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仙逆 > 第2087章 婉儿,醒来吧

第2087章 婉儿,醒来吧

readx();    天运子的声音在这太古神境内回荡,从这飘着七彩雪花的山峰中向着八方散去,其庞大的身子,此刻化作滔天黑雾,带着其不甘,带着其疯狂,直奔王林而来。
  
      他不甘心,他等待了那么长的时间,等待了一次次的轮回,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可是却没想到,一切安是这样。
  
      王林骗过了所有人,即便是他天运子,也从未想到,一切,原来不是王林的梦,而是那戮默的道。
  
      天运子,此刻内心充满了一种荒诞的感觉,这种感觉足以让他发狂,他身为这定界罗盘的器灵,曾经在这定界罗盘中亲眼看到了王林一次次的轮回来到这里,一次次的消散。
  
      直至那最后一次,他亲眼看到王林轰开了这罗盘,在其消散后,他天运子,从这罗盘内走出,在走出的那一刹那,他狂喜的仰天大笑。
  
      他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在他的记忆中,他在无数岁月前,第一次苏醒时,就成为了定界罗盘的器灵。
  
      他也不知道这定界罗盘是谁创造出来,没有记忆的他,在此盘内茫然了很久很久,直至看到了王林借此盘借来,看到了王林在那轮回中一次次的消散,直至他被释放出来。
  
      在放出的一瞬,他被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充斥了全身,他觉得自己即将要获得了自由,他不愿意在那罗盘内如囚禁一般继续存在下去。
  
      所以,他想要夺舍,他要夺舍王林!
  
      在他看来,这仙罡大陆一切众生都是虚假的,唯有王林是真实的,有真实的身躯,所以,他要夺舍,且在他分析一旦自己夺舍成功,具备了王林的肉身,他将会完整的成为踏天境之修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可以真正的自由。
  
      再也不用被困在这罗盘内成为器灵,虽然有时候,他觉得,自己除了是器灵外,似也还是此盘的守护者。
  
      但无论如何,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由!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一旦自己获得了自由,一旦自己成功的夺舍,他要去寻我自己的来临,寻找到底是谁,让自己成为了这器灵。
  
      甚至在他看去,夺舍成功后这定界罗盘也会成为他的至强法宝,此物,他身为器灵,比任何人都知晓其强大。
  
      且此物除了其强大外,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可以让人离开逆尘界!
  
      至于这定界罗盘的来历,他也曾想过,只是一片模糊,没有记忆。他不知道此物是谁创造出来,如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里面一样。
  
      他只知道这一切在自己成功的自由后,一定要去寻找一个答案。
  
      可此刻,他的种种打算,却是在王林那一番话语中完全崩溃,他没有了希望,只剩下了绝望与愤怒,还有恐惧与不甘。
  
      他疯狂的冲向王林,那诣天的黑雾发出尖锐的呼啸,在临近王林的一刹那,他看到了王林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王林抬起了右手,看着笼罩在前方扑来的黑雾,轻轻一挥。
  
      “当我掌握了轮回时,我已然踏天。”王林平静开口,挥手间,却见那诣天的黑雾在其面前立刻发出磁碰的声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范围的消散。
  
      “我不甘心!!王林,我不甘心啊!!!”天运子凄厉的惨叫,那消散中的雾气翻滚,最终凝聚出了一个硕大的头颅,此头颅的样子,与天运子迥然,他相貌堂堂,看起来是一个中年男子,在他的眉心中,有一个五角星图案闪烁,隐隐的,似在那五角星图案内,有一只鹤的虚影挣扎。
  
      这一切只是刹那就散去,那中年男子的头骨散开,卷动了此刻残存的所有黑色雾气,于瞬息间,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黑鹤。
  
      那黑鹤掸天凄嘶,直奔王林再次冲来!
  
      在其临近的一瞬,王林双目露出寒光,他身子向前迈出一步,右手蓦然抬起,在那黑雾所化之鹤来临中,一把掐住了此鹤的脖子。
  
      那黑鹤不断地挣扎,嘶吼中,王林眼中精光一闪,右手狠狠的一握,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这整个太古神境大地剧烈一颤,天空更是浑浊起来。
  
      那黑鹤,全身崩溃。
  
      天运子的神识混乱,随着那黑鹤的崩溃,就此瓦解,在其最后的一丝神智毁灭前,他似想起了一些往事,想起了一些在他的记忆内,他本以为不存在的思绪。
  
      “道晨茶……”我的家乡……”“天运子喃喃,神识全部散去,彻底的死亡。其鹤身化作无数黑气散开,在那诸多的黑气内,有一道明显的灰气,一飞而出,直奔后方,在王林的目光下,他看到那灰气冲入那与天连接的桥,融入进桥后那虚幻之内,不见踪影。
  
