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心剑奇侠传 > 第六十九章 常洪

第六十九章 常洪


  “哗!哗!”海浪拍打着沙滩,远远望去,只见那溅起几尺高洁白晶莹的水花,轻轻地抚摸着金黄色的沙滩,时而退去时而抚摸着,周而复始。在柔和的晚霞映射下,像是镶上了闪闪发光的银边,使海浪变得更加迷人美丽。
  伴随着细风吹来,洛小天闻着海风的气息,心情格外舒服,然而,他却没有心思欣赏远处的美景。
  而是心里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始末,这其间的道理洛小天清楚,就更不想与少阳宗再起冲突。
  那样容易给纯阳带来危难,有百害而无一利。当初是那赵大哥带自己拜入纯阳的,那清虚真人待自己也不错,仔细想来,洛小天也不愿意给纯阳带来危害。
  不过道理是这个道理,洛小天也不会任人欺辱,想起当初村子所发生的事情,更是激发了他报仇的决心。
  随后,洛小天回到了自己的洞府所在,里面的陈设非常简朴,一张木桌一张石床,再无其它之物。
  微微一笑,便是在石床上盘膝而坐,洛小天开始闭目回忆起刚才那一战的心得体会。
  “元丹境高手果然非同小可,实力不容小觑。”
  洛小天低沉的呻吟声传入耳朵,别看那常明在他的面前撑不了一回合,狼狈不堪的被摔倒在地,其实刚开始是他太过轻敌,最后则是一步步踏入了自己的陷阱中。
  那炙热的蓝色火焰,固然威力磅礴,但又怎能比得上三环套月的剑气之快,那可是由神秘的紫色灵力激发而出,虽然只是寻常的剑法招式,但那剑气之快,实在是难以想象,而且不是一道剑气而是三道剑气同时激发而出。
  一般普通的灵台境高手,对上元丹境高手,别说是取胜,就是撑上几个回合就很了不起了,也只有洛小天这样的奇葩,才能打破常规,毕竟修仙界对于境界的划分,是没有任何失误之处的。
  每差一阶,那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想到这里,洛小天感觉自己必须尽快提高实力,现在自己在纯阳,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那以后的事情谁能想到,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纯阳吧!就目前去落月岛已经是迫在眉睫。
  要是下一次再遇见元丹境的高手,必定会更加惊心动魄,想要不被别人欺辱,提高实力就是唯一的目的,再无其他办法可以选择。
  好在这个世界神奇无比,各种提高修为的灵丹妙药应有尽有。想到自己修炼才区区数年,就进阶到灵台境后期,这种修炼速度也不是很慢的。
  而且是灵台后期巅峰,距离元丹境只差一步,想必是只要略微打坐修炼,就能将这最后的瓶颈破除吧!
  心念间,洛小天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淡淡一笑,不再有任何迟疑,便是默念口诀,体内的灵力开始小周天运转起来。
  与此同时,距此十万里,少阳山脉。
  在其中一座高大的山峰上,只见有一黑色的宫殿矗立在峰顶处,面积不大,方圆不过数亩,但此处常年被浓浓的云雾掩映着,不管你是何种修为,在这里只能看见面前一座黑色的宫殿影子。
  此地是少阳宗大长老的住处。
  常洪,六岁修炼道法,如今在少阳宗内亦是权势熏天的人物,权利与少阳掌门平起平坐,地位仅次于太上长老。而在常家更是身份超然,言出法随,无人敢有些许违背。
  此刻在那黑色的宫殿外面,并肩站着三位服饰华丽的修者,二男一女,脸上皆是带着一丝紧张之意。
  “那一记名弟子亦能打败明儿,不愧是纯阳教导的弟子,也罢,既然他没有伤害明儿,就看在张真人的面子,就既往不咎了吧!”良久,宫殿中传来一声叹息,洪亮的声音仿佛拥有无穷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深深沉默下去。
  “真人,这怎么可以。”
  “真人,我少阳宗弟子就这样让人欺辱了吗?”
  宫殿外那三位修者不由得面面相觑,这样的结果他们也始料未及,也是不曾想到的。
  “大哥,那洛小天仅仅是纯阳的一记名弟子,若是这样将他放过,那岂不是告诉天下人,认为我们怕了纯阳了吗?”一身穿青衣的中年女人急切地说道,而眼神之中却隐隐流露出一丝阴霾之色,常明是她最疼爱的侄子,若是就这样将那小子放过,岂不是便宜了他。
  “哼,小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冲动。”宫殿中,恼怒的声音传出,其中透露出的威严让三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颅。
  “告诉掌门师弟一声,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是,真人。”
  三人如临大赦,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便是形色匆匆的向山下走去。
  “常兄,一件小事而已,又何必动怒呢?”
  黑色的宫殿内,是一片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小桥,流水,翠竹,各种各样的花草绽放而开,让人放佛是来到了梦境之中。在一青竹环绕的草地之中,却有两人相对而坐。
  左边一名黑衣男子,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一言一行,皆透着上位者的威严,正是少阳宗的大长老常洪真人。
  此时他的右手中握着玉杯,轻轻抿了一口。
  而右边的男子却是一中年男子,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一身黑衣,面容上露出淡然之色,却给人一种淡然的气度,看似竟不逊色于常洪。
  “云老弟又何必试探与我,那洛小子虽然不值一提,但那纯阳又岂会好惹,只不过现在时机不到罢了!”常洪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之色:“既然那小子与清虚真人有一丝牵连,到时候再一起收拾也好,敢欺辱我儿,简直是在找死。”
  “常兄所言不错,那小子的所作所为我也有所耳闻,之前他还得罪了张家和韩家,想必他在纯阳也没好日子过吧!不过,那件事情还要再等一年吗?”
  “嗯,不错,四年前那风天生在中州陨落以后,那几位也受了很大程度的内伤,不过,还有一年他们的修为就恢复了,到时候我们再一同行动,足以占有北海之地。”说完,常洪轻轻抿了一口茶,不动声色的说道。
  那位姓云的黑衣男子听到此话后,脸上则是流露出满意的笑容,喝了一口茶后,默不作声的点头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