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08章冷少擎篇

第608章冷少擎篇

管家每天早晨都可以在冷宅右侧的玻璃花房里看到叶蕊
  
  听说她喜欢种花,所以先生在这里给她建了一个花房,而她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这个花房里,那些花朵经过她的悉心照料,一日比一日生机勃勃,花开的时候,一推开窗就能闻到淡雅的花香。
  
  管家敲了敲花房的门:“夫人,早餐准备好了。”
  
  叶蕊自那一堆开得火红的牡丹当中抬起头,白晳的皮肤,弯弯的柳叶眉以及樱唇小口,笑起来的时候,脸颊处两个浅浅的梨涡,在这富贵倾城好颜色的牡丹当中,丝毫没有被比下去,相反,还多了一丝灵动与娇俏。
  
  “管家,这些麻烦你拿到厨房去。”叶蕊提起一个小竹篮,刚刚采摘的玫瑰花瓣还透着红润的光泽,“一会儿我要用它做鲜花饼。”
  
  “好的,夫人。”管家接过小竹篮,又瞧向她手上的伤口:“夫人,我去给你拿创可贴。”
  
  “不用了,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天天修修剪剪,哪能不磕到伤到。”叶蕊把一盆刚修剪好的月季放回原处。
  
  管家说:“夫人还是包扎一下吧,要是让先生看到又该发脾气了。”
  
  不想让管家为难,叶蕊只好好点点头:“好吧。”
  
  吃过了早饭,罗华芳就过来了。
  
  叶蕊看到她就头疼,但还是喊了声“妈”。
  
  罗华芳拉着她就在沙发上坐下,开口便诉苦:“小蕊啊,我们家这个月的几单生意又被秦家给抢了,这些人就是没把你这个冷夫人放在眼里啊,你跟少擎说说,让他教训教训那个秦家,让他们知道,咱们叶家也是不好惹的。”
  
  叶蕊叹气:“妈,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不懂,但是能被人家抢了生意,那说明是我们自己做的不够好,不然,好好的客户怎么就被人抢了去?而且,少擎他很忙,根本没时间顾及这些小事。”
  
  “小事?”罗华芳脸色一变:“小蕊,你怎么能说这些是小事,我和你爸辛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这个花卉公司做大了,不能让秦家白白捡了便宜,你现在是冷家少奶奶,你出面说一句话,谅那秦家大气不敢喘,乖乖的把抢去的生意还给我们。”
  
  “我爸知道你过来找我吗?”
  
  “怎么,没你爸爸的允许,我就不能过来找你了?”罗华芳说着,眼泪就委委屈屈的掉了下来:“小蕊,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是你六岁的时候,我就嫁给你爸了,这些年,我对你也不错吧,你怎么还这么生分的把我当外人?”
  
  罗华芳一哭,叶蕊就投降了,四周还有佣人呢,大家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欺负她这个后母了。
  
  叶蕊母亲生下她之后就不辞而别,六岁那年,叶向忠娶了罗华芳,罗华芳当时还带了一个儿子,比叶蕊小三岁,嫁给叶向忠后便也随了叶家的姓氏,改名叫叶林。
  
  要说罗华芳对她怎么样,也算是不好不坏吧,毕竟叶向忠还是很疼女儿的,罗华芳不敢造次,就算心里不乐意,表面还得装作一碗水端平,甚至有时候叶蕊和叶林打架,她还会帮着叶蕊,不过聪明如叶蕊,当然知道她那是在讨好叶向忠,因为有一次,她亲耳听见罗华芳对叶林说:下次她再打你,你就狠狠的打她,别因为她是女生就手下留情,打哭了,妈给你担着。
  
  到底是后妈,粉饰。太平罢了。
  
  现在,叶蕊嫁给了冷少擎,罗华芳对她的态度更是好的不得了,只是这三天两头的来向她诉苦让叶蕊有点受不了。
  
  最后,叶蕊答应她会跟冷少擎说一说叶家的近况,罗华芳这才善罢甘休。
  
  罗华芳走后,叶蕊看了眼表,她这一闹腾耽误了她不少时间,那玫瑰花要用刚采下来的最新鲜的做馅料才能做出上乖的鲜花饼,时间一长,玫瑰花瓣不新鲜了,做出来的鲜花饼,口感就会差。
  
  叶蕊急忙洗了手走进厨房,把竹篮里的玫瑰花瓣倒出来清洗。
  
  做鲜花饼的工序复杂,不能有任何一步的失误,否则做出来的鲜花饼不是太散不成型,就是太干太硬,而且冷少擎不喜欢太甜的食,她要严格的把握砂糖和蜂蜜的用量。
  
  下午,厨房里传来诱人的饼香,佣人们都好热闹,三三两两围过来看那些鲜花饼出炉。
  
  叶蕊虽然是千金小姐,但是脾气温和,待人友善,佣人们跟她相处的也很融洽。
  
  “管家,这些你拿去分给大家吃。”叶蕊把一些鲜花饼装起来递给管家。
  
  管家急忙说:“谢谢夫人,我们大家都颇不及待的想尝尝夫人的手艺了。”
  
