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苗疆蛊事2 > 第五十五章 自己挖坑自己埋

第五十五章 自己挖坑自己埋


  莎乐美在伊甸圣地的地位十分高,就连呼风唤雨的秦鲁江,在她面前,也不得不吃瘪。
  难怪摩西让我过来找她。
  谎言被戳破的秦鲁江颇为尴尬,自然不可能在此久留,没一会儿,原本乌泱泱准备过来抓捕我的几十号人里,就只剩下了几个。
  我瞧着散去的人群,心中却想着另外的一件事情。
  先知有三百门徒,算上其余打杂的,估计更多,但这几天我瞧见的人,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五十人。
  那么其余的人,去了哪儿呢?
  我心中思索着,而莎乐美却对摩西说道:“你,带路吧。”
  她对于刚来的摩西显然并不熟悉,态度也只是一般般,而且还有一种对于男人天然的漠视态度,这让我的心情好了一些——她应该本来就是弯的,并不是因为我不好。
  毕竟从我的角度来看,摩西这个少年郎长得很帅气,一般的女孩子都会忍不住注视他的那种,如同冬日的太阳,有着迥异于常人的温暖。
  而此刻莎乐美对摩西不假辞色,显然真的是取向有问题。
  这就好。
  摩西在前面带路,而莎乐美则与小龙女骑着独角兽在后面跟随。
  我与摩西并肩而走,过了五分钟左右,他突然开口说道:“我怎么感觉到你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笑了,说温泉挺不错的,我只是泡了一下,洗了洗身上的泥。
  摩西笑了,说哦,是么?
  我说我走了之后,秦鲁江没有为难你吧?
  摩西说有,不过没有证据,他也奈何不了我——在伊甸圣地里,秦鲁江虽然有一定的势力,但因为华裔的缘故,其实也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对待,这是有色人种天然的弱势,而他以前其实一直都很低调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想恐怕跟你有一些关系。
  啊?
  我说关我什么事,我以前又不认识他。
  摩西笑了笑,说我相信你不认识他,但他说跟你有一些私人恩怨,这句话我觉得问题不大,并不骗人,所以你或许在别的地方,得罪过他也不一定,毕竟……这个世界的圈子,说小不小,说大却也不大。
  他点到为止,没有再继续深究,随后我们穿过了那一片活火山的地穴,又穿过了一条长长的甬道,居然开始向上走去。
  没多久,我们来到了一处温度近乎于地表的石室门前来。
  石室的门,是青铜锻造,有点儿像是教堂大门的款式,周围还有绚烂的宗教壁画。
  来到这里,摩西回过头来,说道:“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来,想要面见先知,需要跟里面的人打招呼。
  ”
  说完话,他居然转身离开。
  看得出来,摩西在这儿的地位,其实也算不得多高啊,又或者,先知对他的身份其实也是有所忌惮的?
  我有点儿闹不明白这里面的讲究,而莎乐美则跳下了独角兽。
  小龙女跟着下了来。
  莎乐美转过身来,跟小龙女郑重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朋友救出去。”
  说罢,她来到了青铜门之前,将右手放在了上面。
  她闭上了眼睛,有一股力量从她的身体里传递出来,而过了几秒钟,整个青铜大门突然间开始发光,乳白色的光芒充斥在了整个通道之中,随后那门缓缓地打开,从里面传来了恢弘的赞歌,然后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穿着红色主教长袍的老人,他是我这些天来瞧见的唯一一个不穿黑色、灰色传教士长袍的人。
  他脸上充满了慈爱,对莎乐美说道:“殿下,你有什么事情么?”
  他说的是很蹩脚的汉语,很显然,因为从小在台北的缘故,使得这位莎乐美殿下习惯了中文对话,反倒是便宜了我。
  莎乐美说我要见曾外祖父。
  红袍老人说道:“先知刚刚从极地回来,都没有休息,你能不能过一会儿再来呢?”
  莎乐美摇头,说不,我有朋友找他,请他务必见一面。
  红袍老人转头,朝着我们看了过来。
  他的目光先是瞧向了与莎乐美并肩而立的小龙女,随后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他与我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突然间,我感觉到他的双眼微微一眯,有精光浮现,显然是对我起了警戒之心。
  对小龙女没有,对我却有。
  很显然,他对于我们实力的判断,是很准确的。
  红袍老人盯了我一会儿,然后说道:“他们都是什么人?”
  小龙女将我们的身份解释了一番,然后说道:“曾外祖父他扣了人家的朋友,现在他们找上门来了,总得给一个说法吧?”
  红袍老人沉吟道:“神秘的东方人啊?”
  他有些不确定,思索了一番,方才回答道:“这件事情,我需要请示一下先知,然后再告诉你。”
  他请我们进里面去,然后独自朝着更深的地方走去。
  走进了青铜大门,我瞧见这儿又是一个狭长的甬道,而甬道两旁,却坐着十来个苦修士,这些人眼睛紧紧闭着,无论是对红袍老人,还是我们,都并不关心,不知道在干嘛,而我感觉到这儿的温度更冷了,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冻感冒。
  
