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真九阳 >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 诱杀季族强者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 诱杀季族强者

    倒霉的当然不仅是罗星天。』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魔族强者元浮,凭借以前夺舍的那尊律天神狱强者的记忆,他在植罪园深处很快就找到他的目标。
  
      那是一片面积有百里大小的血云,散出惊人而又邪恶的魔气。
  
      “这是一尊相当于人类帝尊强者的魔神,被律天神狱镇压,以禁法所形成的植灵之宝!”
  
      “吞噬此宝,本座虽然还达不到帝尊强者的高度,却至少能在区区时间之内,迅提升到主神的巅峰高度。如此一来,夺取镇狱法典,救出本尊,轻而易举。”
  
      “帝渊、苏方、羿落阳…这些进入律天神狱的人族天才,包括律天神狱外的那些强者,都将统统被本座吞噬。到那时候,本座甚至能够反噬本尊,一切以本尊为主。”
  
      “桀桀桀…”
  
      元浮邪异、英俊的脸庞上充满得意。
  
      狞笑声在植罪园中回荡之际,他爆出邪恶的血气,张开双臂。
  
      漂浮的血云,像是嗅到血腥的猛兽一般,呼啦一声疯狂席卷而来,笼罩着元浮,疯狂钻入他的身体,吞噬着他的魔气、血气。
  
      元浮的脸庞扭曲,变得狰狞可怖,脸上充满了痛苦,眼瞳之中却闪动着病态而又疯狂的兴奋之色,任由血云将自己吞噬。
  
      哪知…
  
      血云忽然停止了涌动,旋即疯狂向虚无之中流逝,就像是虚无之中有着一张血盆大口,在大肆吞噬着血云。
  
      “是谁在掠夺本座的植灵之宝?找死!”
  
      元浮霸气冷喝,爆魔煞,霎时笼罩周围万里空间,化为一方由他主宰的邪恶魔界。
  
      然而结果却让他意外而又震撼无比。
  
      由于失去了夺舍的肉身,使得他的实力受到压制,不过依然拥有接近中位主神的实力。qL11
  
      以他此时的实力,竟然无法控制血云的流逝,甚至感应不到吞噬血云的源头,震撼之余,让他的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恐惧。
  
      植罪园内部世界最高处。
  
      越是靠近植罪园的结界,桎梏越是惊人,寻常神人很难接触到结界。
  
      此时,帝渊正一步步向上凌空踏步而行。
  
      他的一身雪白长袍,此时已经破烂不堪,身上有着不下十处裂缝,不断渗出鲜血,再也没有平时那种气宇轩昂的样子。
  
      他的脸上透着疲惫,气息也是萎靡不振,然而眼瞳之中却闪动着矍铄光芒,浑身透着一股义无反顾的决然气势。
  
      就在上方百丈之高的地方,一颗金色的心脏镶嵌在结界之上。
  
      心脏突突跳动着,出奇妙的天道之音,并且还透着一股帝尊强者才有的惊人气息。
  
      “罗星天,你以为只有罗族才知道天残神殿的真实来历,可你却忘了,本少尊来自无上帝族。”
  
      “别人都以为本少尊此次进入律天神狱,是为了跟苏方一较高低,然而谁能知道,本少尊正是为了这颗无上帝尊强者的心脏?区区苏方,又怎配让本少尊挂在心上?”
  
      “只要拿到这颗心脏,即使此时无法融合,光是聆听这奇妙天道之音,吸收心脏中的生命精华气息,本少尊的修为、元神,就会一日千里。”
  
      帝渊深瞳之中闪出果断与狠辣之色,爆全部修为,大步踏出,蹭蹭蹭上升了七十多丈。
  
      此时距离心脏仅有二十来丈的样子,只需要恢复一些实力,一鼓作气就可以拿到。
  
      帝渊释放出一件金色的宝镜,释放出的宝气玄光将桎梏阻隔在外面,然后盘坐下来恢复。
  
      滋滋滋!
  
      心脏忽然冒出一丝丝的金色气息,涌入到结界之中,消失于虚无。
  
      帝渊的瞳孔猛地收缩,迸射出骇人的精光,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时间一天天过去,心脏也在一点点流逝,帝渊的内心也在不停地滴着血,心神也乱作一团,根本就无法静心去恢复。
  
      季稀声带着三尊季族高手,如愿以偿地寻找到所要寻找的宝物。
  
      那是一座十丈高的岩石,矗立在一座高峰之巅,岩石的形状就像是一座大钟,透着一股古老、苍茫的气息,似乎敲响这座石钟,可以撼动天地,改变日月沧桑。
  
      这块岩石,乃是一尊被封印的帝尊强者,被律天神狱强者施展禁法所化的宝石,与实化的天道法相十分相似。
  
      季族之所以冒着被混元天宫灭族的危险,与魔族强者联手进入律天神狱,主要的原因就是元浮为季族提供了这座石钟的消息。
  
      三尊季族高手,围在石钟周围,不断释放出生命血气,渗入石钟内部。
  
      石钟如同是海绵一般吸收着血气,渐渐变得拥有了灵性,而那三尊季族高手,却气息一点点萎靡下去。
  
      季族收取石钟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不惜消耗季族高手的生命,让石钟之中拥有季族人的血气。然后季稀声再将其取走,带回季族,让季族一祖修炼。
  
      “融合这件石钟,一祖就能一举冲击主神巅峰,成为那无上帝尊。”
  
      “我族被桑丘帝尊欺压,季无极又被混元天宫强者击杀,种种奇耻大辱,不就是因为我族没有帝尊强者吗?”
  
