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异界之重生龙裔 > 第六十一章 冬猎时光

第六十一章 冬猎时光


  沐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老弟,你这是唱的哪一曲?”略一沉思,想了想,又道:“好了,既然你今天专门找到我了,那么,我就陪你去一趟吧!”
  我笑着喝了一口鲜美的鹿肉汤。嘴里还含着汤水。便“嗯嗯”了两声,等汤水下腹,才道:“嘿嘿,我就知道沐恩哥是不会拒绝我的。”
  沐恩想了一下,“好了,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明天再陪你去好了。”
  我想了想,沐恩说的在理,于是点头称是。
  喝干净木碗里的汤水。把碗递给沐恩,说声谢谢,便谢绝了沐恩再来一碗的好意。当下,看着沐恩家里一个人在木屋里烤着火,于是笑着对沐恩说:“沐恩哥,你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趣的。走,老弟请你去喝两杯。你看怎么样?”
  沐恩家里除了壁炉是石头做的之外,其余都是木质。木质的床,木质的桌子,木质的杯子,碗,椅子,等等。桌子放在壁炉前,熊熊的火焰,照亮了整个房间,窗户是用白纸糊上的,里面可以用兽皮遮盖。暖洋洋的屋子里,沐恩一个人坐在炉火前,整张脸都被火焰照成红彤彤的颜色。他在那里捯饬肉羹。
  沐恩许久没说话。我便这样看着他。捯饬他的肉羹。
  沐恩是个慢热的人,也是个不着急的性子。若是不了解他的人,见他这样,邀请他去喝酒,而他却不回话,铁定生气。我却是能耐着性子,看着他把肉羹从大铁罐里舀出来,装进木罐子里。等他将肉羹装好,才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走吧,”。
  我嘿嘿一笑,热情丝毫不减,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正剑,就准备跟沐恩出去。
  走在村子的街道上,眼前雪花飘舞,寒风呼啸。我俩体质非同一般人,所以,我穿的比较少。一身白皙的泰姆瑞尔大陆时髦的武士服装,加上黑色的短发,健壮的身躯,背背宝剑,显得有些英姿飒爽,英气逼人。而沐恩则是一身灰色兽皮甲,里面是单薄的灰色武士服装。我身上这件衣服,是若基最新之作,是她新年送我的礼物。我自从入赘了酒馆,我的衣服多数是若基帮我做的,看着她为我一阵一线的制作衣服,心里充满了别样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也有一些观念。但是,每个种族的观念不同。诺德人重视义气,重视德行,同样忠于信仰,却没有门户之见。诺德人异常团结,只要是诺德人,那就是一家人。而确实,诺德人的品行,我见过的,都很好。但是,诺德人也有不好的一面,他们瞧不起一些他们认为‘低贱’的种族,与他们对待同族的态度截然相反。
  显然,诺德人是骄傲的,是桀骜不驯的,同时,他们也是勇悍不畏的。
  “哎,这把剑,就是你的最新力作了?这几天闷在家里,你铸造了一把新剑,我却是不知道。”
  正当我低头沉思的时候,沐恩的话适时在我耳边响起。
  脸上一笑,回答道:“嗯嗯,是的。”说着,看了沐恩一眼,含着笑,把剑从背后拆下来,抛给沐恩。“给,看看怎么样?”。
  沐恩那张木色英俊的脸,永远是那么平静与淡定。
  伸手接过我抛过来的长剑,沐恩从红石木质的剑鞘里拔出正剑,剑柄长二十厘米,剑刃长约一米二五。青蓝色的剑刃,看起来寒气逼人,森冷的似乎能割断一切,剑身更是能够清晰的映射出人的脸庞。“铿锵”一声。正剑出了鞘。
  沐恩光着手掌握住了这柄长剑。
  在风雪里,长剑被风吹着,风吹长剑,似乎发出细细轻吟。这柄十字长剑,剑身上搂着一些符文,红色的,显得这柄剑很是不凡。然而,实际上,却只是好看而已。关于这点,我想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在《封魔武器》书里关于这些符文的描述。是作者想要的‘辟魔符文’,得找‘附魔师’附魔才行。而我现在这柄剑上的所谓符文,只是我用‘火铜’矿冶炼的金属加工上的而已,却没有任何辟魔的作用。显然,看沐恩那疑惑的表情,是猜不出来的。
  “这样的剑,跟大陆的剑似乎差异很大。是你家乡那边的款式么?”沐恩右手持剑,左手作着剑指,轻轻拂过长剑,一边开口问我。
