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苗疆蛊事2 > 第五十四章 一场猝不及防的爱情

第五十四章 一场猝不及防的爱情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龙女是我见过的姑娘里面,为数不多几个非常有悟性和掌控力的女子。
  
  而前一个,我觉得应该是虫虫。
  
  都用不着我提醒,她就明白了脱困的关键,在于面前的这位混血儿美女身上,绑架她,拿她来换取屈胖三、以及我们的脱困,这是不得已的办法,但既然已经做了,不如将计划给完善一些。
  
  那么如何完善呢?
  
  九零后的脑洞远比我们这些老骨头要大得多,原本还对莎乐美和美杜莎恨之入骨的她,在下一秒,扮演起了知心姐姐的角色来,不但唱了红脸,而且还充分利用起了自己的身体优势来。
  
  莎乐美别看十八岁了,但或许是长期独处的关系,性格很不稳定,有着她年龄所不相符的天真。
  
  她对事物的认知是不同常人的。
  
  她对我扇了她两巴掌毫不在意,却因为我刚才亲了她一下而想要去死。
  
  同样的没有道理,这所有的怨气,包括想要去死的勇气,都在小龙女与她嘴唇的轻轻一触,就都烟消云散了。
  
  她就好像是一个追星追了多年的少女,被偶像翻了牌子一般,全身都在激动和颤抖,完全看不出之前与我沟通和交流时的刁蛮和任性。
  
  然而奇妙的是,这完全是同一个人。
  
  接下来的时间,小龙女开始跟莎乐美拉起了家常来,跟她谈及了台北的风光与小吃,谈及了这边的生活,将莎乐美的人生轨迹给大概弄清楚了。
  
  说起来,这是一个可怜的姑娘。
  
  她父亲是一位华人工程师,而母亲则是先知的孙女,但是在一场变故之中,父母和唯一的姐姐双双死去,而她则被接到了先知的身边。
  
  那一年,她才六岁。
  
  那一场变故,是针对先知而发动的,大概是因为内疚的缘故,先知对于这个唯一的外曾孙女有着异于常人的疼爱。
  
  但这些疼爱,并不能够代替她的父母和姐姐。
  
  尽管先知将莎乐美安放在了这个地方,并且不知道从哪儿抓来了那么多神奇的动物给她陪伴,但孤独,却仍然一直伴随着莎乐美的身边。
  
  而这些,是从那些苦修士身上,所获取不到的。
  
  这也是莎乐美为什么想要小龙女留在她身边的原因,在一次长长的吻之后,莎乐美坦白,说她觉得小龙女长得有点儿像她姐姐。
  
  情绪稳定之后的莎乐美将房门打开,然后出去安抚了那些开始躁动起来了的猛兽。
  
  她带着我和小龙女去不远处的温泉洼子里玩儿。
  
  经过小龙女的劝导,她对我已经没有敌意。
  
  然而我却并没有取下对方脖子处的十字架。
  
  因为我不能够确定,此刻的莎乐美,是否是真实可靠的,又或者仅仅只是她表现出来的状态,一旦有机会反转,她就会再一次变得张狂起来,将我们给踩倒在地。
  
  尽管我瞧见小龙女很有信心的样子,但我却不得不认真起来。
  
  泡在温泉里,小龙女和莎乐美嬉戏着,而我则陷入了沉思。
  
  按照我之前的计划,是挟持着莎乐美出去。
  
  我要拿她来换回屈胖三,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这样做的后果,很可怕。
  
  因为先知很可怕。
  
  他能够当着我们的面将屈胖三挟持离开,就有能力再一次地掳走,而且因为此刻造成的仇恨,或许就不会是掳走那么简单,甚至是当场杀死。
  
  即便是聚血蛊回归,我也没有与对方一决生死的决心。
  
  当然,被逼到没有退路的时候,我也不会有任何含糊。
  
  时间流逝,就在我反复斟酌的时候,小龙女突然间从我跟前的水面处浮现了出来,温泉水从她湿漉漉的长发处滑落,然后冲着我眨了眨眼睛,说你在想些什么?
  
  我说你怎么过来了,不陪着她?
  
  小龙女知道我的担心,指着远处说道:“她累了,休息一会儿,放心,她不会有任何动静的——我瞧见你一直闷闷不乐的,怎么,有什么心事么?”
  
  我摸着下巴,说这个……
  
  小龙女冲着我眨了眨眼睛,说让我想想啊——你不会是喜欢我,瞧见我跟小美亲昵,心里不痛快吧?
  
  啊?
  
  我一脸无语,说你想多了,怎么会?
  
  小龙女瞧见我这般说,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会就好。”
  
  我反倒是来了好奇心,说你对她那样,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小龙女冲我一笑,露出洁白的小米牙,说你觉得呢?
  
  我说怎么讲呢?如果是为了营救屈胖三呢,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这么拼,违背自己本身的意愿,但如果你真的喜欢这样,当我没说……
  
  小龙女有些脸红,说你对我刚才的做法,有意见?
  
