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申公豹传承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千年缘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千年缘

    “恭喜!恭喜”。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恭喜许公子”。
  
      “祝许公子百年好合”。
  
      便随着爆竹之音,那许府大门打开,一场人蛇之恋,就此开始。
  
      西湖,玉独秀手掌一抖,却见一条长五十多厘米,大腿粗的鲤鱼被其拉扯上来。
  
      一边的黑白无常眉毛一跳,白无常道:“这可是西湖龙君的子孙”。
  
      “无妨,本座与四海龙宫乃是死对头,区区一条龙子龙孙,吃了就吃了,若是惹得本座不高兴,那西湖龙王吃了,东海龙君也奈何不得本座”玉独秀冷冷一笑,将那鲤鱼提住,催动小舟向着岸边而去:“走,咱们去看热闹,蹭一顿饭”。
  
      西湖龙宫,那龟丞相看向西湖龙王:“陛下,太孙被那鸿钧给钓走了”。
  
      西湖龙王面色阴沉,却是没有说话,连四海龙君都奈何不得这鸿钧,更何况是自己?不招惹杀身之祸就不错了,西湖龙王哪里敢去阻拦。
  
      “恭喜恭喜,恭喜贵夫妻百年好合”玉独秀拎着鲤鱼,走进了许府,过往宾客看着那硕大的鲤鱼,俱都是忍不住面皮一跳。
  
      此时玉独秀已经改换了容貌,化作是一袭蓝色衣衫,一副贵公子模样。
  
      那许府管家连忙迎上了,看着那鲤鱼,面皮抽搐了一下,也不问玉独秀出处,而是直接道:“贵客,还请里面请”。
  
      不管这人的出处在哪里,看着这鲤鱼,怕也是值得一些钱财。
  
      那黑白无常化作了玉独秀跟班的仆人,随着玉独秀入座,此时娶亲的许仙已经回转,一番热闹之后,便是拜堂成亲。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看着那一对夫妻,一边的黑白无常顿时变了颜色,玉独秀轻笑道:“你们这两天就跟在本座身边吧,千万不要有什么小动作,不然本座的手段,你们应该知晓”。
  
      “是是是”。
  
      看着玉独秀风轻云淡的样子,黑白无常俱都是眼皮子一跳。
  
      再看看那新娘子,黑白无常眼皮子跳的更加厉害,身为地府的阴差,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那白素贞的来路。
  
      “我的娘嘞,这事怎么就叫咱们兄弟摊上了,有这个煞星在,那个敢暗中偷偷传信”白无常不断叫苦。
  
      那黑无常也是狠狠的喝了一杯酒水:“这白蛇若是与一个凡夫俗子成亲,虫神怕是会暴怒,会杀人的”。
  
      “倒霉”黑白无常暗暗传音哀叹,只希望那阴司太子早日赶来西湖,然后现了此地的一幕,加以阻止。
  
      虫神领地,此时虫神拖着香腮,眉头皱起:“为何本座总是心血来潮,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生”。
  
      说着话,却见虫神缓缓站起身,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杀机:“怪哉,怪哉,为何心血来潮,难道是白蛇哪里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
  
      “你们说,若是这白蛇与许仙成了亲,你们阴司会如何选择?”玉独秀不紧不慢,喝着酒水。
  
      “唉”。
  
      黑白无常无奈一叹,:“若是入了洞房,木已成舟,只怕是大事不妙,虫神会于阴司反目成仇”。
  
      玉独秀笑着看向了黑白无常:“与你们没有什么关系,是与鬼主反目成仇而已”。
  
      黑白无常闻言低着头,却是愁眉苦脸,那白无常与黑无常相互对视一眼,欲要瞬间遁走,但见玉独秀一指点出,天意如刀,瞬间停在了黑白无常的眉心之处,唬得二人不敢动作。
  
      这一指之中,传来一股致命的危机,只要自己兄弟二人敢逃走,必然会遭受重创,遭受重创之后,二人能逃离这个煞星的手掌心吗?很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别想那么多,就高高兴兴的看着许仙与那白蛇成亲,入了洞房,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岂不是妙哉”玉独秀拍拍手掌。
  
