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07章南战 终章

第607章南战 终章

简思从包里找到户口本和身份证,明天,他们一大一小的名字就要变到另一个本子上去了,他们一家人就要真真正正的在一起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抬起手指看了看上面的戒指,甜甜的笑了。
  
  “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嫁给我了?”南战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吓了她一跳。
  
  她急忙抚着胸口,嗔怪道:“让你吓死了。”
  
  他拿过她的身份证看了看,上面的女孩还梳着两个马尾,干净的五官透着清纯,“你这照片什么时候拍的?”
  
  “高中的时候啊。”
  
  “原来我们第一次上床的时候,你就长这个样子。”他的记忆力虽好,却不及她的人脸识别术,当年,他只是记得那个女孩的大概容貎,过了这么多年,她的样子早就退去了青涩,在他脑中的五官其实已经不是十分清楚了,如果不是恰巧看到她,与他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叠在一起,他几乎已经忘了她当年的样子。
  
  “长得像未成年,我到底是怎么下的手?”南战摇了摇头。
  
  简思脸红了,一把抢过自己的身份证:“不给你看了。”
  
  “简思,我有一个请求。”他突然靠过来,下巴暧昧的蹭着她的脸:“答不答应?”
  
  “那要看是什么请求了?”简思才没那么容易上当,猜想八成是跟xx有关系,自从食髓知味,他总是不分地点不分时间的想要把她拐上床。
  
  “我想给你梳头。”男人的声音带着丝蛊惑般的低沉,修长的指节缠起她的一缕长发,“好吗?”
  
  “你会梳头?”
  
  “无师自通。”
  
  坐要梳妆台前的简思将桌子上的梳子递给他:“梳好看点。”
  
  南战像模像样的接了过来,睇来一个‘你就放心吧’的眼神。
  
  他虽然动作笨拙,但是十分温柔细致,白色的梳子自简思的发间轻轻梳过,让她的头皮有些痒又很舒服,特别是他的长指在她的发间穿梭,会让她紧张的连身体都绷紧了。
  
  她自镜子中看着他认真的模样,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至今仍然记忆犹新,那本说:男人和女人婚后同寝,发丝纠缠在一起,便有了结发夫妻.于是,主人公从小就有一个梦想,留着这头长发,找到那个帮她绾发的人,厮守一生。
  
  主人公最后的心愿是否实现已经淡忘,但是这个正在低眉垂目替她扎头发的男人却让她找到了。
  
  绾一缕青丝,守一生相思。
  
  简思对着镜子露出甜蜜的笑容,可是下一秒,这笑容就有些抽搐,因为她发现这个男人竟然给她扎了两个马尾,心中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然,南战对于自己的作心满意足,搂着她的肩膀说道:“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你重温旧梦了。”
  
  简思:“……。”
  
  他果然还在惦记十八岁的她。
  
  结果到底是被他抱到床上重温旧梦去了,她扎着两条马尾的清纯样子激起了他内心的征服欲,一连折腾了两次才总算放过了她,搂着她睡觉的时候还在意犹未尽:“明天继续扎双马尾。”
  
  一只枕头丢在了他的脸上,小腿上同时挨了一脚。
  
  南战吃痛,搂着她的纤腰,笑说:“编麻花辫也行。”
  
  简思哭笑不得,索性不搭理他了。
  
  “老婆,我有聘礼送给你。”
  
  简思:“你不是已经把自己送给我了吗?”
  
  南战神秘的床头柜里拿出一份文件递过来:“你自己看。”
  
  “什么啊?”简思狐疑的翻开那份文件,真是越看越惊讶:“这是……爸爸的公司?”
  
  “嗯,我把它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了妥善的人在打理,知道你不是女强人的料。”
  
  简思既吃惊又感动:“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样的公司,随便一查就一堆窟窿,再加上我找到他们恶意侵占的证据,自然是信手捏来了。”
  
  简思高兴的抱紧了他:“谢谢你,南战,爸妈的在天之灵终于可以得到安慰了。”
  
  “你叫我什么?”
  
  简思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小声说:“谢谢……老公。”
  
  南战喉间一紧,竟然被她的一个称呼撩拨的又有些蠢蠢欲动。
  
  “对了,你刚才给谁打电话了,神神秘秘的。”简思突然想起他拿着电话鬼鬼祟祟走到阳台的样子,一只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小三小四小五小六?”
  
