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豪门暖婚蜜爱 > 第1472章晴天霹雳

第1472章晴天霹雳

叶澜妩认真的听着他的每一句话,听完之后,刚开始还觉得他是在开玩笑,逗她玩儿。
  
  可后来仔细一琢磨,竟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她冲战幕深竖起大指:“难怪你那么有钱,奸商啊!”
  
  战幕深勾唇:“病人有病,你有可以帮病人培本固元的保健品,病人愿意花钱买,你愿意卖,愿打愿挨,而我就是个出主意的人,完全是做好事不留名!”
  
  叶澜妩切了一声,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可心里确实心动了。
  
  她太需要钱了!
  
  被赶出叶家之后她才知道钱的重要。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没有钱,别说温饱,尊严就保证不了。
  
  有了钱,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
  
  她现在像是钻进了钱眼里,满心满脑都是钱。
  
  她一定要赚钱,赚很多很多钱!
  
  她现在恨不得立刻看看池韶清那边到底有什么好东西,然后拿去卖给徐锦图那两个好朋友。
  
  徐锦图那两个朋友,身体确实很虚弱,如果池韶清的保健品的确说的有战幕深那么好,让他们吃一些其实也不错。(夜星本人是不怎么相信保健品的,这里的保健品设定是非常非常非常有钱的人才能吃得起的货真价实的东西,不是市面上的那些保健品,切记切记!)
  
  但是,前提是,她要深入了解一下池韶清的产品,确定那些产品确实对徐锦图的朋友有效,她才会去推荐他们用这些东西。
  
  如果只是徒有虚名,没有任何用处的话,她事绝对不会昧着良心去赚这份钱的。
  
  利润多大都不行。
  
  这是她的原则!
  
  第二天,不但战幕深和叶澜妩没有出门,夏源初也在家里待着。
  
  难得清闲,叶澜妩坐在吧台前,精工细作的煮了医护咖啡,浓香四溢,把夏源初馋的嗷嗷叫。
  
  他身体不好,酒和咖啡都是明令禁止,一滴都不可以沾的。
  
  他捏着鼻子在沙发上打滚儿:“嫂子,你就不能鲜榨点果汁什么的吗?明知道我不能喝咖啡,还煮咖啡,你这是精神折磨好吗?”
  
  叶澜妩端着咖啡杯,浅啜了一口,幸福的眯起眼睛,“活该!谁让你胡乱糟蹋你自己的身体来着?你这就叫自作自受,馋死你!”
  
  叶澜妩一般咖啡喝完,池韶清还没到。
  
  叶澜妩问坐在沙发上敲笔记本的战幕深,“喂,我们为什么不去机场接机,而是要在这里傻等呢?”
  
  战幕深头也不抬的说:“阿清不喜欢有人接他,他不愿意浪费我们的时间。”
  
  叶澜妩:“……”
  
  好吧。
  
  听起来挺体贴的,不过好像也有点奇怪。
  
  咖啡喝完了,她拿出手机,点开手机游戏,消磨时间。
  
  游戏刚打开,管家就喜气洋洋推门进来;“少爷、少夫人,三少爷,二少爷回来了!”
  
  他侧身让开,一个长身玉立丰神俊朗的青年和一个娇小可爱甜美漂亮的女孩儿,出现在战幕深和夏源初、叶澜妩的眼前。
  
  夏源初在管家通报的第一刻,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朝池韶清冲过去。
  
  他原本是要扑过去给池韶清一个树袋熊一样热烈的拥抱的,可是,在他冲到池韶清眼前,看清楚站在池韶清身边的女孩儿时,他的脚步一下僵住,整个人一下傻了。
  
  原本脸上挂着羞涩笑意,站在池韶清身边的那个女孩儿,脸上的笑意也一下僵住,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白的像鬼一样。
  
  战幕深大步走过去,按住夏源初微微颤抖的肩膀,皱眉打量那个女孩儿:“唐糖?”
  
  夏源初和唐糖交往时,正是夏源初忙的昏天暗地的时候。
  
  夏源初搬出去和唐糖在医院后面的公寓住了,偶尔回战幕深那边住一晚。
  
  战幕深见唐糖的次数不多。
  
  眼前这个女孩儿,看眉眼五官和唐糖很相似,发型衣服风格却截然不同。
  
  战幕深一时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唐糖。
  
  不。
  
  不对。
  
  看女孩儿的表情,战幕深就已经确定,眼前这个女孩儿,就是唐糖。
  
  只是,他的潜意识里不愿意承认,藏着一丝侥幸而已。
  
  他实在不愿相信,池韶清口中那个想要带回来给他看看,如果他点头,他就带着去登记结婚的女孩儿,就是那个曾经诶夏源初下毒,害死了迷尼的唐糖!
  
  付映雪张了张嘴,想要否认。
  
  她想说,她不是唐糖,她叫付映雪。
  
  可是,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之下,骤然见到夏源初,她整个人一下懵了。
  
  她的表情已经彻底出卖了她,她现在就算否认,夏源初肯定也不会相信了。
  
  可是让她承认?
  
  不。
  
  她怎么可以承认?
  
  她要是承认了。
  
  她和池韶清之间就完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池韶清口中所说的三弟,就是夏源初。
  
  她只知道,夏源初有个哥哥,就是战幕深。
  
  她怎么会知道,池韶清也是夏源初的哥哥?
  
  她不能承认。
  
  绝对不能承认!
  
  她努力挤出一抹笑,并且试图让自己笑的自然:“不,不是,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夏源初圆睁着眼睛,失魂落魄看她,“认错人了?为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阿初,”战幕深使劲按了按她的肩膀,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你没认错人,她就是唐糖!”
  
  “不!”付映雪苍白着脸色摇头,“我不是唐糖,唐糖是我双胞胎的姐姐……”
  
  她看着夏源初,颤抖着声音说:“阿初少爷,我知道,我姐姐害死了那你最心爱的宠物,你恨她,我很抱歉,我代替她和你说对不起,可我真不是她,我只是她的双胞胎妹妹,我叫付映雪,我们姐妹两个从小就分开了,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我虽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但我真的不是她!”
  
  “是吗?”夏源初抬眼看她,失焦的目光,找回了焦距,落在她脸上,“你不是唐糖,你是唐糖的双胞胎妹妹,你叫付映雪?”
  
  “对!”付映雪用力点头,眼中含着泪,哀求的说:“阿初少爷,我知道,我姐姐伤害了你,我代替她对你说对不起,可我求求你,请你不要迁怒我,我是真的喜欢池大哥,我求求你,允许我和池大哥在一起,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