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苗疆蛊事2 > 第五十八章 第二世的记忆 为@RoryL 加更

第五十八章 第二世的记忆 为@RoryL 加更

走进门内,我直直盯着屈胖三,随后方才注意到脚下来。
  
  与之前遍地洁白的那个洞穴相比,这儿有着迥然不同的模样,整个空间黑乎乎的,然而当我走了几步,突然间脚底下出现了亿万星河,无数星辰浮现,星云旋转,千般璀璨,万道宏光,从我的身下一直蔓延,到了看不见的尽头去。
  
  在那一刹那之间,我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仿佛飞腾了起来。
  
  这样的场景,在我的生命之中,还经历过一次。
  
  那是在东海蓬莱岛。
  
  我与虫虫一吻定情的陷空洞,在那个只有海公主或者海公主候选人方才能够抵达的地方,我再一次见到虫虫的时候,就是此番的景象。
  
  之所以是海公主才能够前往,是因为在那个地方的修行,能够领悟到这个世界的底层规则,从而让自己的境界拔得更高。
  
  而现在,我再一次瞧见了。
  
  星河蔓延,一直落到了屈胖三身处的地方去,我整个人都有些震惊住了,缓步走到了他的跟前来。
  
  没有等我开口,屈胖三突然睁开了眼睛来。
  
  他看着我,仿佛看陌生人一般。
  
  这情形让我有些难过,小心翼翼地走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呸!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他啐了我一口,说有日子没见了,怎么还这一副傻波伊的德性?
  
  呃?
  
  他开口骂人,我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说我艹,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被洗脑了呢。
  
  屈胖三笑了,说这个世界上,能够给我洗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我说那你这些天在干嘛呢?
  
  我想问一下屈胖三被先知掳走之后的经历,然而他却看着我,然后说道:“陆言,你是多久知道我的前世,是虎皮猫大人的?”
  
  啊?
  
  屈胖三问得我猝不及防,愣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你都想起来了?”
  
  他摇头,说不,只是想起了一部分,再加上这几天安静的思索,回想起了之前的很多细节,将这些联系起来,总算是找回了一些逝去的记忆譬如,朵朵其实在上一世,就是我的媳妇儿……
  
  啊?
  
  我说不会吧?
  
  屈胖三说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我是从那颗丢失了的蛋里面孵化出来的,对吧?
  
  我说不,我是后来跟陆左汇合之后,才知道的当时陆左告诉我,说你是转世之时受过刺激,所以第二世的记忆支离破碎,变成了伤痕,如果强行恢复的话,会让你整个人的意识都崩溃,只有等待着时间的恢复……其实后来我们去天山神池宫,也是想要求教陶真人关于你的事情,只可惜陶真人成为山神之后,就不太正常了……
  
  我跟他解释着为什么隐瞒他的原因,主要就是怕屈胖三一时想不开,觉得我们在刻意欺骗他。
  
  好在这家伙心里明白得很,笑着说道:“具体的原因,你们不说,我其实也是知道的。”
  
  我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屈胖三说其实你们不说,我自己也一直明白,也在想着找回遗失的记忆,毕竟那也是我的人生,只可惜求而不得,一直到了这里,那老骗子在帮我清除诅咒的时候,竟然让我的第二世也觉醒了……
  
  我说觉醒?
  
  屈胖三笑了,说你别害怕,我依然是我,不过回忆起了很多的事情来而已。
  
  我说既然如此,那还真的是皆大欢喜了,那么我们走吧?
  
  屈胖三摇头,说不,你走,我留下。
  
  啊?
  
  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说怎么了?是不是先知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困在这里,离开不得?
  
  屈胖三笑了,说你脑子里都藏着什么呢?的确,先知这老狐狸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道貌岸然,但拿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他留我在这儿,是有求于我,想让我帮他在极点布阵,隔绝那些穿过空间裂缝,跨空而来的麻烦,而我想留在这里,是因为这个地方……
  
  他指了指脚下的星空,说这里,能够让我完全找回第二世的所有记忆,从而让我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等到了那个时候,我才会离开。
  
  我总算是听明白了,只不过……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准备在这里待多久?”
  
  屈胖三说帮先知那老骗子搭阵呢,差不多要花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吧,他毕竟帮了我很大的忙,又准许我在这儿参悟,不干点儿活,我心里也有愧;至于何时找回第二世的本我,这个就说不定了,有可能这几天,也有可能要好几年……
  
  啊?
  
  我说那我怎么办?
  
