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苗疆蛊事2 > 第五十六章 都是特么开挂的

第五十六章 都是特么开挂的

本来我还挺开心能够不和先知对抗,就可以将屈胖三给救出来的,然而他的这一句话,让我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有点儿想要骂娘的冲动。
  
  居然是摩西?
  
  想起那八翼少年恐怖的战斗力,我顿时就感觉到不妙。
  
  难道
  
  这老家伙知道我与摩西的“勾结”了?
  
  又或者,他单纯只是想要试一试摩西真实的水平,或者是我真正的实力?
  
  摩西会让我么?
  
  我心中无数个念头掠过,而摩西本来就是刚刚离开,所以没多久,那道门就再一次地被推开,然后我瞧见摩西走了进来。
  
  他没有看我,而是朝着先知行礼。
  
  先知并不知晓他与我认识,而是给我介绍道:“摩西是我新收不久的弟子之一,实力一般,年纪也不算大,算是你的晚辈,还请你不要下重手才是”
  
  他这话语里面藏着的虚伪,让我对先知整个人的观感都变得差了许多。
  
  什么叫做实力一般?
  
  尽管我不太明白西方修行世界的结构体系,但我却知晓,一个能够凭着个人实力成为暗黑议会议长候选继承人的家伙,绝对是顶层力量的一部分,要不然也不可能被先知特地跑过去招揽,重归基督。
  
  更何况他八翼全开的时候,那种让人难以把握的力量,也让我戒备心十足。
  
  然而我却不能反驳先知的话语。
  
  因为我得装作跟摩西不认识的样子,否则我与他之间的默契就全部都会被揭穿,而摩西极有可能受到很重的处罚。
  
  他毕竟救我脱困,不管如何,我都得站在他的一边。
  
  我皮笑容不笑地回答,说这位小兄弟一看就知道是深受先知您器重的弟子,我必当全力以赴,方才有侥幸赢下的可能。
  
  先知又回过头去,对摩西说道:“你也知道,教廷对我虽然尊重,但许多人事上面的安排,我也很难插手,所以你之前的请求我一直都在斟酌,但现在我可以跟你承诺,如果你能够战胜他,我将会保举你在三到五年内成为第一位华人红衣大主教,虽然地点有可能会在南美或者非洲,甚至中东这种信仰荒芜之地,但距离你的目标,也会更进一步所以,请努力吧。”
  
  摩西的目标?
  
  我瞧见原本很平静的摩西,在听到了先知的话语之后,眼睛里掠过一缕精光。
  
  他显然是被打动了。
  
  他的目标是什么呢,为什么一定要做到红衣大主教去?
  
  第一位华人红衣大主教啊,履历曾经有过污点的摩西,真的能够获得教廷的信任,坐上那个位置么?
  
  我心中疑惑,不过却能够感觉得到,摩西的决心被坚定了下来。
  
  他不会看在王明或者老鬼的关系上对我放水,也不会因为我与他之前的一点儿小默契就放弃自己的目标,所以接下来,我们将会拿出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迎战对方。
  
  我为的是友谊,而他为的,则是梦想。
  
  大家都有着自己利益存在,谁也不会让步,那么就只有硬拼了。
  
  摩西转过身来,朝着我遥遥拱手,然后说道:“请教了。”
  
  先知足尖一动,人退到了几十米远的地方去,然后声音遥遥地传递过来:“陆言小友,这个地方是经过特制的,不管你们如何打斗,都不会对环境有任何影响,所以,请放手一战吧”
  
  我下意识地朝着他的方向望去,却发现入目处一片洁白,什么也瞧不见了。
  
  神出鬼没的先知让我心头一惊,而这边,摩西拔出了一把锋利尖锐的西洋剑来,对我说道:“这件事情,是我的目标之一,我不会留情的,各安天命吧!”
  
  他手中的西洋剑微微一抖,立刻就传来了蜂鸣一般的震动之声。
  
  这声音很有音律,让人有一种神魂不安的失落感。
  
  嗡、嗡、嗡
  
  摩西不多做解释,一步一步地朝着我走了过来,在对方强大的压迫感之下,我将手伸进了怀里,也将止戈剑拔了出来。
  
  止戈剑一出,摩西停住了脚步。
  
  这个时候,他离我只有九米,很奇妙的距离,他遥遥地望着我,几秒钟之后,他竟然不管远处可能在观察我们的先知,直接开口说道:“天山一别,你我的变化都是天翻地覆的,我能够感觉得到你身上藏着的大恐怖,而你,想必也想要知道我的手段吧,来!”
  
