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他是张若尘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他是张若尘

地面在颤动,并且,越来越剧烈。
  
  有兽王向城门的方向冲来,强大的狂野气息,化为气流,从城门的内部急涌出来。
  
  城墙下方,那些受了重伤的人族修士,纷纷压制住伤势,立即向远处逃遁。
  
  以他们现在极度虚弱的状态,兽王吐出的一口气,也能将他们杀死。
  
  然而,他们却发现,那个年轻男子不仅没有逃遁,反而还直刺刺的站在城门前方。一层半透明的光罩,将他包裹,抵挡住那股从城门中涌出的气流。
  
  “快逃啊,有兽王冲出来,再不逃命,将会死在这里。”一位受了重伤的老者,一边逃遁,同时向张若尘呼喊了一声。
  
  “完了,他应该是已经被兽王锁定,根本无法移动脚步。”有人如此猜测。
  
  若不是这个原因,为何发现兽王的气息,他却没有立即逃走?
  
  城门中,涌出一片血光,立即让方圆三百里变成血红色的世界。
  
  一旦被血光粘上,那些正在逃遁的人族修士,全部都被锁定住。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感重压,落到他们的身上,将他们镇压得无法动弹。
  
  “终究还是逃不掉吗?”
  
  众人的心情都很苦涩,回头望去,只见,血红色的光华之中,冲出两座庞大的山岳。
  
  不。
  
  不是山岳,那是两只兽王的身躯。
  
  两只狮驼兽王冲了出来,身躯足有七十多丈高,与两座快速移动的山岳没什么区别,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两座蛮荒古山还有磅礴,让人感觉到灵魂都在颤栗。
  
  “那个盖世凶人在什么地方,还不出来受死?”
  
  “大胆人类,你们竟然还敢逃。将你们擒拿回去,必须要严厉惩罚,先打算你们的双腿,看你们还怎么逃。”
  
  两只狮驼兽王的身上有一股气吞山河的威势,吐出了两句话,每个字都如同洪钟大吕,震得刚刚脱困的人族修士吐血倒地。
  
  它们的目标,锁定住想要逃命的人族修士,直冲了过去。
  
  张若尘站在两只狮驼兽王的前方,身体显得很渺小,与兽王的庞大身躯相比,很像是一只蚁虫。
  
  两只狮驼兽王并不知道,他就是那位“盖世凶人”,直接踩踏过去,要将他踩成肉泥。
  
  就在两只狮驼兽王冲到张若尘十丈之外的时候,张若尘将两只手臂抬了起来,两道圣光浮现出来,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嗷!”
  
  “吼!”
  
  龙吟和象啸的声音响起。
  
  张若尘身上的气息变得凌厉,左右两侧,分别呈现出一只青龙和一只青象的虚影。
  
  两道虚影比两只狮驼兽王更加庞大,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更加雄厚霸道,犹如远古神龙和镇狱神象出世。
  
  两只狮驼兽王大吃一惊,意识到不妙。
  
  那个渺小的人类体内犹如藏有一座洪荒世界,喷涌出无比恐怖的力量。
  
  “轰隆。”
  
  张若尘的双掌拍出,青龙和青象的虚影向前涌出去,撞击在两只狮驼兽王的身上,将两只兽王撞得飞了起来。
  
  刚才那次碰撞,如同四座铁山在撞击。
  
  爆发出来的巨大声音,能够震破低境界修士的耳膜。
  
  “龙游九天!”
  
  双脚一踮,张若尘腾飞起来,再次打出两道手印,施展出龙象般若掌的第十掌,打出四十二倍攻击力。
  
  掌印化为龙爪和象蹄,分别落在两只狮驼兽王的身上。
  
  张若尘的身形向前俯冲,压着两只狮驼兽王的身躯,撞击在赢沙城的城墙上面,将高大巍峨的墙体压得垮塌。
  
  “轰隆!”
  
  两只兽王坠入进废墟,一块块重达数十万斤的石块,将它们的身躯掩埋。
  
  有着溪水一般的鲜血,从乱石堆中流淌出来。
  
  那些人族修士看到这一幕,惊得差一点傻掉。
  
  太凶残了!
  
  仅仅只是第一次碰撞,两只兽王就遭到镇压,埋入进乱石堆里面,鲜血直流。若不是亲眼看见,谁能相信?
  
  “他到底是谁,难道是剑帝后人雪无夜?”
  
  “不,不,他将龙象般若掌修炼到第十掌,可以只手镇压兽王,肯定是炼化了佛帝金身的立地大师。”
  
  “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一个佛门修士。”
  
  万花语站在满是尸骸的沙漠中,小腹的伤口已经结巴,不再流淌鲜血。
  
  她的双目,盯向那个已经走入进城门的孤傲背影,眼神很复杂,道:“他是时空传人张若尘。”
  
  万花语已经回忆起来。
  
  她的确是见过张若尘,只不过,见到的是一张通缉令画像。
  
  “他是张若尘?”
  