      这灰气上,没有天运子的艺息。
  
      目光一闪,但王林却没有丝毫意外,仿若早就知晓这灰气的存在一样,只看一眼就没再去理会,而是右手手掌伸开后,向着那散开的黑气使劲一握。
  
      这一握之下,却见那黑气从扩散中蓦然倒卷凝聚,在这不断地凝聚下,于王林的手心内,缩成了一个拳头失小的气团。
  
      这气团的颜色,不是黑,而是九色缭绕,极为美丽。
  
      ”一界本源……”“王林看着手心内的气团,目中不再平静,而是露出了激动,他深吸口气,左手虚空一挥,顿时一具棺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棺木内沉睡着一个女子,相貌并非绝美,但却透出一股温柔,她闭着眼,一动不动。
  
      “婉儿……”我曾说过,天让你死,我也要把你抢回来!”王林摸着那女子的脸,喃喃中眼内流下了泪水,那泪水滴落,滴在了女子的脸上,顺着其脸颊淌入其嘴角。
  
      “我做到了!婉儿,数千年的时间,我做到了!!”王林神色柔和,把右手上的那九色气团,轻轻地按在了这女子的眉心,默默地看着那气团融入女子体内,静静的看着她,如时间成为了永恒。
  
      只是他的神色,却是带着在他身上极为罕见的紧张,王林此刻很紧张,他咬着下唇,望着那女子。
  
      ”婉儿,活过来……”活过来……”睁开眼,睁开眼看看我……”王林轻抚着李慕婉的秀发,喃喃不断。
  
      修魔海外的一次相遇,如缘定了三生,不忘、不弃……”
  
      那一次呼救的柔弱,那带着彷徨的双眸,在那一刻,让在那地底遁走发现不妙后隐藏身影的王林,犹豫了一下,抬起了头……”
  
      如果,他没有抬头,或许,一切都将不一样了。
  
      修魔海中的数年,在睁开眼的一瞬,他看到的那在洞口处娇弱但却坚韧的身影,他的心,颤动了一下,那一句“不要悄,我带你去杀人……”“他不知是如何说出,只是知道,在那一瞬,这话语,是自然而然的……”
  
      那青龙大阵上,以心血刻着鳞片,化作保命玉简的娇躯,那苍白的脸,让他心痛,但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他,却只能闭上眼,告诉自己,忘记。
  
      云天宗内的一幕,当听着那琴音,看着那阁楼内的女子身影,看着那身影中蕴藏着萧瑟,王林知道,自己,忘不掉。
  
      我左手是修魔海短暂的因果,右手一个百年寞长的打坐……”
  
      “婉儿,睁开眼,醒来吧……“”还有平儿,他也会苏醒,你会喜欢这孩子的……”“王林流着泪,喃喃着。
  
      岁月亦没有等我,你……”何时来带我起……”
  
      ”婉儿,我是王林,我们是夫妻,让我来带你起……”王林眼中的泪水,更多了,他望着李慕婉,他等了数千年,只为这一天。
  
      那山谷内的温馨,那回头时看到的身影,那一幕幕往事,在王林的脑海内永但一样,他无法忘记,他不愿忘记,他不能忘记。
  
      直至他看着李慕婉红颜白发,渐渐衰老,慢慢的走完了余生,在闭上双眼的那一瞬,王林的心,从未有过的痛,他如发狂一样,他不能让李慕婉就这样的离去,他要将其抢回来!!
  
      在失去以后,想要再拥有,哪怕结果是一次次触动封尘的记忆,哪怕一次次走在那悲伤的深渊,地……”无怨无悔。
  
      “婉儿……“”醒过来……”婉儿……“”“王林看着那沉睡的女子,泪流不止。
  
      我颠覆了整个天地,只为了摆正你的倒影。
  
      我逆转了整个苍穹,只为了那天,遮不住你要睁开的双眼。
  
      我轰开了无穷虚无,只为了打开一条路……”让你找到回家的方向。
  
      “婉儿,我是你的丈夫,我要你睁开眼,苏醒!!!”王林仰天凄吼,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但那棺木内的女子,却是依旧闭着眼,这让王林无法接受,也绝不能接受!!
  
      “……”不要哭……”“在王林抬头凄吼的一瞬,一只带着温暖的玉,手,缓缓地抬起,摸到了王林的脸。
  
      王林全身一震,低头中,他看到了睫毛轻颤,睁开了眼的李慕婉。
  
      那双眸内,蕴含了数千年依旧的温柔,还有那让人心疼的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