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苗疆蛊事2 > 第五十九章 摩西的提醒

第五十九章 摩西的提醒

摩西在我的眼中,性格更接近于徐淡定,一向沉稳,年少老成,慎言慎行,然而一句“老家伙”,却表达出了他心中强烈的不满来。
  
  作为刚刚与他进行过生死较量的我来说,立刻感受到了他所表达出来的意思。
  
  我笑了笑,说不怕被听到?
  
  摩西说你放心,他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神通广大,说白了,他是人,不是神。
  
  说句实话,此时此刻的摩西,远比之前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时候更让我喜欢,所以我也少了几分顾忌,冲着他笑了笑,然后衷心地说道:“你很强,刚才的结果,并不代表我们的输赢,等有机会,我们再好好切磋一下”
  
  我这话儿,其实是客气,然而摩西听到,却下意识地为之一愣。
  
  他有些意外地看着我,说怎么,你看出来了?
  
  啊?
  
  摩西的回答让我为之惊讶,而随后他仿佛感觉到了我的情绪,笑了,说输便是输,没有什么可以兜圆的,哈哈、哈哈
  
  尽管他这般说,但在那一瞬间,我却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面前的这个少年郎虽然年纪不大,但却跟屈胖三一个模样,都是那种年少老成的人,极少会透露出自己的情绪来,让旁人看不懂,也琢磨不透。
  
  从这一点来看,不光我如此,就连让人仰望、高高在上的先知,也应该是如此的。
  
  他对我一个陌生人的兴趣,肯定不可能远超身边人。
  
  也就是说,相比较于我一个八竿子打不到的路人而言,他更想知道的,其实是摩西这个身边人的底细。
  
  这才是他刚才厚着脸皮,用二桃杀三士的办法,让我们比斗的原因。
  
  其实他最主要想看的,是摩西。
  
  然而事情的结局虽然是先知插手,表明我赢了,而却又承诺了摩西,打造了皆大欢喜的局面,也为他之前的逼迫圆了场,但摩西刚才不经意的话语,却让我陷入了另一种可能的猜疑之中去。
  
  或许,就连刚才的交手,那种穷途末路的感觉,也都是摩西演出来的。
  
  当我一心一意想要救出屈胖三,而不得不使出全力的时候,这个少年郎却还有心思分出来去表演,去关注并且猜度先知的感受,以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其实都在摩西的掌控之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面前的这个少年郎,那可就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未必在修为上强于我,但那心思,却让人感觉到可怕。
  
  呼
  
  我想到这里,却没有将猜测说出口来。
  
  我突然间明白了一个词,叫做城府。
  
  直接跳开了这一段,我对摩西说道:“你在这儿等我,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吧。”
  
  摩西点头,说对。
  
  他带着我往远处走了十来米,来到了一处僻静一些的角落,然后开口说道:“我听说了一些事情,知道你过这边来,其实是跟一位叫做阿瑟黑斯廷斯的男人有关系,对吧?
  
  我没有想要隐瞒他,点头说道:“是。”
  
  摩西说你知道先知与阿瑟黑斯廷斯,也就是倒吊男,以及他身后的三十三国王团是死敌,对吧?
  
  我说之前听秦鲁江聊过一些。
  
  摩西说你知道为什么呢?
  
  我摇头,说这个就不知道了,为什么呢?
  
  摩西笑了,说其实很简单,主要的原因,就是两个贼伸手进了一个兜里。
  
  我说啊?
  
  摩西耐心地解释,说其实主要的矛盾,就是觊觎一个关于当老大的位置无论是教廷,还是黑暗议会,又或者近两百年来崛起的三十三国王团,都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团体之一,它们拥有着远比其他竞争对手更加雄厚的实力,所以无不想要占据高位,成为这个世界的领导者,试图用自己的手段,来改变世界,在这竞争过程中,产生了纠纷而已
  
  我说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摩西说相比较于往昔的霸主教廷和一直藏在地下的老对头黑暗议会,三十三国王团显得更加神秘和恐怖,它在近两百年来,几乎一直把握了时代的命脉,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商人,最有智慧的政客,最有创造力的科学家,以及最强大的个体修行者也就是说,他们才有可能是最有可能改变这个世界的那一批人。
  
  我说然后呢?
  
  摩西说三十三国王团最擅长的,就是招揽人才,只要他们看中的人才,就会给予荣华富贵,以及国王一般的待遇,这就是三十三国王团名字的来由,但我想要告诉你,那里面最核心的一群人,其实却都有着吞噬天地的野心,这些阴谋家对于这个世界,有着迥异于常人的态度和认知。
  
  我说你想说的,是那个人类清除计划?
  
