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白黎公主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白黎公主

    赢格玛沙漠的地缘广阔,荒无人烟,一眼望去尽是黄沙和戈壁,当然,却也有一些饱含生机的绿洲。』』『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一般来说,这些绿洲,所在的区域,更容易诞生出天材地宝。
  
      此刻,张若尘的眼前,就有一片绿洲。
  
      一条九曲九绕的小河,从绿洲的中心流淌而过,夕阳下,河水显得金光灿灿,犹如一块块金色龙鳞。
  
      绿洲的中心,生长有一株百丈高的圣树,黑色的树干,白色的树叶,一黑一白两种颜色,形成极致的对比。
  
      因为圣树实在是太高,伸展出来的枝叶,将小半个绿洲笼罩在下方。入夜后,白色的叶片,洒落下一粒粒光点,使得这一片绿洲变得有些梦幻。
  
      这株圣树,乃是最近一段时间,吸收了青龙墟界的天地精华,才生长出来。
  
      一个穿着白衣的妙龄女子,站在圣树的下方,娇躯被一粒粒光雨笼罩,犹如凌波仙子一般,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她有一头乌黑色的长,身材凹凸有致,形成一条条惊心动魄的美丽曲线,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散出淡淡的荧光,犹如是一具仙体。
  
      在那挺翘的臀部位置,则是有一条白色的尾巴,拖在地上,时不时就会动一下。
  
      “虽然,这一棵圣树才生长了半个月,却堪比一株生长三万年的圣药,应该算是方圆数万里的灵根。”
  
      她的睫毛很长,极其美丽,眼眸中散出灵动的光芒,细细观察圣树,露出一道颠倒众生的倾世笑容。
  
      一位白衣老头与一位白衣老妇,站在她的身后,分立在左右两侧。
  
      白衣老头的目光,向绿洲外的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走到微微拱手,道:“公主殿下,有人类的气息出现。”
  
      白黎公主轻轻抿了抿殷红的小嘴,依旧在观察圣树,漫不经心的道:“人类?吞天魔龙不是将他们都困死在赢沙城里面?”
  
      “或许是几只漏网之鱼,侥幸逃了出来。”白衣老者说道。
  
      “能够逃出来,也就说明他们还是有一些实力。我对人族修士没什么兴趣,若是他们识趣一些,绕道离开,本公主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当然,若是他们敢闯入进绿洲,动什么歪脑筋,你们也不用对他们客气。”
  
      白黎公主并没有将绿洲外面的几个人类放在眼里,而是,伸出一只雪白无暇的玉手,轻轻抚摸漆黑的树干。
  
      “哗啦!”?
  
      一根绿色的藤蔓,从她的衣袖里面钻了出来。
  
      绿色藤蔓具有灵性,根须犹如钢针,扎入进圣树的树干,开始吸收圣树的生命之气。
  
      圣树散出来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暗淡。
  
      绿色藤蔓却长得越来越粗,越来越长,缠绕着树干,快向上生长,出簌簌的声音。
  
      绿洲外,一座沙丘的顶部。
  
      张若尘、小黑、大司空、二司空聚在一起,眺望黑白圣树下方的白黎公主。
  
      大司空摸了摸圆溜溜的头颅,感觉到很好奇,问道:“她在做什么?”?
  
      张若尘仔细盯着缠绕在圣树上面的绿色藤蔓,瞳孔中,散出一道异样的光芒,道:“那是一株食圣花?”
  
      “没错,就是食圣花。”
  
      小黑趴在张若尘的肩膀上面,也露出忌惮的神色。
  
      “食圣花?只是一根绿色的藤蔓而已,哪有什么花?”大司空更加不解。
  
      张若尘道:“等到藤蔓开花的时候,也就已经具有吞食圣境生灵的力量,我们根本不用出手,应该选择立即逃命。”
  
      小****:“食圣花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可以吸收圣境生灵的圣力,从而不断强化自身。据本皇所知,最后一株食圣花,在中古时期就已经死去,白黎公主是从哪里找来的幼苗?”
  
      白黎公主的那株食圣花,的确只是一株幼苗,正在吸收圣树的圣力,想要快些成长起来,开出可以吞食圣者的花朵。
  
      根据小黑所说,在中古时期,有一株食圣花,扎根在一大片圣尸的上方,差一点修炼成神。
  
      只可惜,渡劫失败,化为了灰烬。
  
      那是昆仑界的最后一株食圣花,从此之后,食圣花就已经灭绝。
  
      根据小黑的推测,白黎公主的食圣花幼苗,很有可能是从神劫的余烬中生长出来,继承了中古时期那株食圣花的部分记忆,一旦开花,将会成为相当可怕的凶性植物。
  
      就如接天神木一样,即便被斩断,也能在树根里面生长出新苗。
  
      “快看,绿色藤蔓的顶端,长出了一个花骨朵。”大司空惊呼了一声。
  
      张若尘立即望过去,只见,缠绕在圣树上面的藤蔓,已经有手臂那么粗。在它的顶端,一片片绿叶之间,散出白色的光芒,竟然真的凝结成一个拳头大小花骨朵。
  
      “不能再等,必须立即动手。”
  
      张若尘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即施展出身法,闯入进绿洲,向圣树的方向冲了过去。
  
      小黑追了上来,说道:“张若尘,先不要动手,本皇去与他们谈一谈,我们都是猫族,有很多共同语言,或许可以使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件事。”?
  
