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第605章嫁给我

      南战回到简思的病房,峥峥正坐在她的床边看书,这已经是简思昏迷的第七天。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峥峥抬起头,“我可以回避。”
  
      南战笑:“为什么?”
  
      “你的口袋鼓鼓的,看形状我也猜到是什么了。”峥峥眨了下眼睛,“看好你哦。”
  
      南战在他的脑袋上揉了一把:“鬼灵精。”
  
      峥峥出去后,南战笑着摸了摸裤子的口袋,看来自己的心思已经被儿子看透了,那他就别藏着掖着了。
  
      南战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盒子,坐在简思的面前打开。
  
      “戒指今天刚刚镶嵌好,本来是打算等你醒来后给你一个惊喜的。”他把戒指从黑丝绒的盒子拿出来,阳光温柔的落在漂亮的戒指上,皇冠造型高高托举出中间璀璨的心形钻石,背面的心形中刻有两个抽象的字母nj,彼此交缠,如同缠纟帛悱恻的情人,戒指工艺独特,别具匠心。
  
      南战执起简思的右手,一个星期,她明显更加消瘦,白色的皮肤紧紧贴着纤细的骨骼。
  
      “设计师跟我说,传说中心形钻戒是希腊神话爱神厄洛斯的箭尖上的的宝石,只要被爱神之箭幸运射中的恋人,将会留下心形印记,从此一心一意,一生一世,我觉得你也会喜欢这个形状,就自作主张的定了,怎么样,成品还算漂亮吗?”
  
      南战小心翼翼的将戒指套在简思的无名指上:“简思,你愿意嫁给我吗?”
  
      病床上的人安安静静,没有任何的回应。
  
      “很好,沉默就代表默认。”他笑着将自己的五指扣进她的五指当中,成为十指相扣的模样,而在他的无名指上也戴着一枚样式简单的戒指,与她的正好配成一对儿,“这是你那颗钻石的边角料做的,是不是也很漂亮?你看,我都不嫌弃是你用过的。”
  
      他低头在她手上的戒指上亲了亲:“戴上这枚戒指,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以后任由南夫人差遣,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除了在床上,什么事情我都听你的,所以,你要快点醒过来行使你这至高无上的权利。”
  
      “只要你一醒,我们就去登记结婚,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中式还是西式的?”
  
      南战还在自言自语,一直被他握着的那只手突然轻微的牵动了一下,一开始,他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不久,那只戴着戒指的手指又轻轻的动了一下。
  
      南战大喜,这是她昏迷的七天来第一次有这种身体反应,以前无论他跟她说什么,她都毫无反应。
  
      “简思,简思。”他握紧了她的手,欣喜的看向她,同时按下了床前的呼唤铃。
  
      简思像是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好长好长,她不停的做梦,梦里的片段断断续续,她梦见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梦见那场悲惨的车祸,梦见了简和东,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梦里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她,她想看清他是谁,可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她听见他在耳边不听的说话,可是他说了什么,她听不到。这声音这么好听,他说的话也一定是诱人的情话吧,她努力的竖起耳朵,渐渐的,他的声音从小变大,一句一句敲进她的耳膜。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她终于听到了,是南战,是她的南战,她想睁开眼睛看到他,她想大声的告诉他,我愿意。
  
      她很着急,不知不觉就哭了出来。
  
      南战,南战,我听见了,我都听见了。
  
      两行清泪自简思的眼角滑落,南战惊喜极了,一边用手轻轻拭去她的眼泪,一边笑道:“简思,睁开眼,看看我。”
  
      简思终于掀开了沉重的眼皮,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俊脸由模糊到渐渐清晰,果然是她的南战。
  
      她笑着看向他,有些干裂的嘴唇轻轻蠕动了下,还没说话,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他研磨着她的唇瓣,脸上的温度温暖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紧紧的攥紧了她的五指,紧密的与她连在一起。
  
      医生进来时看到的正是这副羞羞的画面,他轻咳了一下,南战才不舍的放开了床上的人,直起身子的时候已经是一副严肃的模样。
  
      峥峥跟在医生的后面,对于两个大人之间这种动不动就不顾场合的亲密行为表示早已习惯。
  
      简思目光一转看到了峥峥,嘴角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
  
      峥峥走到南战身边,一起看着医生给简思做检查,等待的过程有些煎熬,父子俩的心都一直提着。
  
      一套繁琐的检查之后,医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简小姐的各项身体指标都已经恢复正常,一会儿去做一个脑部ct和抽血检查,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简小姐脑中的淤血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谢谢医生。”南战谢过医生,目光与简思的撞在一起,就这样温柔的对视着,好像已经经历了海枯石烂,天崩地裂。
  