  南战亲了亲她的脸:“你猜。”
  
  ~
  
  高若冰没想到会接到南战的电话,彼时,她正在跟高寒山和章文芳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高寒山说到公司近期的情况,不太乐观,销售业绩一路下滑,以前一些老客户也纷纷跑去了七夕酒庄。
  
  “在这样下去,我们澳城第一酒庄的头衔恐怕就要被那个顾七里抢去了。”高寒山忧心忡忡的看向高若冰:“冰冰,你和南战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不提还好,一提高若冰就一肚子气,本来精心安排的计划,结果被那个韩飞忆的死给搅黄了。
  
  高若冰正要说话,手机响了,她一看来电,顿时喜道:“是南战。”
  
  高家父母都停下了手头的事情,急切的催促:“快接啊。”
  
  这还是南战第一次主动给高若冰打电话,她明知道他看不见,还是虚虚的整理了一下额角鬓发。
  
  “喂。”
  
  南战的话很简单,就一句,说完就直接挂了。
  
  听着嘟嘟的声响,高若冰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高寒山已经迫不及待的问:“他说什么了?”
  
  高若冰还沉浸在刚才那句话所带来的惊喜中,久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说明天早上九点在民政局门口等我。”
  
  “什么,民政局?你没听错吧?”章文芳惊喜的问:“他这是要直接跟你扯证?”
  
  高若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就说了这一句就挂掉了。”
  
  高寒山说:“他约你在民政府局门口见,去民政局除了领证还能做什么,他那个人向来行事乖张,我觉得,他就是想跟你领证,要不,你再打个电话回去问问他什么意思?”
  
  “打什么打呀。”章文芳赶忙制止:“你要是再问,说不定他就变卦了呢,我看啊,明天你就带上户口本去民政局等着他,说不定是南家逼婚逼的太狠了,那个简思根本入不了南家的大门,所以,他才会找上你。”
  
  要说高若冰是不是喜欢南战,她自己也说不清,没有喜欢到无可救药非他不可的地步,但是六大家族的这些男人,要不就是名花有主,要不就是比她年龄要小,那个冷少擎更是风流成性,所以挑来挑去,也只有南战最适合,在高若冰的眼里,只有六大家族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高家大小姐的身份,所以,她更爱的是扣在自己头上的头衔,而不是南战这个人。
  
  “这样吧,我们明天再通知几家相熟的记者,你们真要结婚领证,这事情怎么也得上澳城新闻的头条,到时候,那些看不起我们南家的客户也会看在南家的面子上重新跟我们合作,有了南家这样的靠山,还怕保不住我们酒庄的地位吗?”高寒山想想就觉得很兴奋,这种天大的好事竟然在他们山穷水尽的时候突然降临,这让他一时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高若冰虽然对这件事还持有怀疑态度,但是高寒山和章文芳都已经相信了这样的事实,她也没有再深究下去,而且带着户口本去趟民政局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
  
  因为心里有事,简思睡的不沉,天一亮便早早的起来了,她从柜子里挑了一条淡蓝色的削肩连衣裙,还找出一对珍珠耳环,她已经很久没有戴耳环了,耳朵眼都快没了。
  
  穿戴整齐,简思抬起手看了看手中的戒指,轻轻按了下中间的心形钻石,看到它轻轻弹动着,就像是情人的心跳。
  
  “这条裙子很漂亮。”南战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结实的手臂环住她的腰。
  
  “你能帮我戴下耳环吗?”简思费了半天的工夫也没有将耳环戴好。
  
  “很乐意为夫人效劳。”南战接过她递来的耳环,虽然动作不熟练,甚至还有些笨拙,但他戴的十分小心认真。
  
  “好了,漂亮吗?”南战将她转向面前的镜子。
  
  “好看。”简思满意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以后戴耳环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好。”南战抱紧了她,吻住了她的唇。
  
  两人来到民政局,南战停下车。
  
  简思眼尖,突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高若冰,她也是盛妆打扮,一身贵气逼人。
  
  简思向窗外一指:“高若冰怎么在这里?”
  
