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申公豹传承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万盛现身,怜悯之心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万盛现身,怜悯之心


  对于枯荣的话,玉独秀不予理会,如今千年时间,玉独秀早已经将自己的体内看穿,自家元神先天,一尘不染,何来心猿?。
  “对了,你说助你找到白蛇,本座会有大好处,怎么不见这好处降临,和尚已经等了千年了”枯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玉独秀。
  玉独秀不紧不慢道:“尚未降服那白蛇,哪里有什么功德降临”。
  “师傅,弟子如今已经是先天圆满,想要下山行走,还请师傅允许”白素贞跪倒在离尘脚下。
  离尘看着白素贞,千年时间,倒也有些感情,看着那白蛇,心中有些不忍,所以略作点醒道:“你此次下山,必然会风波不断,极有可能会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不如留在山中潜心修炼如何?”。
  “弟子大恩未报,还请师傅允许”白素贞道。
  正说着,忽然见到远处佛光万丈,那离尘道:“居然是西方观世音菩萨来了,你随我前去迎接”。
  “菩萨远道而来,不知道来我这离尘洞天,有何事情?”离尘看着冰沁道。
  那冰沁一双眼看看向了白蛇,随即一愣:“老母收的好弟子,如今已经先天圆满,法力之中少有杂质,成仙坐佛,指日可待”。
  说着话,冰沁自手腕上褪下来一串手链道:“这手链有佛法加持,日后可以护持你心神,算是本座的见面礼”。
  “多谢菩萨”白素贞恭敬的接过来。
  “算了,你去下山吧,为师与菩萨还有事情要商量”离尘道。
  “是”。
  那白蛇闻言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可惜了,这白蛇也算是一个仙道苗子,鸿钧道兄居然忍得住下杀手,若是将其度化入佛门,也算是一件好事情”离尘道。
  冰沁轻轻一笑:“今日来此,是妙秀师兄有吩咐交代下来”。
  却说那蛤蟆精得到了玉独秀的传承之后,游走名山大川,不断参禅练气,体内血脉之力在那先天灵物的相助之下,居然****见长,不断拔高,居然血脉返祖了四五成,而且其身后隐约之中出现了一尊方孔铜钱的样子。
  “咦?”这一日,那蛤蟆精登临山顶,看着远处群山之中一抹妖气闪烁,顿时笑了:“老祖我作恶多端,最喜欢吞噬妖兽用来壮大自家血脉之力,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一条蛇妖,真是好运道”。
  说完之后,只见那蛤蟆精化作篮球大小,一跃架起妖风,瞬间降临场中,却见一条青蛇正在慵懒的玩耍。
  “呱呱~~~”。
  那蛤蟆精不由分说,直接向着青蛇咬了过去。
  