  我连忙摆手,说没,没有。
  
  小龙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其实……我也只是好玩——刚才我瞧见你变成我的模样,去亲小美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噗通一下,感觉当时的画面,真的好美啊……然后,然后……”
  
  她说话的时候很有多停顿,显然自己的情绪也在起伏不定之间,又彷徨,又犹豫,又想要努力的表达着什么。
  
  我有些哭笑不得。
  
  敢情这妹子还是我给掰弯的?
  
  我说接下来的感觉呢?
  
  小龙女抬起头来,说挺好的,感觉比你们这些臭男人好多了。
  
  我说你试过喜欢男人没有啊,要不然我给你试验一下?
  
  小龙女白了我一眼,说我说过,你永远都没有机会的,知道么?
  
  我笑了。
  
  这一次我笑得很开心。
  
  事实上,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有些意外,爱情来得是如此的迅猛,两个小姑娘都没有准备好,却一下子都给青春撞了一下腰。
  
  在温泉里泡了一个小时之后,小龙女和莎乐美找到了我,说准备出去了。
  
  莎乐美要去找先知,给屈胖三求情。
  
  她要带我们去见先知。
  
  这变化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我看着两个大美女手拉手地站在我面前,脸上露着明媚的笑容,眉眼之中满是迷醉的情意,有些搞不明白现在的世界。
  
  我也不知道小龙女走了之后,到底跟莎乐美说了些什么。
  
  不过当我换了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小龙女对我说道:“把十字架取了吧。”
  
  我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给莎乐美取开。
  
  尽管我知道这最后一道防线拿开,我们将承担着巨大的风险,但在这个时候,我还是选择相信了小龙女。
  
  我对莎乐美将信将疑,但信任小龙女的判断。
  
  随后小龙女和莎乐美同骑那匹洁白无瑕的独角兽,而我则在后面行走,走过了那一片迷雾区,又越过了熔浆河上的天然石拱桥,来到了苦修之地。
  
  还没有等我们走出多远,前面就围了一大群人来。
  
  领头的一个,却正是秦鲁江。
  
  在他身边的不远处,站着摩西,不过他的表情显得十分平静,目不斜视,根本就不看我。
  
  然而从这些人的表情上来看,他们显然是有过了争执。
  
  不过不管这么多,秦鲁江越众而出,来到了我们跟前,朝着莎乐美拱手,说莎乐美殿下,那个人叫做陆言,是潜入伊甸圣地、刺探情报的坏人,极有可能跟黑暗议会有所关联,我们要将他拿下……
  
  他表明着自己的立场,然后招呼着人朝我围过来。
  
  这些人里,我瞧见了之前与我有过交手的热诚者西门,也有那几天一直给我送饭的钟楼怪人,还有好多让我感觉到有所威胁的强者。
  
  不愧是先知的门徒,这些人的强大,让我十分忌惮。
  
  虽然在修行上,东西方走了不同的道路,但是殊途同归,真正站在顶端的人,却都是一样的。
  
  不过我并没有慌张,而是平静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双方僵持,骑在独角兽身上的莎乐美发了话:“他不是刺探情报的坏人,也不是黑暗议会的人,他是我请来的客人。”
  
  啊?
  
  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秦鲁江一脸错愕,他是知道我与莎乐美并无交集,之前也完全不认识的,所以听到莎乐美的话语,着实有一些意外。
  
  反而是不远处的摩西,他虽然低着头,但脸上浮现出来的那一抹笑意,却让我看得分明。
  
  我知道,他有他的想法,所以才会将我送入圣物乐园。
  
  只不过他到底还是想错了,真正睡服莎乐美的人,并不是我。
  
  在这件事情里面,我顶多也就是一个唱白脸的路人甲。
  
  秦鲁江有些发愣,不过还是据理力争道:“莎乐美殿下,这件事情……”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莎乐美挥着手说道:“我要带他们去见我曾祖父,请让开。”
  
  秦鲁江的脸,在那一刻,变成了猪肝。
  
  他憋得通红。
  
  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先知还在极点,并没有回来……”
  
  莎乐美一愣,有些意外,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如同路人一般的摩西终于开口说话了:“据我所知,先知已经回来了,莎乐美殿下倘若想要去见先知,可以跟我一起过去。”
  
  啊?
  
  摩西直接的打脸,让秦鲁江一下子就抓狂,而莎乐美更是怒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说我会跟曾祖父说起你的,哼!
  
  说:
  
  
  我对你的爱如山高
  
  我将拥抱年轻真心到老
  
  痴情的最无聊几回哭几回笑
  
  喔哼首快乐调
  
  我不是神仙也懂得逍遥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笑得春风跟着用力摇
  
  摇呀摇摇呀
  
  我给你的爱有多好
  
  我将热情燃烧你可知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