      得来,不易。
  
      医生走后,身体仍然虚弱的简思还不能马上起床,乖乖的躺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有一种幸福叫做劫后余生。
  
      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还能活着享受这新鲜的阳光,看到她最珍惜与不舍的人,真的要感谢上苍又给了她活着的机会,她必然会让下半绽放的更加丰富与精彩。
  
      峥峥看到了简思手上的戒指,挑了下小眉头:“有的人好不讲理,趁着你睡着的时候求婚,一定是怕你醒着的时候不答应他。”
  
      南战眯了眯眼,大手搓着峥峥的脑袋:“我有这么不自信?”
  
      “智商比较高的男人,往往在感情上就会不自信。”面对简思和南战奇怪的眼神,他急忙解释:“书里看到的。”
  
      简思笑了:“以后乱七八糟的书少看。”
  
      峥峥耸了下肩膀:“我去找护士姐姐玩了,你们继续说悄悄话。”
  
      “喂,别乱跑啊。”简思不放心。
  
      南战:“让他去吧,这些天,他跟这里的护士混的可熟了,他要是哪天不来,还有护士追着我打听。”
  
      “他都跟她们聊什么啊?”简思汗颜。
  
      “还能聊什么,给她们讲侦探故事。”南战重新坐下来,握着她的手反复的揉着,“一会做完检查,如果各项指标都不错,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简思突然有些紧张的看向他:“我,我是不是被……。”
  
      “没有。”南战知道她要问什么,“是不是睡糊涂了,不记得你还站起来阻止我犯错吗?”
  
      “阻止你犯错?什么错啊?”
  
      看她迷茫的眼神大概是真的不记得了,或许那只是她的一种本能反应,她拼着一丝理智阻止了他,之后昏倒就不记得了。
  
      “是你找到我的吗?可是我完全不记得了。”简思愁眉苦脸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只记得被那个人袭击,他要杀了我,然后就把我往林子里拖,我的头撞在树干上,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简思揉了揉太阳穴:“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一直在查你父母的案子,我收到消息说李国靖来到了澳城,我查到他所住的旅馆,结果他突然失踪了,再得到消息时,他就已经去了墓园。”
  
      “你一直在查?”简思的脑子转得很快,立刻就联想到上次去横山县办案的众多疑点,“难道你去那个大王村是在追查当年的肇事者?”
  
      南战点头。
  
      简思突然感动的鼻子发酸,差点就哭了出来,她想抱一抱这个男人,可是医生说她不能乱动,只能用一双含着水雾,乌溜溜的眼睛望着他,不需要感谢,一切尽在不言中。
  
      “傻丫头,这么感动就赶紧跟我去领证。”
  
      简思又哭又笑,抬起戴着戒指的那只手放到眼前近距离的看着,结果哭得更凶了:“真好看,好看的想哭。”
  
      南战笑,拇指蹭着她的眼角,眼泪的温度让他又开心又心疼。
  
      “这个戒指是会动的。”
  
      “是吗?哪里会动?”
  
      南战轻按了一下中间的心形钻石,这颗钻石真的就开始轻柔的跳动,像一个人的心跳,简洁有力。
  
      “真的会动。”简思试着轻轻点了两下,顿时惊喜:“这个设计真的太美秒了,好像真的能够感觉到心跳一样。”
  
      “设计师说,这枚戒指的寓意是一心一意,不过,我觉得他是多虑了,因为我一直只有你一个女人,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他把一颗心给了她,哪还有另一颗心再去三心二意。
  
      “你的这枚也挺漂亮的。”简思拿过他的手,仔细看了看:“很大气又不失精致,大师就是大师,用边角料做出来的都是精品。”
  
      听到边角料三个字,南战眼神倏然一亮:“你都听到了?”
  
      简思调皮的眨眼:“你那时候好吵,我都被你吵醒了。”
  
      他默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在床边单膝跪下,十分虔诚的擎着她的手,英俊如神祇的男人双目湛湛:“简思,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