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真九阳 > 第二千三百零一章 推演生机

第二千三百零一章 推演生机

    苏方逃不多远,滔天的魔煞迅遮蔽天穹,将他笼罩其中。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天地在刹那之间化为了一方邪恶的魔界,魔云翻滚,魔焰燃烧,阴森、邪恶的气息浩荡而来。
  
      “苏方,你逃不掉了,吞噬一尊人族天才,真是让本座感到兴奋,桀桀…”
  
      一尊尊魔影从魔气世界中走出,从四面八方将苏方围在中央,狞笑声中带着摧毁意志、道心的邪恶威能。
  
      “竟然暴露了…拼了!”
  
      苏方暗暗大呼一声。
  
      如此危急时刻,他也顾不得之前消耗的生命、气运,合身自我天道,将阴阳世界神威投射体外。
  
      轰轰轰!
  
      如同开天辟地一般,一方天穹、大地撑开元浮缔造的魔界,将周围的魔煞气息震得一层层破碎。
  
      “竟然达到了合道境五重天,不愧是人族的绝世天才,难怪魔道、邪道以及复活强者的势力,将他列入必杀的对象,一旦成长起来,将是巨大的威胁。”
  
      “这样一尊绝世天才,却要死在本座的手中,本座的气运委实惊人!”
  
      元浮好不得意,催动魔煞,将苏方合道形成的世界,一层层地腐蚀、魔化。
  
      以苏方此时的实力,可以轻松战胜一般的下位主神,然而元浮却是一尊中位主神。
  
      并且不知道他拥有什么禁法,让植罪园难以对他形成桎梏,使得苏方与他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在元浮的攻击之下,苏方的世界迅缩水,不到一炷香时间,被压制到只有百里大小。
  
      “我苏方与魔族向来无冤无仇,在天残神殿也毫无冲突,你为何要追杀我?”
  
      苏方看上去像是到了强弩之末,不甘心地大声高呼。
  
      “你们人族,占据诸天万界,将魔族逼迫到黑暗世界中,现在天地异变,正是要改天换日的时候。人族的帝尊强者不自量力,居然想培养天才进入天尊山逆天改命。”
  
      “你乃是人族当中第一天才,甚至越帝族的帝渊,魔族自然要将你提前扼杀,本座进入律天神狱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你,又怎能轻易放过你?要怪就怪你太倒霉。”
  
      从黑暗世界中,传出元浮充满得意的声音。
  
      苏方诧异地问道:“律天神狱?你怎会知道这里是律天神狱?并且你还不受桎梏?”
  
      “你是将死之人,本座告诉你也无妨。本座正是被律天神狱镇压的魔族无上强者,在第一次天地异变的时候,桎梏本座的镇狱法典封印出现松动,本座的一尊分身侥幸从镇狱法典中逃出。”
  
      “在逃离律天神狱的时候,本座成功将一尊律天神狱的镇狱神人夺舍,本座此时所寄居的肉身,正是那尊强者的,因此律天神狱难以对我形成桎梏。”
  
      “本座给你解释了这么多,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放心,本座会吞噬你的元神,留着你的肉身,借助你的肉身来强大本座,因此你可以继续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
  
      元浮冷冷回答。
  
      “一尊分身,也敢如此嚣张?”
  
      苏方刹那一笑,又是昔日那种霸气的笑容。
  
      一股气势轰然爆出去,天道法相显现出来。
  
      唰唰唰!
  
      一道道阳神,迅融入法相之树的果实当中。
  
      金、木、水、火、土、雷,以及碧落黄泉、时光岁月大道、阴阳变,各种强大无比的神通,被苏方同时施展出来。
  
      轰轰轰!
  
      如同天崩地裂,法相释放出的各种神通,爆出的威能让整个植罪园的世界都在震荡之中,威力委实惊人,足以威胁到普通的中位主神。
  
      杀得元浮有些措手不及,元浮的黑暗世界在恐怖的冲击中,轰然破碎,彻底崩塌。
  
      元浮一个趔趄,那张人类修士的脸庞变得惨白。
  
      苏方跳上龙鸟的脊背,被龙鸟驮着飞掠而去。
  
      施展斡旋天枢,苏方消耗了大量的生命之力和气运,这一次合身自我天道,又将天地道宫中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
  
      苏方一踏上龙鸟的脊背,就险些昏死过去,身体虚脱了一般,长已有一半过多成为花白,气息也变得萎靡不振,宛如一尊老者。
  
      他拿出三块血晶,全部都是寒植的生命血气凝结而成,此时他已经难以将肉身化为血水状态,只能用老办法,划破胸膛,直接将血晶按入心脏之中。
  
      血晶一沾上苏方的鲜血,立即融化,化为燃烧的火焰,然后心脏如同是水泵一般,将磅礴的生命气息送到肉身各个角落。
  
      幸好又晋升了一个阶梯,另外又融合了一小部分神龙所化的灵物,使得大圆满肉身变得更加强大,生命之力也变得更为磅礴,否则这一次根本就没有逃脱的机会。
  
      不过现在还没有彻底摆脱危险,那尊魔族强者随时都有可能杀来。
  
      嗡嗡嗡!
  