  屈胖三指着脚下,说你如果没事儿的话呢,跟我在这里修行,我保证你重新出山的时候,能够达到一个常人难以攀登的高峰,成为这个世间最强大的那一批人之一;但如果你有事的话,那就先回去。
  
  我苦笑,说你恐怕是忘记了,我们之所以来到这个鬼地方,是因为陆左在长治矿坑里面失踪了。
  
  屈胖三笑了,说忘记倒没有,不过我觉得他那人,就算是扔进了黑洞里,也未必死得掉,所以没有太操心而已。
  
  我叹了一口气,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拦你。
  
  的确,帮助屈胖三找回第二世虎皮猫大人的意识,让屈阳、虎皮猫大人和屈胖三这三个意识合而为一,一直都是我和陆左以及众人的心愿,现如今他找到了办法,我肯定只能送去祝福。
  
  至于我,却没有办法如他一般,留在这地方安静的修行。
  
  因为我的肩上,有着太多的责任。
  
  无论是陆左、杂毛小道,还是茅山,又或者黑手双城,最后就是身处于东海蓬莱岛的虫虫,这些都是我的牵挂。
  
  这些我一个都放不下,所以留在这里,我的心安定不下来,肯定也没办法修行。
  
  我走上前,认真地问他,说你确定了?
  
  屈胖三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我,说倒是忘了问你,这些天没有我在,还习惯么?
  
  我下意识地想要回他一句,说什么“有你没你一个样”,然而话到了嘴边,却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感觉到心里特没底。”
  
  屈胖三站在石头上,伸手过来,放在了我的肩上。
  
  他笑着说道:“我在还是屈阳的时候,那个时候也跟你一样,刚刚入行没几年,心中既自大,又自卑,既觉得世界在自己的脚下,面对着强敌又心有戚戚,后来有一个人对我说了一句话,‘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想了三年,然后想通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不要在意太多的得失?
  
  屈胖三笑了,说经历过了太多的事情,你就会明白多少伟大,化作烟消云散,而多少平凡,已浅成不朽,人生一世,活得就是个精彩,是个念想,是个印记,畏首畏尾,到了最后,对不起的只是自己。
  
  说到这里,他冲我眨了眨眼睛,说你跟了我这么久,就不用想三年了,我希望你过些日子,就能够想通这些。
  
  我苦笑,说好吧,我走了,你保重好自己。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放心,我在这儿也不是受苦,先知那老东西别看狡猾得很,但肚子里还是有些真本事的,我跟他论道论道,争取从他肚子里偷点儿东西出来。
  
  他的笑容让我的心中变得豁达许多,也没有再为离别而心伤。
  
  屈胖三这人洒脱得很,跟我讲完这些,伸了一个懒腰,说回见吧您,随后眼睛一闭,居然又躺到了石头上去。
  
  我瞧见他微微的鼾声,忍不住吐槽,说你这是参悟还是睡懒觉啊?
  
  我离开了这里,又好不容易找到了那边的出口,门口有人在等我,对我说道:“先知去见莎乐美殿下了,让你出来之后,直接过去。”
  
  他冲我鞠躬,然后说道:“请跟我来吧。”
  
  我被领着走过一段长廊,来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里,这儿的温度极低,而旁人浑然不觉,转过一道天然的石屏风,我瞧见了先知、莎乐美和小龙女在那儿叙话。
  
  先知看到了我,笑着说道:“怎么样?”
  
  我叹了一口气,说他说他要留下来待一段时间。
  
  在莎乐美面前,先知很随和,摆着手,说可不是我拦他吧?
  
  我摇头,没有说话。
  
  屈胖三说得没错,这家伙果真是一老狐狸,明明知道屈胖三不会跟我离开,让我直接跟他见一面就行了,但这老家伙却偏不,非要让我和摩西比上一场,为的就是看一看我的底牌。
  
  先知大概知晓我心中的想法,三言两语便把我给打发了,却和小龙女、莎乐美聊了许久。
  
  我离开了这边,给人领出来,请到了那边的青铜大门处去。
  
  我在不远处等着小龙女,而这个时候,从角落里走出一人来,对这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那人便离开了。
  
  我看着面前的摩西,说你怎么还在这里?
  
  摩西伸出手来,食指处的一戒指突然亮了起来,随后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将我们两人笼罩住。
  
  这显然是屏蔽别人的探寻。
  
  弄完这些,他抬起头来,对我平静地说道:“我在等你,怎么,老家伙没为难你吧?”
  
  b说:
  
  加更奉上,大家晚安。
  
  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