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 第1568章 黑暗中的痛苦煎熬!

第1568章 黑暗中的痛苦煎熬!


  那双血红,妖异的眼睛,在不远处的黑暗中,死死的盯着高飞,好像在笑,是嘲笑。
  睡梦中的高飞,分不清这双眼睛是谁的,甚至分不清这是人,还是动物的。
  但无论是谁的,这都已经不重要,当一个人的心神疲惫到极点时,就不会在意这些。
  更何况,就算是在睡梦中,他仍然得同梦魇做争斗。
  那些梦魇——是一群魔女那样的女人,每个人都有着银金花那样傲人的身材(这是他所接触的最后的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也给了他太深的印象,所以大脑皮层就像照相机那样,把她妖异艳丽的样子纪录了下来),就像仙子那样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那些女人全身上下只批着一层洁白的轻纱,轻纱下面则是什么也没有,像银金花那样的身材若隐若现,更添了说不出的魅惑,尤其是咯咯荡笑着轻舞着从他面前走过时,那模样,那姿势,任谁都无法拒绝。
  高飞也无法拒绝,在一个魔女扭着腰肢,好像跳芭蕾那样垫着脚尖盘旋走过时,他迅速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向怀里用力拉来时——那个魔女却迅速肢解了,变成了成千上万个小虫子。
  有的好像飞蛾,有的好像瓢虫,有的却是毛毛虫……每一种小虫子,都是五颜六色的迷人眼,就是它们组成了魔女。
  小虫子再漂亮,却不是高飞所需要的,他松开了手。
  然后就看到那些小虫子,慢慢又组合成了一个妖异艳丽异常的魔女,咯咯荡笑着后退,混在了其他魔女中间,再也找不见。
  高飞知道,他看到的这些魔女,就是深藏在他灵魂深处的烈阳蛊。
  那些已经侵入他灵魂的蛊毒,在得不到充分的需求时,就会挟持他的神经,让他生出这种真实异常的幻觉,来提醒他该‘进食’了。
  高飞此前刚中烈阳蛊,想凭借毅力来抵抗时,就曾经梦到过这些魔女。
  不过,那时候魔女的样子,是莫邪征东,或者白瓷的样子。
  现在却是银金花的,这证明烈阳蛊有锁定最后一个目标的本领。
  这是烈阳蛊‘翻脸’的前奏。
  如果高飞接下来不与女人交合,那么这些魔女就会变成真正的妖魔:一个个满脸是血,狰狞的面孔獠牙外露,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三个黑窟窿,身上也是血淋淋的,能看到有蛆虫在爬。
  就像一具具高度腐烂的腐尸。
  偏偏这些腐尸还能活动,还能做出漂亮女人才能做出的动作,扑在他身上与他纠缠,不住的挑逗他。
  与一群高度腐烂的腐尸亲热,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只是高飞却无法拒绝,因为这些腐尸蔵在他的梦中,当他睡着时就会出现。
  到了最后,就算他醒着,也会看到——这样一来,精神就会越来越恍惚,直到彻底的崩溃,变成疯子,最后悲惨异常的死去。
  当前梦魇还是美丽的魔女样子,高飞还能承受,却无法再安心睡觉,只能睁开火辣辣的眼。
  当一个人感觉他眼睛火辣辣的疼时,就证明他急需休息。
  但高飞却无法休息,烈阳蛊不许他休息,促使他继续站起来,去寻找‘食物’。
  高飞站了起来,拎着金蛇怪剑踉踉跄跄的向前走。
  这一次,他没有数自己走了多少步。
  他希望,能省下一点点的精力,与烈阳蛊多抗衡一会儿。
  高飞浑浑噩噩的走着,毫无目的,没有片刻的停留,就像要一直走到老那样。
  到了最后,他的走路,已经变成了机械式,就是他自己的大脑,根本不需要下达走路的指令,两条腿就会自己往前走。
  高飞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走啊走,忽然有了种熟悉的感觉:两年前,他第一次去地下楼兰时,也曾经在这样的暗道中走过。
  不过那时候他没有这样的痛苦,最起码身体是非常健康的,累了后就睡着了,睡得很香,醒来后立即就精神饱满了。
  同样的黑暗,却给了高飞不一样的感觉:与这边相比起来,地下楼兰那段暗道,就是幸福的天堂。
  沈银冰怎么样了?
  果果呢,孩子没事吧?
  老铁,心伤他们两个呢,为什么还没有赶来?
  红颜呢,少爷说她被我的人救走,难道是老铁他们救了她?
  还有就是,那个被少爷掳到古墓中的人,又是谁?
  银金花他们,为什么说我会有机会看到他(她))?
  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她),跟他(她)说说话,诉说一下当前的痛苦?
  慢慢的,高飞脑子越来越混乱,什么都想,什么都想知道答案,可却没有一个问题能想到,只能弄了满脑子的疑问。
  人在有太多的疑问时,情绪总会特别烦躁。
  而高飞当前最不需要的就是烦躁,而是冷静。
  他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极力克制着自己不去烦躁,可在走了不知道多久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挥去金蛇怪剑猛地在巷壁上狠狠砍了一下,随即仰天张开嘴,发出一声野兽般的长嚎:“嗷!”