  “是我让她来的。”南战捧着她的脸亲了下:“你等我一下,我去跟她说几句话。”
  
  简思虽然不知道南战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还是乖乖的点点头。
  
  南战打开车门朝着高若冰走了过去。
  
  高大英俊的男人走在灿烂的阳光下,犹如下凡的神祇,这让高若冰一时无法移开视线。
  
  “南战。”她急忙迎了上去,笑意盈盈,“你约在这里见面,是不是想跟我领证,我的户口本都带过来了。”
  
  南战有些疑惑的看向她。
  
  这时,突然从斜地里冲出几个记者一样的人,举着手中的摄像机不停的拍着。
  
  “南大律师,听说你今天要和高小姐领证是吗?”
  
  “南家和高家是联姻还是你们自由恋爱?”
  
  南战好笑的扫了众人一眼,又看了看高若冰:“我有在电话里说过,今天是要跟你领证?”
  
  高若冰:“你约我在民政局见面,难道不是想跟我结婚吗?”
  
  “呵,高小姐,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南战转身走到自己的车边,亲自打开车门请出了简思,两人十指相扣,恩爱非常,立刻引来闪光灯咔咔的响。
  
  “这不是简小姐嘛!”
  
  “上次出现在生日宴会上的那位。”
  
  南战牵着简思的手径直走到脸色发白的高若冰面前:“高小姐,我约你到这里来,只想让你亲眼认清一个事实,我跟简思要登记结婚了,请你和你的母亲不要再存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更不要来打扰简思的生活,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说完,他不再看高若冰一阵红一阵白的脸,牵着简思径直向着民政局走去。
  
  “南战。”高若冰气极败坏的叫住他:“你这个混蛋,竟然这么对我。”
  
  南战微侧着头,冷笑道:“高小姐,刷低智商也要有个限度,第一,是你自己会错意;第二,记者是你叫的吧。”
  
  这就叫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高若冰被噎的无话可说,那些记者轰的一下全部围了上来。
  
  “原来是高小姐一厢情愿啊。”
  
  “是高小姐一直在死缠烂打吗?”
  
  高若冰想要冲出人群,可是话筒几乎把她的路堵死了,不知道是谁的脚绊了一下,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得十分狼狈,有人拿起相机对着这样的她狂拍了起来。
  
  第二天的头版头条果然是关于高家的,只不过高家这次丢人丢到了家,到处都是高若冰摔倒的狼狈照片,因为这条负面新闻,高家酒庄的股价一跌再跌,几近崩盘。
  
  ~
  
  南战和简思领完证就在筹划婚礼和蜜月之旅。
  
  简思像个幸福的小女人,每天除了工作就是挑选婚纱和蜜月场所。
  
  南大律师恨不得将她宠上天来弥补这八年来的缺憾,每天除了在床上禽兽,其它时候都是标准的五好男人。
  
  简思发现自己有点胖了,而且到医院一检查,她怀孕了。
  
  虽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爹了,但南战对于老婆怀孕这种事情如临大敌,先是断了她的工作在家养胎,又请了营养师和两个保姆照顾她的日常起居,事无巨细。
  
  就连峥峥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说他是妻管严。
  
  听说简思怀孕,顾七里便打电话来预定儿媳妇。
  
  南战说:“她已经预定了老白家的姑娘,现在又打我们家的主意,七妹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简思现在还不知道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儿,她当然希望是个女孩儿,这样一个‘女’一个‘子’就凑成了一个好字,儿女双全,齐人之福。
  
  当然,希望是女儿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真的叫北战,峥峥那家伙可是很顽固的。
  
  两个月后,李靖国故意伤人案宣判,结合他在大王村所犯下的数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终身监禁,而贺兰英也因为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缓期两年。
  
  南战在看守所见到她,那个女强人的风华不再,憔悴的面容更像一个普通的女人。
  
  南战跟她说,简思怀孕了。
  
  贺兰英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母子俩对望着,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直到南战起身离开,贺兰英才突然叫住了他,眉目间泛着慈母般的柔和:“阿战,那个清炒藕片难吗?妈现在学着做还来得及吗?”
  
  南战走出看守所的大门,远远的看见简思和峥峥站在车前等他。
  
  他的脸上挂着如春风般的笑意,迈着大步向他们走去,向他余生的幸福与希望走去。
  
  ~南战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