      大圆满能力以及天机缩命术感应有十几道生命气息,从不同的方向朝这边赶来。
  
      “有季族,还有魔族高手,其中还有一尊季族的中位主神强者…这下子有些麻烦了!”
  
      苏方稍微恢复一些,立即拿出十几块纹符,双手一合,天机缩命术纹符一张张同时破碎。
  
      一股天机缩命术的威能,以及天衍玄解的威能爆出去,无声无息地将方圆十万里范围的气息隐藏,连天机也都全部被搅乱。
  
      这下子苏方有了短暂的喘息之机,让龙鸟飞入一处深山之中,随意找了一个山洞,又捏碎一块天机缩命术纹符,将气息蒙蔽起来。
  
      然后在山洞中盘坐,不顾一切地吞噬血晶、丹药。
  
      大约过了三个月。
  
      苏方终于恢复一些,恢复也不是很多,只有五六层的样子。
  
      主要是这次消耗实在是太厉害了,无法以碧落血穹来吞噬丹药、灵物,恢复度自然是慢了很多。
  
      这还是苏方拿出那道神龙所化的灵物,融合了一部分生命气息和木系精华,否则恢复度会更慢。
  
      期间魔族和季族高手,不断释放感应之力,来回搜索他的气息。
  
      幸好苏方提前做了布置,否则早就落入到魔族和季族高手的手中。
  
      “此地也不宜久留,迟早会被魔族和季族高手现。只是在这植罪园之中,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qL11
  
      苏方眉头紧锁。
  
      思忖片刻,苏方的眉头舒展开来,结印施展出斡旋天命术,
  
      不过这次的斡旋天命术,并非是针对敌人施展,也不是回溯偶过去,逆改命运,而是去推演属于他的命运天机,从中找出一线生机。
  
      因此这次施展斡旋天命术的消耗并不大,还在苏方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否则再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再一次去施展,那样的结果,只能是殒命于此地。
  
      黑白阴阳漩涡在苏方周围流转,一幕幕光影不断地浮现。
  
      “死路!”
  
      “没有任何生机!”
  
      “还是死路一条!”
  
      苏方不断的推演,显现出的光影中,展现出未来将要生的一幕幕。
  
      不同的决定,就会有不同的结果,展示出的光影,也就各不相同。
  
      然而无论是逃向哪个方向,要么是被魔族和季族强者击杀的命运,要么身陷植罪园的危险难以保命。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
  
      苏方心中沉入到谷底。
  
      “罗曾经说过,这天地之间,没有什么绝境,只有对绝境绝望的人。我就不信,找不到一线活命的机会!”
  
      苏方一咬牙,再次施展出斡旋天命术。
  
      “嗯?”
  
      苏方的眉毛一扬。
  
      一次推演,所展示的将要生的一幕,危险不是来自魔族和季族,而是来自植罪园。
  
      这次推演中,苏方杀出重围,逃向植罪园最深处,光幕所展现是一片虚无的混沌,却有惊人的血光显现,表明逃亡这里是必死之局。
  
      然而苏方仔细凝视,现血光之中,却又蕴含淡淡的紫气。
  
      再进一步推演的时候,却难以推演到这片区域当中有什么,更无法推演出会生什么。
  
      那是因为苏方的修为还不到,斡旋天命术的威能不够,另外就是那片区域当中隐藏的,是苏方难以推演到的东西。
  
      “血光之中又蕴含紫气,说明巨大的危险之中,还暗藏着巨大的机缘!”
  
      苏方的精神一振,眼神变得矍铄起来。
  
      “不管怎么说,那里是我逃生的唯一机会,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即使死在那里,也比死在魔族和季族手中要强得多。”
  
      苏方不再犹豫,接下来一口气将那件神龙所化的灵物,吞噬了一半之多。
  
      苏方消耗的生命之力终于恢复了七八层之多,容颜也变成了二十来岁,将近三十岁的样子。
  
      而体内的能量,在不断吞噬造化圣丹和阴阳真极丹状态下,也恢复到接近七层的样子。
  
      轰轰轰!
  
      大地中一阵地动山摇。
  
      苏方释放出大圆满感应能力,骇然现,那尊季族强者带着十几尊高手,催动神器,一片区域接着一片区域轰击地面,显然是想以这种方式逼迫苏方现身。
  
      不过那尊魔族强者并未现身,也不知道暗藏在什么地方。
  
      苏方不再隐藏,飞出山洞,催动破天飞虹梭,向植罪园深处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