      就在此时,场中却是再次起了风波,只见一个身材矮胖的道士手中拿着驱魔的铃铛,叮叮当当的走入院子中,高声道:“许公子,你家府上招了妖怪,贫道分文不取,替你收了这妖怪如何?”。
  
      看着那道士,许仙面带无奈,这道士最近每日倒要来几次,敢也赶不走,当真是令人无奈。
  
      “哪里来的疯道士,还不给我出去”一边的管家指挥着家丁,来到了那道士身前,对着那道士就是一阵推搡。
  
      “贫道王道灵,许公子,你要相信贫道的话,你夫人真是妖怪”那道士不甘心被推走,而是大声呼喊。
  
      这里乃是人族地盘,有真龙紫气镇压此为一,更有九大无上宗门的高人镇守,王道灵不敢显露神通,生怕漏了形体,蛇妖没有抓到,反而被人家给抓去看门炼丹,所以不敢使用神通,只能无奈的被那家丁推搡出来。
  
      “呸,这登徒子,最近府中来了不少道士,都是贪恋夫人的美色,想要占便宜,你这厮是死不悔改”那管家对着王道灵呸了一声,吐了一口口水。
  
      王道灵欲哭无泪:“我和那些道士不一样,那些道士是你家夫人找来派人故意找上门来的,和我不一样,不一样”。
  
      “揍这混账,居然敢编排夫人,难道夫人想着法子找人占自己的便宜不成?”那管家闻言大怒,指挥着门丁拿起木棍劈头盖脸的向着王道灵打了过来。
  
      那王道灵无奈,只能暂时退去。
  
      “可惜,这许仙气运恢宏,日后大有作为,府中气运克制万邪,不然贫道就算是拼着暴漏,悍然出手也是无妨,那么娇俏的美娘子,居然便宜了这凡夫俗子,也忒的不公平”说着话,那王道灵一瘸一拐的向着远处走去:“这件事没完,你们等着,我非要将你们拆散了不可,这白蛇是我的,是我的”。
  
      酒过三巡,宾客散去,玉独秀带着黑白无常道:“走吧,明日天亮,应该便有结果了”。
  
      玉独秀站起身,带着黑白无常告辞,离开了许府,三个人来到了那金山寺,站在那金山寺最顶楼看着夕阳沉没,黑白无常的心沉入了谷底。
  
      “轰”。
  
      下半夜,却见一股气势自许府之中冲天而起,寻常人见到不到,但对于金山寺的修士来说,却是清晰可见。
  
      “好庞大的妖气,苏州城中什么时候来了妖王,师兄,咱们去降妖除魔”不远处,不知道那那家宗门的弟子此时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看向了苏州城中,顿时眉头皱起。
  
      “莫要乱说,前些日子门中长辈传下法谕,最近百年不要乱动,据说玉独秀在这中域下了一盘大棋,若是被牵连进去,唯有死路一条,就算是门中长辈都救不了你,这中域若是有妖怪,自然会被玉独秀清理掉,哪里用得着咱们师兄弟担心”一个年长的道士走了出来道。
  
      那偏小的道士听着‘玉独秀’三个字,眼中满是羡慕之色:“师兄,男人当如玉独秀,这玉独秀简直就是我辈楷模,得罪了这么多无上强者,依旧是活蹦乱跳,到处布局,就算是众位无上强者也要让着三分,不知道那玉独秀究竟有何种魔力”。
  
      “嘘!噤声!不要乱说,这种话若是被门中长辈知道,非要叫你知道厉害不可”那年长的道士听闻小道士此言,吓的一个机灵,玉独秀这三个字,在九大无上宗门之中,就是禁忌,轻易提不得,若是被人听到,那还了得,这可是九位教祖的黑历史,众位教祖有心将自己的黑历史埋葬在时空深处,岂能允许有人随便提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