  突然被袭击,这蛇妖也不是吃素的住,双方混战,终究是蛤蟆精有传承,虽然这青蛇法力比自己高,但却逐渐落入下风,眼见着就要败落,转身便跑。
  那蛤蟆精一路上紧追不舍,打的那青蛇狼狈不堪,正在双方厮杀之时,忽然见到丛林之中一道白影闪烁,一把法剑将那蛤蟆精击飞。
  那蛤蟆精稳住身形,法眼睁开,嘴角带着冷笑:“原来是一只白蛇,没想到居然有两只蛇妖,一只抓来做丫鬟,一只抓来做夫人,却是刚刚好”。
  这蛤蟆精看到白蛇化形而出的女子花容月貌,顿时动了心思,口中调戏了一声。
  “找死”。
  那白蛇得到离尘道长传授,修得一手离尘神光,虽然火候不深,但却也已经颇为厉害,那蛤蟆精一直纵横山林之中无敌手,今日确是遇见了克星,那离尘神光厉害得很,不过是十几个回合,蛤蟆精就落入下风,要不是口中念诵玉独秀真名,消减了一部分劫数,只怕蛤蟆精已经交代在此地了。
  看着蛤蟆精逃窜,白蛇顾不得追杀,转身来到了近前,这一对蛇精凑在一起,倒是好生的温情。
  “姐姐好厉害的本事,居然将那臭蛤蟆打的抱头鼠窜”青蛇欢呼道。
  白素贞看着那青蛇道:“妹妹何不化作人形?”。
  青蛇道:“道行浅了一点,还要一些日子”。
  金山寺,玉独秀一袭黑袍,背负双手凭栏而立,看着远处的群山,感应着那蛤蟆精默念自己的名号,顿时心有所感,瞬间借助那蛤蟆精窥视场中的情况,自己与此蛤蟆精分别百年,这厮是第一次利用自己的真名之力,可见是遇到了不世大敌。
  “嗯?白蛇?哪个是?万盛公主?”看着那青蛇,玉独秀顿时一愣:“万盛公主居然化为了青蛇,终于找到了这厮的踪迹,真没想到,白蛇与青蛇居然在因果牵连之下,碰到了一起”。
  玉独秀默默思忖,过了一会才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事情都已经巧合了,正好要看看,在我手中导演的白蛇传,是不是依旧经典”。
  说完之后,玉独秀看向了远处的一座石塔,此塔名曰:雷峰塔,乃是这中域皇朝为了供奉佛家修士,搭建的纪念之物,利用的乃是万民之力,皇朝之力,最能克制破灭万法。
  太易道,太易教祖手中拿着龟壳:“鸿钧这般动作,却是要对谁下手?难道是蛇族的公主?有趣,有趣,我若是不参合上一手,怎么对得起我神算子之名”。
  “许仙啊”玉独秀轻轻一笑。
  
  正说着,玉独秀一双法眼睁开,只见那白蛇与青蛇已经化为人形,走入了凡俗之中的城池。
  这二女乃是蛇精化形,美艳惊人,过往行人碰碰撞撞,乱成一团。
  “姐姐,你说你要报恩,可是已经过去了千年,也不知道那牧童过去了几世轮回,想要找到何其难也”小青扭着腰肢,看的远处不知道多少痴汉瞬间栽倒在地,落入了西湖之中。
  “那边佛音浩荡,乃是佛家寺庙,我家师尊与观世音菩萨有交情,菩萨观世音,知众生疾苦,此事或许可以问问菩萨”那白蛇拉着小青来到了金山寺不远处的菩萨庙。
  小青看着那金山寺道:“姐姐,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那金山寺中似乎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潜伏,要不然咱们离这里原点吧”。
  “莫怕,莫怕,有姐姐在,绝不会叫你现出原形”那白蛇拉着青蛇来到了观音庙,看着观音雕像,跪倒在地,做祈祷状:“菩萨在上,弟子白素贞还请娘娘指点迷津,如何寻找到恩公所在之地”。
  那白素贞对于牧童念念不忘,却是舍利子之间的所用,舍利子想要圆满,自然而然产生的感应,虽然说舍利子已经被白蛇炼化,但感应依旧存在。
  “西湖边,断桥处,阴雨天,同舟共度千年缘”一阵淼淼之音传来,那观世音菩萨雕像轻轻眨了眨眼睛。
  “多谢菩萨,多谢菩萨指点”那白素贞连连磕头。
  看着面色真诚的白素贞,离尘洞天之中的冰沁轻轻一叹:“可怜人啊,这白蛇也不过是被阴司算计了可怜人,阴司想要借刀杀人,可惜我师兄转世归来,走完通天之路,法力无边,超乎了阴司的算计,这白蛇也是可怜人啊”。
  离尘看着冰沁,轻轻一叹:“不如你去劝劝鸿钧道兄”。
  冰沁闻言咬了咬嘴唇:“说的倒也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不如想个别的法子化解了因果,何必与虫神死磕,我去劝劝鸿钧”。
  说完之后,冰沁转身离去,向着金山寺而去。
  “一切都已经归位了”玉独秀拊掌称赞。
  “玉独秀”冰沁自虚空中走出来。
  看着自家这便宜师尊,玉独秀脸上带着苦笑:“你怎么来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