  管家把鲜花饼分给好奇的众人,大家吃了都竖起大拇指感叹,好吃。
  
  叶蕊笑道:“要是好吃,我明天再做,这高原玫瑰又叫大甜瓣,是可食用玫瑰,这几天刚刚开花,正是做鲜花饼的最好时机。”
  
  管家点头:“跟着夫人学了不少花卉方面的知识,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鲜花饼。”
  
  “夫人性格也好,冷少真是好眼光。”有人边吃饼边说了一句。
  
  叶蕊笑了一下,眼中却滑过淡淡的伤感。
  
  晚上九点,管家看了眼窗外,劝道:“夫人,您还是先吃吧,先生可能不回来吃了。”
  
  叶蕊哦了一声:“再等等吧。”
  
  管家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不久,客厅的电话响了,管家急忙走过去接听,放下电话后,他似有些不忍心,叶蕊已经等了冷少擎两个小时,可他刚才在电话里说今天不回家吃了,这样的话,他每天都在传达,可是面对温婉的夫人,他却屡屡难以启齿。
  
  “他是不回来吃了吗?”叶蕊释然般的笑了一下:“管家,我们吃饭吧。”
  
  管家看到她拿起筷子,不过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急忙安慰道:“先生最近都很忙,等忙完这阵子就会回家陪夫人吃饭了。”
  
  叶蕊勾了勾嘴唇:“嗯。”
  
  吃过晚饭,叶蕊回到房间,拿起摇控打开了电视。
  
  这房间明亮而宽敞,虽然叶家也算是有钱人家,可是房间并没有这里的宽大和豪华,冷少擎是很会享受的人,他的生活细节也很精致完美。
  
  只是房间越大,心里的空洞就越大,好像一个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满。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热播剧,叫《孤芳不自赏》,戏里的男主英俊帅气又痴情无比,她最欢的他的那句话:我们对月起誓,永不相负。
  
  叶蕊坐在床上,抱着膝盖,看着电视剧里的感情痴缠。
  
  不知不觉,思绪就开始飞远。
  
  她认识冷少擎是在一个上流社会的晚宴上,当时一个富二代对她穷追不舍,她哪怕言辞拒绝,那富二代还是死皮赖脸的缠着她,就在她又急又气的时候,冷少擎如同天神一般出现,他当时搂着她的肩膀对那个富二代说:“对我冷少擎的女人感兴趣?”
  
  那富二代一听是他的女人,怎么还敢造次,当即赔礼道歉。
  
  她抬起头看着他,看到他线条凌厉的下巴以及完美到有点不真实的脸,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冷少擎,这个男人帅得邪魅,帅得惊心动魄,不知不觉就把她的注意力全部勾了过去。
  
  等她发现自己花痴一样的看了他许久时,听到他在耳边低低而邪肆的笑声:“还没看够?”
  
  她当时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叫冷少擎,你呢?”
  
  在这样的男人面前,她也会表现出敬畏仰望和不自信,声音就有些怯怯的:“叶蕊。”
  
  “你很喜欢花?”
  
  她点头:“嗯。”
  
  “有意思,连名字都跟花有关。”他冲她扬了下眉梢:“陪我跳只舞。”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蛊惑了,才会对他言听计从,她和他滑入舞池,他坚实修长的手臂揽着她的腰,颀长的身躯如同一棵挺拔的松,被这样的男人搂着,莫名让人觉得踏实可靠。
  
  她在全场艳羡的目光中陪他跳了一只舞,然后他要了她的电话号码。
  
  那时还在大四下学期实习的她,某一日意外收到了一束桔梗花,蓝色的五叶花瓣点缀在白色的满天星当中,清新自然。
  
  很少有人知道她喜欢桔梗,她在花里的卡片上看到了一行字:永恒的爱。
  
  这是桔梗的花语。
  
  就在她猜想着这个神秘送花人的时候,她收到了冷少擎的短信:“喜欢吗?”
  
  原来是他!
  
  女孩的心中燃起浓烈的喜悦,自从舞会一别之后,他们就没有联系过,她会偶尔想起那日如天神般救赎她的英俊男子,可她知道,他那样的男人应该是只应天上有。
  
  所以,收到花和短信的时候,她恍惚觉得是在做梦,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脸。
  
  从那以后,冷少擎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她追女孩子的方式真是五花八门,她好像还没撑过三天就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
  
  紧接着,他们像是最普通的情侣一样,如胶似膝,游山玩水。
  
  在她大学毕业后的那个夏天,他向她求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