  他足尖一蹬,人便朝着我急速冲来,宛如利箭一般。
  
  得罪了。
  
  尽管面前的这个少年郎让我十分尊重,但先知用那二桃杀三士的手段,让我们相斗,我也不得不跳进这个陷阱里来。
  
  因为我若败了,屈胖三就回不去了。
  
  我只有胜。
  
  铛!
  
  止戈剑在那一瞬间加速,眯眼打量对方的我在他冲过来的那一刹那,凭借着剑感,感知到了对方的破绽之处,于是一个马步向前,止戈剑想也不想地就朝着前方猛然斩去。
  
  一剑斩。
  
  朝着我冲来的那身影在下一秒,给止戈剑陡然斩成了两半,斜斜滑落,化作了虚影。
  
  幻觉?
  
  瞧见化作两段的尸体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顿时就知道对方耍弄的手段,赶忙将炁场感应激发到了最巅峰的时刻,感受着身后有可能的所有变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头顶上,突然间出现了万道剑芒。
  
  数不胜数的剑气从头顶之上的无数方向袭来,但凭着止戈剑,就算是用那最擅长防守的真武八卦剑,都不能够抵挡这样的暴风骤雨。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使用了大虚空术,想要避开对方的攻击。
  
  然而当我遁入虚空的那一瞬间,有几缕剑气居然跨越了现实与虚幻,直接刺入了我的体内来。
  
  糟糕!
  
  当痛觉从体表中传来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中了摩西的算计。
  
  那家伙他是知道我会大虚空术这类手段的,知晓遇到危险的我会很自然地使用这门手段,所以先前那万道剑气使出来,不过是虚招,而真正的手段,却是这几道能够跨越现实和虚幻的剑气。
  
  这才是实现他真实意图的手段。
  
  啊
  
  剑气入体的一瞬间,我身体好几处疼得要命,不过大易容术几乎本能地将劲气堆积在那里,而聚血蛊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用触须顶住了那压力。
  
  只不过我遁入虚空之后,那剑气就从实质化作了精神力攻击,在我的脑海一瞬间炸掉,将我整个人的神魂都搅得一塌糊涂。
  
  我再一次的浮现,感觉脑袋好像被人用八磅锤重重敲了四五下一般,贼疼。
  
  而那位少年郎,则站在我的四五米开外,并没有趁胜追击。
  
  他只是朝着我微微笑了一下。
  
  很显然,这并不是主菜,又或者摩西并不指望这一下就能够将我给重创,只是用它来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那就是他绝对不会留手的,也让我不要瞻前顾后,让这场比斗失去了本该有的意义。
  
  我伸出左手,揉了揉疼得要命的脑袋,笑了。
  
  有点儿意思。
  
  一开始的时候,我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太情愿这样的比斗,虽然明白摩西不会留手,但内心多少也有一些小小的期待和希望。
  
  但现在我明白了,只有拼尽全力,方才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那么
  
  我没有再犹豫,朝着摩西主动发起了进攻来。
  
  止戈剑扬起,起手式。
  
  清池宫十三剑招。
  
  战斗几乎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白热化,我一上手,就用起了茅山剑法之中最巅峰的手段,来去如电,有着一往无前的决绝,而每当有机会的时候,我甚至直接用上了一剑斩,都不考虑对方是否会因此深受重创,又或者身死。
  
  因为这个时候,我必须使出全力来。
  
  别看只是一个少年郎,但摩西并不是一个需要我留守的对手,很多方面,他的经验甚至比我更老道,杀的人,比我更多。
  
  战斗在持续,随着交手的深入,我渐渐对面前的这个对手有了更深的认识。
  
  他的力量,并不比我差,基础十分牢固,手中的西洋剑很稳,每一击和每一次的退步,进退有度,仿佛整体的局势都在他的掌控中一般,相当的稳,然而稳中又带着几分凌厉,只要有机会,他的杀招顿时就递出,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
  
  而面对着我的重重杀招,他也能够提前感知,并且回避。
  
  因为摩西对于虚空的了解,我不敢再次随意遁入。
  
  战斗一直持续。
  
  双方交手几十个回合之后,我终于利用对方回身的一丝空隙,陡然发招,一剑斩配合着我能够调集而来的所有力量,倾轧到了对方西洋剑上。
  
  在那一刻,我终于感觉到了少年郎唯一的弱点。
  
  在力量上,他到底还是没有我这开挂一般的强大,被我猛然一斩,虽然西洋剑及时地抵挡,但整个人却猛然一滑,退到了二十几米的远方去。
  
  我瞧得见他的脸,在那一刻,变得苍白了几许。
  
  扳回一城。
  
  我的脸上浮现出了微笑,正想利用这刚刚发现的缺点继续进击,然而下一秒,我瞧见摩西突然间双手望天空一伸,整个人却是飞了起来。
  
  而在他的背后,突然间浮现出了四对光翼来。
  
  八翼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