  我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沐恩将正剑在手中好好把玩了一会,当走到伐木场前面的时候,才收起了兴趣,将长剑插入剑鞘。此刻,他已然没有了把玩长剑的兴趣,而是有些紧张的看着伐木场对面的伐木场主‘姬莉亚’家院子里的木门。看了半晌,沐恩把长剑重新抛给我。这时候,我们已然走到伐木场对面————‘姬莉亚’的门口。她家门口的院子,我们走在街道上也能看到。里面种植了一些紫荆丛。不过,这个季节的紫荆丛生命力虽然顽强,没有被冰雪冻死,却也凝结了一层冰霜和积雪,只有从稍稍显示出来的紫色花朵才知道那是‘紫荆丛’。
  沐恩望着院子的木门,那双眼睛,像是一动不动。而恰巧,那扇木门刚好打开。一道靓丽端庄的身影端着一个木盆出现,我细微的发现沐恩的眼角徒然跳了一下,而刚好,那道靓丽端庄的身影也发现了我和沐恩,不过,她并没有理会我,而是冲沐恩微笑了一下。
  眼见此景,我哪里还不知道沐恩的心思?心里暗暗叹息一声。
  “这是要上哪?”姬莉亚打着招呼,对着她熟悉的沐恩。一道婉转悠扬的声音在我和沐恩的耳边响起。
  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却是沐恩眼睛明显呆了一下,不过,他很淡定,很绅士的笑了一下:“刚好,想去陪我这小兄弟去酒馆喝一杯。你呢?”沐恩此刻的声音也有些变了,与平时和我说话时候的不一样,这会说话很有磁性、很温柔。那种温柔,能隔着半条街,酥化少女的心。
  “那么,回见了。”姬莉亚似乎不喜欢多言,说着就要告别回屋。
  “回见,你随意。”整个全程,沐恩都是面带微笑,说话都是很得体,很绅士。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曾经癫狂用‘三珠连环箭’差点射杀我的箭术凶人。
  等姬莉亚微笑关上房门,沐恩才从那种我不适应的绅士和磁性、温柔中解脱出来。或许,一个女人对他这样觉得很好,但是,作为一个大老爷们,面对他这样酥化人、充满磁性的声音我真是有些混身起鸡皮疙瘩,难以承受。
  目送姬莉亚关上房门,沐恩才回到正常状态,我们继续踩着雪地去酒馆。
  路上,风雪还在飘,既不见减弱,也不见飘大。眼前已然能够见到酒馆那飘扬的旗帜,还有冒着热气的烟囱。
  心知沐恩喜欢姬莉亚,但是,我却没有去多问,揽着沐恩的肩膀,我俩进了酒馆。
  酒馆里,五色灯光,各色美酒摆在四张木桌子上,还有各类烤肉,人们津津乐道着吟游诗人‘法尔歇’的新歌如何动听,身家不错的,就买了两瓶上好的‘紫玛瑙’送给‘发尔歇’。我和沐恩进了酒馆,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不同于另外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
  酒馆中央的炉火旺盛。周围有石质的墙围起来,保护不让红石木燃烧剩下的碳灰到处散落。
  酒馆进门的左边最前方,木质的吧台前,站着一位身着褐色长袍的中年人,正是布朗叔叔。
  我环规四周,却没看见若基,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整个酒馆,端茶送水的都是布朗叔叔的奴隶亚龙人老人‘卡尔巴’,至于若基?我想她应该是去了地下酒窖!
  找不到若基,我看了酒馆吧台一眼,布朗叔叔也注意到我。揽着沐恩的肩膀,我走了过去。“苏尔(古诺德语,岳父,父亲的意思),”我打了个招呼。
  布朗叔叔点了点头,“若基去酒窖了。你等下,她就上来了。”接着,翻了翻手上的账本,“天明,你先带沐恩找个地方坐着,”
  “嗯嗯,”我点了点头,带着沐恩找了一处地方坐下。
  酒馆里总共四张大木桌,每一张长都有五六米,宽两米,能坐下十几个人。我和沐恩在西边桌子的一处地方坐下。
  坐下之后,跟沐恩随便聊了几句,随后便道:“沐恩哥,桌上没有东西,现在很忙,卡尔巴忙不过来,我去拿点东西过来吃。”“嗯,去吧。”沐恩平静的说。
  冲他笑了一下,嘴角起了一个弧度。拿起放在桌边的长剑,我快步越过酒客,过了炉火,钻进了酒窖。
  酒窖在吧台后面,左边还有一间厨房,里面有一个帮工的布莱顿老妈子,却不是若基的母亲。
  从酒馆地窖的灯光下,我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手持着油灯,似乎在找着什么。忽然感觉到了酒窖的楼梯上有一个人。若基头也不回,以为是老仆人‘卡尔巴’,清澈动听的声音响起:“卡叔,你来的正好,那个五年的‘希尔果’酒我怎么找不到了,快来帮我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