没有半点好处的。
  
  叶向忠也许会明白这点,但只想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的罗华芳却意识不到,叶家的生意稍微有点下滑的趋势,她就按捺不住了。
  
  “不是。”叶蕊急忙摇头:“我想说的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事?”还带着沐浴液淡香的男人突然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强大的气场让她一时忘记了刚要出口的话。
  
  他望了她一会儿,突然倾身吻住了她。
  
  他每次跟她做这种事的时候都不温柔,只有第一次在她喊疼的时候有一点怜惜,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强势。
  
  人家都说夫妻两个人亲密的时候是感情升温身心愉悦的时候,可叶蕊丝毫不这么认为,她一度觉得,冷少擎在跟她做的时候,满满的都是想要发泄的**,没有极致的爱抚,没有温柔的耳鬓厮磨,这让她体会不到任何的快乐,每一次都更像是在受刑,在煎熬。
  
  她也曾经上查过,这种事情是不是因为她的身体存在某种问题,可是查来查去并没有什么结果。
  
  终于,时间漫长的好像过了一天一夜,叶蕊浑身散了架一样,下面更是钻心的疼,但她还是努力配合着他,让他达到高峰。
  
  事后,冷少擎起身坐在床头抽烟,叶蕊蜷缩在被子里,很想去洗一个澡,但是又不想动,恐怕现在腿是麻的,腰是酸的,还没走两步就要摔倒了吧。
  
  她在心中默默组织着语言,想要跟他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他们这样的相处模式似乎是不对的。
  
  据说男人做完这事儿之后都是最心软最好说话的,要提要求就趁现在。
  
  叶蕊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忽然左手就被擎到了他的面前,他盯着她食指上的创可贴,眸色渐渐的加深,口气中也带了几丝凌厉:“怎么受伤了?”
  
  叶蕊手一缩:“今天剪花枝的时候被剪刀划伤了,只出了一点血,不碍事。”
  
  他默默的看了她三秒钟,突然将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下,目光柔和缱绻:“小心点,别再弄伤自己。”
  
  女人都是敏感和容易知足的动物,一句暖心的情话,一句贴心的安慰都可以让她放弃所有的怨怼。
  
  叶蕊在这一瞬间仿佛忘记了之前的不快,眼中又燃起熠熠的光彩,连那对梨涡都是噙着微笑的:“嗯,我会小心的。”
  
  “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谈?”
  
  “哦,没什么事了。”
  
  “睡吧。”他的一根烟抽完,按熄了床头灯。
  
  叶蕊在黑暗中向他缓缓的靠近了一些,两只手搂住了他的胳膊:“晚安。”
  
  ~
  
  第二天早晨醒来,冷少擎已经去公司了,叶蕊趴在床上,一个翻身便搂住了他睡过的枕头,鼻子凑上去闻了闻,还有股清洌的洗发水的香味。
  
  她抱着枕头又眯了会儿,这才起身去洗澡。
  
  对着镜子一看,身上又遍布了青紫的吻痕,大小不一,她皮肤又脆弱又白,每次做过之后,这种痕迹便会格外明显,而他在床上一向是不怎么控制力道的。
  
  叶蕊叹息了一声,找了件长袖的裙子套上,又在脖子上扎了一条丝巾。
  
  床头柜上,她昨天放在那里的鲜花饼一口没动,她想,大概是他早上走得匆忙忘记了,这种鲜花饼要现做现吃才最美味,放了一个晚上就失去了它本来鲜嫩的口感。
  
  叶蕊决定去花房再采一些玫瑰花瓣重新做,玫瑰的花期只有这几天,要挑开得最艳的时候把花瓣摘下才最可口。
  
  等她做完了鲜花饼已经快十一点了,她把饼用漂亮的小纸盒装好,一盒吩咐管家送给她的公婆,另一份她自己提着,兴高采烈的出门去了。
  
  冷氏大厦坐落在澳城的中心地带,高楼林立,十分繁华。
  
  叶蕊到达唐少擎办公的楼层,秘跟她说,唐少擎去了香山会所。
  
  香山会所是澳城第一的高档会所,笼络的都是澳城的达官贵人,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地位,根本不可能取得香山会所的会员,直到现在,那些上流社会的官家小姐和公子太太们,仍然以成为香山会所的会员而自觉高人一等。
  
  冷少擎除了在冷氏大厦办公,很多时候都会来香山会所,这里有一层是他的独立办公室。
  
  叶蕊来过几次,助理也认识她。
  
  两人结婚的事情并没有宣扬的人尽皆知,只有家人和身边少数几个亲信知晓,叶蕊也并非是那种喜欢顶着冷少擎的名号招摇过市的人,对于他不太愿意公开他们的婚事也没想太多,在她的眼中,只要两个人相爱,能过好他们自己的小日子,别人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助理带着她一直来到冷少擎的办公室门口,才客气的说:“叶小姐,冷少在里面,请进。”
  
  助理是为数不多知道他们结婚的人,但是他一直没有改口叫她夫人,叶蕊想他是叫习惯了,也不甚在意。
  
  她抬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魅惑的男音:“进来。”
  
  叶蕊轻轻推开门,探进一个脑袋,在看到坐在办公桌后的冷少擎时,冲他挥了下手:“嗨。”
  
  冷少擎抬起头:“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