      “这样的事,也能商谈?”
  
      张若尘觉得小黑是在扯淡,不想浪费时间。
  
      “本皇在猫族,还是很有影响力,拥有的地位,堪比人族的千骨女帝,只要亮出身份,足以震慑住他们。”小黑很有信心,拍胸口保证。
  
      “师叔,让它去试一试,我们再出手也不迟。”
  
      大司空对小黑,也有信心。
  
      就在三人一猫,闯入进绿洲的时候,白衣老头和白衣老妇立即冲了出去,将他们拦截。
  
      白衣老头的右脚向前一踩,顿时将大地踩得向下塌陷,呵斥一声:“退去,不然,你们将会死无全尸。”
  
      白衣老头的修为十分深厚,渡过了两次准圣劫,散出来的气息,比蓝鹰兽王还要强横几分。
  
      小黑走了出去,笑道:“小辈,咋们都是九黎猫族的成员,好说好商量,没必要兵戎相见。”?白衣老头向小黑盯了一眼,眼神一凛,道:“你敢称呼本座为小辈?”
  
      小黑人立而起,两只爪子抱在胸前,颇为傲然的道:“在中古时期,白黎猫族的圣母,曾经想拜本皇为师,本皇却没有答应。你们应该是白黎圣母的后人吧?本皇不叫你们小辈,叫你们什么?”?“竟然敢亵渎圣母娘娘,你的胆子也太大。即便,你是猫族成员,本座今天也要狠狠的教训你一顿。”
  
      白衣老头的双手手指一曲,捏成爪形,长出白色的尖锐爪子,手臂轻轻的一挥动,立即响起低沉的轰鸣声。
  
      “本皇说的都是实话,你们怎么就是不信?”
  
      小黑表示很无奈,不想与同类大动干戈。
  
      很显然,所谓的商谈,已经失败。
  
      张若尘不想浪费时间,将小黑推开,大步向前,一掌拍击过去。
  
      紧接着,一条数十丈长的血红色龙影,从掌心飞了出去,攻向白衣老头。
  
      “好强。”
  
      白衣老头的脸色略微一变,不得不调动全身圣气,挥出爪印,与血龙的虚影碰撞在一起。
  
      “轰隆。”?白衣老头向后倒飞了一百多米,才稳住身形,嘴角流淌出一道血痕,受了一些伤势。
  
      他与张若尘之间的地面,则是炸裂而开,所有植被全部都被摧毁,变成了一片焦土。
  
      圣树的下方。
  
      白黎公主的眼眸中,露出一道诧异的神色,微微转过身,向那个人族年轻男子盯了过去,自言自语的道:“竟然这么强大?”
  
      白黎公主相当清楚白衣老头的实力,绝对比一般的兽王,还要厉害几分。
  
      然而,他却被一个人族年轻男子一掌击伤,那么对方的实力,倒是真的有些不容小觑。
  
      “哗——”
  
      白黎公主化为一道流光,赤着一双小巧精致的玉足,踩在一层莹白色的气流上方,飞掠到白衣老头和白衣老妇的身前。
  
      “公主殿下,那个人族男子的实力相当强大,应该已经达到第二次准圣劫的巅峰境界。”
  
      白衣老头的神情凝重,将张若尘视为大敌。
  
      白黎公主的一双瞳孔,犹如两轮明月,散出一缕混沌的力量,在张若尘的身上盯了一眼,立即看透他的真实境界。
  
      即便是她,心中也生出一些波澜,感觉到不可思议,问道:“你是一位七阶半圣?”
  
      白衣老头大吃一惊,再次盯在张若尘,难以相信他只有七阶半圣的修为。
  
      要知道,他刚才爆出来的力量,至少也是二劫准圣的巅峰,甚至有可能已经达到三劫准圣的程度。
  
      若是,对方真的只是一个七阶半圣,倒是一件相当诡异的事。
  
      张若尘向食圣花的方向盯了一眼,只见,那个花骨朵又长大了一些,于是,立即下令,“一起动手,战决。”
  
      大司空和二司空将体内的佛气调动了起来,凝聚成一条黑龙虚影和一只白虎虚影。
  
      “嗷!”?
  
      “吼!”
  
      绿洲中,立即响起龙吟虎啸的声音。
  
      白黎公主向大司空和二司空瞥了一眼,能够感受到,二僧的身上,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波动。
  
      她的脸色,变得严肃,道:“且慢,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是要争夺那棵圣树吗?其实,没必要大动干戈,我可以让给你们。”
  
      在白黎公主看来,圣树的圣力,有一大半都被食圣花吸收,让给他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们对圣树没有兴趣,主要是对你很有兴趣,打算将你擒住,为本皇生一大堆猫崽子。”小黑嘿嘿的笑道。?
  
      白黎公主向小黑盯了一眼,额头上,冒出一根根黑线。
  
      在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眼前这群人,似乎真的是在打她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