  不过既然是苦修士,又在这儿那么久的时间,他们想必也是习惯了。
  过了三分多钟,红袍老人终于回来了,然后对莎乐美说道:“先知说了,他想先见一见那个叫做陆言的先生。”
  莎乐美撅着嘴,说为什么啊?我一起去不行么?
  红袍老人脸上浮现出了温和的笑容来,说先知处理完了公事之后,会找你的,别急。
  莎乐美对我的死活并不在乎,只是在意小龙女的感受,所以听到这话儿,转头看向了小龙女去,而小龙女则交由我来决定。
  我在两人对话的时候,也在思索。
  先见我,而不见莎乐美,显然是不想接受这位殿下的撒娇,也就是说,事情很可能会有所变故。
  不过面见先知,是我这些天来一直争取的事情,此刻有了机会,我肯定不能放弃。
  深吸了一口气,我点头说道:“好,我去。”
  与小龙女用眼神告别之后,我跟随着红袍老人一起,望着前方走去。
  我越过了那些苦修士,每进一步,都能够感觉到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赞歌声越来越响,到了道路尽头的时候,我感觉四面八方都传来了那种声音,就仿佛身处于一个有着杜比音效的影院一般。
  赞歌不断唱起,此起彼伏,一直到了巅峰的那一瞬间,红袍老人突然间停下了脚步来。
  他推开了一道门。
  门开,洁白色的光芒从里面照射出来,一瞬间,让我的视网膜上面全部都是白色的世界,什么都瞧不见。
  红袍老人说道:“进去吧,先知在等你。”
  我往前走,刚刚走进去,身后的门就关上了,我回头望了一眼,随后又往前面看,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四面都是白色的房间里,墙壁与地板,还有天花板仿佛融为了一体,全部都是乳白色,而光芒不知道从哪儿浮现,整体的视觉效果十分具有冲击力。
  而房间的正中,站着一个老人。
  对方抬起头来,慈祥地看着我,然后说道:“孩子,我们又见面了。”
  这人,便是先知。
  与第一次见面时宛如疯子一般的样子不同,此刻的先知虽然依旧浑身破烂,但浑身却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叙的温暖光芒,有着上位者的威严,和神父惯有的慈祥,反而没有了苦修士的那种冷漠。
  我眯眼打量着他,确定了身份之后,朝着他拱手,说先知阁下。
  
  先知看着我,说我没有想到你会找到这里来——事实上,我曾经一度以为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我一开始的确是被这儿的环境,以及先知的气场给震住了,不过随后我回过神来,对他说道:“先知你带走了我的朋友,只此一点,我们就必须再见面。”
  先知平静地看着我,然后说道:“你很让我意外。”
  啊?
  我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先知说此刻的你,和之前的你,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是先前所没有的,告诉我,这就是东方神秘的手段么?
  他看出了聚血蛊小红的存在。
  不过这也正常,刚才那个红袍老人都能够瞧出来,他是先知,自然更清楚。
  我却不想跟他绕太多圈子,不卑不亢地说道:“先知,我朋友身上之所以会有一些负面的气息,是因为在与你相遇之前,曾经被一头血族诅咒过,并非你所言的魔鬼,我想这么多天了,你也应该清楚;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带他离开……”
  先知微笑,看着我,说你这是在指责我么?年轻人。
  我摇头,说不,我只是想找到我的朋友,并且离开。
  先知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道:“很好,很不错的年轻人,看得出来,现在的世界变化越来越快,也有越来越多的惊喜存在了——你想领走人,可以,不过需要打败我的弟子,可以么?”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有些欣喜。
  他若说自己来,我绝对没底气,但让他的弟子来,我怕个鸟儿?
  我点头,说没问题。
  先知笑了,拍了拍手,然后对着空气说道:“让人把摩西叫过来。”
  呃?
  说:
  是宿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