  “哎!我早该猜到是他,在家族中,听过很多关于张若尘的传说。据说,他的剑道天赋不输雪无夜,精神力天赋不输新科状元岁寒,五行混沌体不输立地大师的不破金身。汇集三大界子之长,又有时间和空间力量加持,堪称中古之后人族的第一人杰。”
  
  人群中,有一位姿容清丽的女修士,一直都十分倾慕张若尘,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很多关于张若尘的事。
  
  如今见到真人,张若尘并没有让她失望,依旧与她想象中一样英俊,战力惊人,只手镇压兽王,让她感觉到无比激动,心潮澎湃。
  
  “张若尘为了救他的师尊璇玑剑圣,冒着生命危险,闯入进阴间,寻找起死回生药,绝对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张若尘曾使用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封住阴间通道,阻挡住阴间的亡灵鬼煞屠戮东域,救了亿万人类的性命。真不知道,女皇为何要下令抓他。”
  
  那位年轻的女修士,盯向赢沙城的方向,长叹一声,为张若尘感到不公。
  
  “轰隆!”
  
  两只狮驼兽王从乱石中重新站了起来,它们的生命力十分强大,承受了张若尘全力一掌,却并没有死去。
  
  只不过,它们的腹部各自有一个巨大的掌形血窟窿,依旧在流淌鲜血。
  
  “刚才本王只是一时大意,我们再战。”
  
  “使用祖器发动攻击,必须将他镇杀。”
  
  两只狮驼兽王知道那个年轻男子的实力很强,而且,它们现在又受了重伤,于是,各自从嘴里吐出一块圆形的石磨。
  
  石磨的直径只有九丈,然而,却异常沉重,散发出妖异的血光。
  
  两块石磨重叠在一起,石皮的表面,立即浮现出一根根歪歪扭扭的铭纹,紧接着,一股磅礴的蛮荒古劲涌了出来。
  
  那股蛮荒古劲,显得厚重、古老、霸道,堪比千纹毁灭劲。
  
  张若尘停下脚步,脸色不变,只是手臂一挥,将前方的空间斩断,形成一道数十丈长的空间裂缝。
  
  石磨爆发出来的蛮荒古劲,与空间裂缝冲撞在一起,立即消失于无形,根本没能伤到张若尘。
  
  两只狮驼兽王都意识到不妙,今天,果真遇到一个盖世凶人,对方不需要爆发出圣级的力量,就能撕裂空间,甚至在一定程度,还能操控破碎的空间。
  
  即便是祖器,也奈何不了他。
  
  “唰!”
  
  不知何时,那个盖世凶人竟然跨越空间,出现到它们的身后。
  
  两只狮驼兽王的警觉性很高,立即操控石磨,再次向那个盖世凶人镇压过去。它们不相信,对方每一次都能挡住蛮荒古劲的攻击波。
  
  然而,张若尘的攻击,却先一步到达。
  
  “斩!”
  
  沉渊古剑飞出去,拖出一道乌黑色的剑光,劈在其中一只狮驼兽王的腹部,击穿鳞片,剑光由下而上,一直延伸到背部。
  
  噗嗤一声,那只狮驼兽王的身躯被从中部剖开,向左右两边重重倒了下去。
  
  另一只狮驼兽王意识到无法战胜那个盖世凶人,甚至,想要逃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厉吼了一声:“竟然杀了我的伴侣……可恶啊……人类,你死定了!”
  
  它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动用一种古法,调动全身圣气,涌向气海,准备自爆气海,与那个盖世凶人同归于尽。
  
  张若尘也意识到极度危险的气息,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
  
  不过,他却并没有慌乱,而是果断捏出坚决,引动沉渊古剑,向狮驼兽王的气海刺了过去。
  
  “哗啦!”
  
  沉渊古剑快速旋转,发出一长串刺耳的剑鸣,终于赶在狮驼兽王自爆气海之前,将它的气海击穿。
  
  轰隆一声巨响,气海中,混乱的圣气疯狂涌了出来,横冲直撞,形成一根根光柱,使得狮驼兽王的肉身爆裂而开。
  
  那庞大得如同山岳一般的兽躯,终究还是倒下。
  
  打出剑诀之后,张若尘就立即向后倒飞出去,避开了狮驼兽王的临死反扑。
  
  刚才的局势,其实是相当危险,张若尘哪怕有一丝犹豫,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潇洒从容的全身而退。
  
  “哗”
  
  沉渊古剑飞了回来,将飞在半空的石磨穿透。
  
  石磨也很强大,是狮驼兽一族一位老祖留下的祖器,具有器灵,即便是沉渊古剑也是花费了一些时间,才将它镇压,并且炼化。
  
  吸收了石磨的蛮荒古气,沉渊古剑的光芒大涨,剑气冲天,将四周的蛮兽全部都吓得向赢沙城中心逃去。
  
  实在太恐怖,一位盖世凶人出世,连斩两位兽王。
  
  大批人族修士,撤退到赢沙城的中心区域,开启了最后一层守护大阵,正在垂死挣扎。
  
  蛮兽各族的兽王,全部都聚集在那里,带领数之不清的蛮兽,对最后一层守护大阵发起疯狂的攻击。
  
  只要将它击穿,就能将人族修士全部杀死。
  
  这一战,对整个人族而言,也是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决定未来数百年的兴衰成败。若是,他们全部战死,未来数百年,人族的顶尖高手会出现明显的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