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茅山捉鬼人 > 第1626章 杀神2
    叶少阳也不懂欣赏画,横竖看了一会道:“有山有水的,我看挺好啊,这意境,啧啧,哪里不好了?”
  
      徐文长愤愤说道:“吴道子的画,能不好么,可你送礼就送礼,居然送个赝品给我!”
  
      叶少阳一惊,道:“你说这是假的?”
  
      “废话,我生前就是靠画画吃饭的,真假我还看不出来?”
  
      妈个蛋,一定是老郭这个抠门的为了省钱,买了假的画!叶少阳左右望去,找不到老郭,这才想起他之前就跟刘明去结账溜了,顿时恨的直咬牙,跟徐文长各种解释,并且保证将来一定烧一幅真迹给他。
  
      徐文长扇子一挥,道:“算了,这笔帐先记着,以后再跟你算,我来,是找你办一件事。”
  
      总算找到补偿的机会,叶少阳急忙拍着胸口说道:“徐公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在下抛头颅洒热血,绝对办到,徐公说吧,什么事。”
  
      徐文长诡异地笑了一下,道:“除掉白起。”
  
      叶少阳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芮冷玉等人也是倒吸冷气,白起两个字,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震撼。
  
      人间四方鬼寇、四大杀神之中,仅存在人间的就是白起,这个名字对法术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梦魇:谁都知道他很强,近乎无敌,但是具体有多强,则没人知道。
  
      用一句武侠小说里经常用来装逼的话来说就是:见过他实力的人,都已经死了。
  
      叶少阳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说徐公,你是认真的,不是在逗我?”
  
      “我特意到阳间来逗你?”
  
      叶少阳耸肩道:“那我真要抛头颅洒热血了。”
  
      徐公道:“用不着悲观,现在是让你寻找白起的下落而已。”
  
      叶少阳道:“阴司也不知道他在哪?”
  
      “传说,白起一直在西域,当年作乱过一次,被术士徐福用某种阵法封印在地下,之后每个朝代都会派出国师前去加固封印,你先祖叶法善也代表大唐去过,而且据说那是最后一次封印,之后中原连续战争,政权割据,时隔多年后,就算有统一的证券,也早就忘了这件事。总之在那之后,白起再也没作乱过,连阴司也无法确定他的位置,而且因为阴阳相隔,并不方便派人去寻找,因此只有找你这个人间法师帮忙。”
  
      叶少阳听到这,实在忍不住问道:“既然有封印在,他也不作乱,去找他做什么,万一不小心打开封印,不是没事找事吗?”
  
      徐文长道:“以前,阴司就怀着这个态度,因此也没有太当回事,但是最近我们得到一个线索:太阴山那位,已经派人去寻找白起……”
  
      叶少阳怔住,很快就想明白了,道:“他们想跟白起合作,一起搅乱人间?”
  
      徐文长道:“正是这样。”
  
      “可是,就算他们能找找到白起,白起一定会跟他们合作吗?”
  
      “他们不需要白起合作,只要能够打开白起的封印,让他在人间制造混乱就可以,到时候法术界乃至阴司,都不可能熟视无睹,太阴山就会有机可趁……”
  
      叶少阳听到这,算是彻底明白了,说道:“你让我赶在太阴山的人之前找到白起?”
  
      徐文长点头。
  
      叶少阳有些无奈地看了芮冷玉一眼,然后对徐文长说道:“我非得去做不可是不是?”
  
      徐文长道:“不是你非得去干,而是你最适合去干,阴阳司刚刚成立,这件事正在阴阳司的责任之内,你是阴阳司幕后的老大,你不去谁去?”
  
      “好吧,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你们都是套路,成立阴阳司,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徐文长笑道:“也不能这么说,这件事如果成功,至少是数万年的阴德,将来你死后,凭着这些阴德,别说是司主,就算是再大的官也做得。”
  
      叶少阳翻着白眼道:“别咒我,我活得好好的,不想死。”
  
      徐文长道:“你先找到你白起的封印之所,然后通知我们,到时候阴司自会派人帮你,总不可能让你自己去对付杀神。”
  
      “到时候只怕我都没机会喊人,就被弄死了。”叶少阳愁眉苦脸地说道。
  
      “别跟我磨嘴皮子了,反正你干也得干,不敢也得干!”徐文长被他磨叽的有点烦了。
  
      叶少阳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有什么线索给我?”
  
      “据我们的线索,白起埋在西北方,应该是在一座墓里。”
  
      “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们要是有更详细的线索,还找你干什么,就是因为阴司调查人间之事,有诸多不便,才找你出手。”
  
      叶少阳道:“靠,你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徐文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尽快行动吧,太阴山那边的人已经行动了,你最好赶在他们之前,还有,太阴山的人很可能会从中作梗,你要小心提防。”
  
      说完直接遁地而走,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地面上的时候,说道:“还有,记得烧一幅吴道子的真迹给我。”
  
      叶少阳撇撇嘴。
  
      等徐文长走后,四周的黑气也跟着他一起流进了空间裂缝中,一切恢复如常。
  
      叶少阳用力吐出一口气,身体也软了下去,“妈个蛋,这下麻烦了。”
  
      芮冷玉刚要开口,身后突然传来谢雨晴的声音:“哎呀,我眼睛好疼。”
  
      芮冷玉一听就明白了,走到谢雨晴面前说道:“你刚才是不是一直盯着那几个阴神看了?”
  
      “那又怎么了?”谢雨晴用力揉着眼睛。
  
      “你一个凡人,是不能看阴神的,何况是三位阴神,你盯着看那么久,眼睛不疼才怪。”
  
      芮冷玉说着回到叶少阳身边,问他有没有薄荷草叶。
  
      “那种东西我怎么会随身携带。”叶少阳找出两张空白灵符,倒了点水上去,分别贴在谢雨晴两只眼睛上,然后用朱砂笔在上面画了两道聚灵符,等了一会,灵符将渗入谢雨晴眼中的阴气拔了出来。
  
      叶少阳这才撕掉灵符,问道:“你感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