  野兽般的长声嚎叫,就像一条巨龙那样,顺着巷道迅速蜿蜒飞去,整个巷道中都在回荡着他夹杂着无限痛苦的嚎叫。
  随着一声长嚎过后,高飞就觉得心中猛地宽敞了许多,精神顿时一振,再次长嚎起来。
  这一次,他叫的更用力,时间更长,嚎叫声与上次嚎叫传回来的声音,迅速纠缠在了一起,回荡的更加悠长。
  高飞越叫,心里越宽敞,可同时也感觉更加的热,反手就脱下了衣服。
  所有的衣服都被他撕扯掉后,他后背贴在满是青苔的巷壁上,停住了长嚎。
  刚才这几声全力的嚎叫,迅速耗尽了烈阳蛊赐予他的力量,使他有了一种无奈的脱力感,觉得很快就要死了,幸亏后背传来的丝丝凉意,为他提供着微弱的生机。
  他现在渴到了极点,粘乎乎的青苔所传来的凉意,使他好受了一些。
  后背紧贴在巷壁上,每隔半分钟,当高飞很热的后背‘温暖’了青苔后,他就会挪个地方,就像夏天晚上睡在凉席上那样,这儿热了再换个地方。
  慢慢的,依靠后背来吸收到的凉意,和微弱的水分,已经无法满足高飞对渴的需求,他抬手用金蛇怪剑刮下了一些青苔,缓缓的填进了嘴里。
  青苔只会在阴暗潮湿的石壁上生长,本身就含有丰富的水分,虽然味道实在不敢恭维,不过这时候只要能够给高飞提供他想要的水分,一切都算不了什么了。
  总比喝尿要强很多吧?
  华夏在抗美援朝时期的上甘岭上,志愿军战士在极度缺水的情况下,可是连尿都喝的。
  无论什么样的味道,在人类对生命的渴求面前,都变得不再重要了。
  更何况,高飞也无数次听说过杀破狼三部,在六百年前被蒙古人追到喜马拉雅山,引发雪崩后蔵在山洞里吃青苔,却由此发现了忘忧粉的故事了。
  就是不知道这些青苔,会不会也拥有忘忧粉那种神奇的效果?
  高飞慢慢的吃着青苔,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还别说,青苔不但暂时解决了高飞对水分的需要,更起到了充饥的作用——这个发现,让他有些狂喜。
  青苔,其实就是一种可食用的菌类。
  随着身体对食物的所需得到补充,但高飞最大的需求却也随之而来——女人。
  高飞更加需要女人,这从他下面那个啥膨胀起来,比往常更大更硬就能看得出。
  这时候,高飞甚至都想在巷壁上找个小洞……是男人就懂得,在需要最强烈时,就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如果是一般男人有了这种感觉,在找不到女人时,大不了用左手来解决问题。
  可高飞不行,这在以前就试过无数次了,必须得找女人来达到阴阳相交的效果,要不然就算是撸死,那玩意也不会消停,只会加倍消耗他的体力,激怒灵魂中的那个恶魔。
  “女人……”
  高飞在喃喃说出这俩字时,能感觉到他的面孔已经开始狰狞了,右手中的金蛇怪剑,一个劲的在前面比划。
  他很想一剑斩下去,把烦恼根给割掉,那样一切都消停了。
  幸好高先生在极度混乱中,仍然能保持着一定的清醒,知道男人长这玩意实在不容易,一旦割掉就再也长不出来了,不到关键时刻是万万不能那样做的。
  只是不这样做,又该怎么解决对女人的极度渴求?
  高飞脚步蹒跚的走了不知道会多久,忽然扔掉了金蛇怪剑,双手抱着头没命的向前狂奔起来:他怕再不扔掉金蛇怪剑,真会一剑砍下去!
  话说,那玩意更大更硬了,就像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只需用针尖一刺,就会哧的一声瘪了。
  “女人在哪儿!”
  高飞狂奔,用最快的速度狂奔,希望能把从青苔上补充到的体力,赶紧发挥出去,哪怕再落到半死不活的地步,去梦中与那些梦魇相会,也比现在这种难受强很多。
  砰的一声!
  头脑混乱,全身都好像变成充气气球,继续找个宣泄口的高飞,在拐弯时,重重撞在了巷壁上。
  疼痛,让他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一丝清明攸地滑过脑海,猛地明白了什么:青苔上,有催青的药物成份,要不然不会有这种感觉!
  原来,我在饥渴难当下,吃青苔,早就在银金花他们的算计之中。
  高飞本来就无法抗御烈阳蛊了,在服食了青苔后,就相当于在烈火上,再浇上一盆汽油,让火焰燃烧的更加凶猛!
  “银金花,你们好阴毒!”
  隐隐搞清楚怎么回事后,高飞狂吼一声,猛地纵身狠狠撞向石壁。
  他希望能撞死。
  就算是死,也比遭受当前的折磨要好。
  高飞狠狠撞在了巷壁上,却没有撞死。
  本该很结实的巷壁,被他狠狠撞开了一个口子——或者说,是一扇门。
  门里面,有一个女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