      “一旦我族一祖成为帝尊强者,有谁还敢肆意欺辱我族?”
  
      季族接连遭受的耻辱,让季稀声心中大恨,眼瞳之中涌动着仇恨的火焰。
  
      嗡嗡嗡~
  
      石钟忽然一阵急促的颤抖,气息迅渗入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季稀声神光瞬变。
  
      季族的三尊高手用尽全力,也无法阻止石钟气息的流逝。
  
      季稀声展现出无比冷酷、狠辣的一面,爆神威,分别轰击在三尊季族高手身上。
  
      噗噗噗!
  
      三尊季族高手同时化为血浆,全都涌向石钟,迅渗入到石钟内部。
  
      然而结果却季稀声露出绝望之色,三尊季族高手的生命,也难以阻止石钟气息流逝分毫。
  
      “难道是天要亡我季族…”
  
      季稀声这堂堂中位主神,此时也陷入绝望,忍不住喷出一股鲜血。
  
      忽然!
  
      季稀声右手抓出一道纹符。
  
      就从纹符之中传出留在混沌区域外的季族高手的声音:“大长老快来,那混沌区域之中传出动静!”
  
      季稀声一震:“什么动静?”
  
      “小的隐隐感应到劫气,似乎…似乎有人在晋升!”
  
      “晋升…难道是苏方?苏方竟然没死,还在那必死之地中晋升了?!”
  
      季稀声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旋即爆一声怒吼:“得不到无上宝物,回到族中将会受到重罚,若是再让苏方活着,连本座都难逃一死。苏方,你必须死,本座这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声音还在回荡,季稀声的身形消失在高峰之上。
  
      混沌区域最深处,苏方的阳神继续控制着混元圣镜,释放出红芒,九阳真火笼罩在七彩石莲周围凶猛燃烧。
  
      而苏方本尊…
  
      啪啪!
  
      一股劫火,与劲气一样自体内炸开,迅笼罩全身,配合幻灭火云和九阳神火,疯狂燃烧起来,呼呼地作响,燃烧是如此的恐怖。
  
      胎衣杂质涌出的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每一次晋升,都是一种巨大的蜕变,然而蜕变就意味着巨大的痛苦。
  
      然而苏方的眼瞳之中却流露出一副享受的样子,也只有一次次的承受痛苦,才能迎来那种成功的喜悦。
  
      区区时间内,能有这般惊人收获,主要是因为在植罪园中的一次次冒险,吞噬天道秩序之力,以及那神龙植灵之宝,才会这么快晋升。
  
      如果按部就班闭关修炼,百万年时间都算是正常。
  
      很快身体冲击结束,迎来晋升之力,席卷肉身、神窍、天地道宫。
  
      五重天痕之中又分裂出一重,变成了六重,并且他的体内世界气息变得明显浩瀚了许多,说明苏方已迈入合道六重天。
  
      “这么快又晋升一个阶梯,这次律天神狱之行,虽然无比凶险,差点被魔族和季族强者杀掉,同样也得到了巨大的收获。”
  
      苏方脸色苍白,透着晋升后的虚弱,然而心中却洋溢着巨大的欢喜。
  
      “那神龙所化的灵物当中,还有不少力量,刚好可以填补晋升之后空虚的肉身,加之各种丹药,争取迅稳固六重天境界!”
  
      苏方静下心来,吞噬丹药,融合已经剩下不多的神龙灵物,去稳固刚刚晋升的境界,恢复体内的空虚状态。
  
      大约三天。
  
      看到正在不断抵御混元圣镜的七彩石莲,苏方摇头苦笑:“没想到收取这七彩石莲,竟会是如此的麻烦,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可惜那么多的灵物,估计等我将七彩石莲收走后,所有灵物肯定都是元气大伤,并且还白白被九阳真火焚化掉,太可惜了…嗯?”
  
      他忽然眉毛一卷,眼瞳之中迸射出凌厉寒芒。
  
      “季族的那尊主神强者,竟然亲自进入到了混沌区域,应该是我刚才的晋升,惊动了他。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苏方伸手一招,混元圣镜和那道阳神,全都被他收回到体内。
  
      七彩石莲以为逃过一劫,顿时欢呼雀跃,颤抖不停,显得十分兴奋,同时也停止了对植罪园中那些灵物的吞噬,天道秩序之力再次释放出去,充斥在混沌区域之中。
  
      不过此时对于苏方而言,天道秩序之力已经无法将他完全桎梏,也就是对他有所压制而已。
  
      苏方继续在原地盘坐,肉身生崩溃,气息也变得萎靡不振,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
  
      原来…
  
      他竟是打算将那季族强者诱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