  摩西笑了,说跟聪明人讲话,果然是不用费力气,你既然知道,那我就放心多了。
  
  我说你担心的,是我成为三十三国王团的走狗,对吧?
  
  摩西说他们宣称是合伙人,但从本质上来说,三十三国王团里面也是有阶级之分的,最核心也是最强大的,就只有五人团,其余的成员,其实都只是五人团的走狗而已,而那位阿瑟黑斯廷斯,也就是倒吊男,便是其中最疯狂、最残忍和最神经质的疯狗之一。
  
  听到摩西对于倒吊男的评价,我不由得有些意外。
  
  事实上,或许是因为倒吊男对我的刻意礼遇,让我感觉到他这人其实还挺不错的,但没有想到摩西对他居然是这样的一个评价。
  
  当然,这世间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立场,也有朋友和敌人。
  
  正因为如此,每一个人都戴着不同的面具。
  
  或许,摩西看到的,就是倒吊男“极恶”的那一面吧?
  
  我说我明白了,你放心,我对这些没兴趣。
  
  摩西摇头,说你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其实我一直觉得,除了上述的三方势力之外,还有最后的一方,那就是我的祖国,也就是神秘的东方,那里也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只不过由于常年的封闭,才使得你们没有清晰的国际视野。我这么认为,自然也会有人那么想,所以无论是教廷,还是黑暗议会,又或者三十三国王团,都已经开始往神秘的东方进发,扩展自己的势力
  
  听到他这般说,我自然联想起了之前在江湖上肆虐的那些外来势力,包括进攻茅山的那一帮人。
  
  我看着他,说之前在天山神池宫,我们的相见,就是这样的背景咯?
  
  摩西毫不避讳,点头说是,黑暗议会的确有涉足东方的想法,而且据我所知,已经扶持了一大批的代言人,不过在这一点上,三十三国王团做得更好一些,早在二十年前,他们就在金融、政治以及各个行业都伸出了触角,就连邪灵教,都是他们的合作者,又或者是其中的走狗之一
  
  啊?
  
  摩西的话虽然有一些我知道的,但听他这般说来,还是让我有些背生冷汗。
  
  我想了想,说邪灵教未必是三十三国王团的走狗,据我所知,它们的领导者小佛爷,可不是那么容易臣服的角色。
  
  摩西点头,说我知道,小佛爷与三十三国王团的关系,自然是相互利用,他最主要的,是想要从三十三国王团这儿获得经济上的支持,从而用来扩展自己的实力,但他在算计别人的同时,三十三国王团也在算计他,所以小佛爷一死,邪灵教立刻分崩离析,这就是原因。
  
  我说那么现如今的新邪灵教,也是三十三国王团扶持起来的走狗咯?
  
  摩西没有回答我,而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事情远比你想象的更复杂,我忘记跟你说一件事情了,秦鲁江有一位兄长,名字叫做秦鲁海”
  
  啊?
  
  秦魔秦鲁海?
  
  我的心中一下子就明了许多,秦鲁江如果一直很低调,为何会对我如此,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渊源。
  
  事实上摩西之前就提醒了我,但我却并没有及时联想到。
  
  我心中震撼,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谢谢,谢谢你跟我说的这些。”
  
  莫西笑了,说我们走在个自己的目标路上,而这路太漫长,需要有同伴,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是敌人,而有可能是相互扶持的同伴,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好了,我想你应该明白了,所以那就再见吧;另外如果你碰见王明和老鬼大哥,代我问声好,说K想他们了
  
  他与我说完这些,然后转身离开。
  
  没多久,莎乐美和小龙女出来了,告诉了我一个有些让我意外的消息。
  
  小龙女决定留下,她会跟屈胖三一起走。
  
  我瞧见两个气质迥异,但都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娘子手拉着手,眉目之间满是浓情蜜意的模样,不由得一声苦笑。
  
  得,我这还真的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屈胖三和摩西的话给了我很深的感触,所以我倒也没有多挽留什么,表达了祝福之后,被两人和一匹独角兽送出了文森山。
  
  在两座大天使石像不远处的山口,我们挥手告别之后,我开始埋头赶路。
  
  用地遁术一路行走,我用了两天的时间,赶到了埃斯佩兰萨站。
  
  我赶到这儿,往里走,却瞧见了一个让我意外到了极点的男人我哥,陆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