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苗疆蛊事2 > 第五十三章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为@你们 加更

第五十三章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为@你们 加更

“夫性命者,人之本;嗜欲者,人之利。本存利资,莫甚乎衣食。
  
  玄化初辟,洪炉耀奇,铄劲成雄,熔柔制雌。
  
  铸男女之两体,范阴阳之二仪。
  
  龙宛转,蚕缠绵,眼瞢瞪,足蹁跹”
  
  黄帝御女经。
  
  我不是什么低眉顺眼、逆来顺受的懦弱之人,更不是凡事都讲究礼义廉耻、标榜道德的伪君子,在这个危急时刻,我知道自己任何的一个决定,都有可能改变事情的结果。
  
  我不能够低头,也不能够退让,因为我一退,自己的结局倒还是其次,小龙女和屈胖三都会被连累到。
  
  聚血蛊的回归给了我巨大的助力,但这还不够。
  
  且不说这鬼地方的诸般古怪之物,那些狮鹫啊,怪猿啊,美杜莎之类的有多么怪异,让人猝不及防,单说这位不知道是天使还是恶魔的莎乐美,都不知道有多难缠。
  
  作为先知唯一的后代,独居于这圣物乐园之中,统御着无数让人望而生畏之物,她到底有多厉害,我并不知晓。
  
  但我却知道,倘若是给对方一点儿反应过来的时间,我就可能翻车。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所以我只有在这位莎乐美殿下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将局面掌控住,方才能够继续接下来的事情,而如何控制这个女人,我在那五分钟的时间里,已经想好了办法。
  
  还是那句话,牺牲美色。
  
  不过从这混血洋妞儿对于男人发自内心的鄙视和反感中,我能够感觉到些许蕾丝边的风向,特别是对身处于无数苦修士和古怪生物之中的莎乐美来说,更是有这样的可能,所以我用的,是小龙女的模样。
  
  而门开的一瞬间,两人对上眼,我便使用了屠龙之术。
  
  黄帝御女经。
  
  这门手段自从刘学道传授于我之日起,对我来说,就一直是一种折磨,你说不练吧,偶尔的时候又总感觉有用,你说练吧,哎呀,那种欲火焚身却不得解脱的感觉,甭提有多难受了。
  
  而且这里面的许多手段,都无法撰写出来,毕竟有违和谐。
  
  但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黄帝御女经,的确堪称一本道家双修的奇术,不但对眼神、对气息、对吻技、对总之它对于种种不可描述的东西,都有着深入而细致的讲述,让人有一种“原来特么的还能够这样”那种豁然开朗、醍醐灌顶的感觉。
  
  事实上,在莎乐美与我对视的一瞬间,她的心神就被我所吸引,并且掌控了。
  
  当然,这里除了黄帝御女经的手段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莎乐美对于小龙女,或者说是变成小龙女模样的我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和依赖,并且潜意识里自我催眠,愿意把对方往美好的方向去联想,从而在最初的那一刹那,丧失戒备心。
  
  这种表现,在很多男女之间的交往中都有所表现,只不过被我瞬间放大了而已。
  
  而此刻,被我“咬”住嘴唇的莎乐美完全进入了我的节奏,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小心肝儿不断乱跳,小脸儿红扑扑的,就像刚刚坠入爱河的小姑娘。
  
  她这样的状态,让背后那凶神恶煞的怪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一秒钟之后,它弓着身子准备进来,却给意犹未尽的莎乐美挥手,赶出了门外去。
  
  门关。
  
  我抱着莎乐美纤细的腰,转了好几个圈儿,来到了房子中间来。
  
  这个时候,她的余光终于打量到了另外一个小龙女。
  
  半身石化的小龙女。
  
  在这个时候,迷迷糊糊的莎乐美终于清醒了一些,刚想要推开我,突然间脖子处多了一样东西。
  
  十字架。
  
  被我利用聚血蛊小红苏醒之时爆发气息冲开的十字架,又给我套在了莎乐美的脖子上,而与此同时,聚血蛊小红浮现于半空之中,十八根触须陡然张开,充斥在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随后红光浮现,将这里与外界隔离开来。
  
  在小红的隔离之下,屋子里面和外面,变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任何意识也没有办法蔓延进来,而里面的动静,也不会带到外面去。
  
  直到这个时候,被我施展了黄帝御女经的莎乐美还有一些迷糊,虽然努力推开了我,但还疑惑地问道:“怎么回事?”
  
  她带着几分宝岛腔的软糯国语,听起来十分好玩儿。
  
  当然,主要也是此刻我的心情不错。
  
  伸手擦了一下嘴边的口水,我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瞧见男人模样的我,原本还有几分迷茫的莎乐美一下子就崩溃了,忍不住放声尖叫了起来:“啊”
  
  她的声音有一种让人惊悸的高频振动,我感觉脑袋仿佛被大锤子重重敲了一下那般,倏然而疼。
  
  好强大的天赋。
  
  幸亏我还算机智,知道这女子的天赋肯定很强,倘若没有第一时间将她控制住,让她逃脱了,恐怕接下来我们就只有硬着头皮四处突围了。
  
  我伸手过去,捂住了莎乐美的嘴,让她无法尖叫。
  
  而这个混血儿美女自然是拼命反抗,她一边挣扎,一边近乎于崩溃地大哭道:“拿开你的脏手,快拿开”
  
  她歇斯底里的模样,让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快意。
  
  我之前郁积的怨气,在这个时候,似乎消散了许多。
  
  角色逆转,的确是人生之快事。
  
  不过不管莎乐美如何反抗,都逃脱不了我的掌控,毕竟她也被那十字架所束缚了,任何力量也施展不出来,此刻只有像一个柔弱无助的女孩子那般无助。
  
  时间紧迫,我没有给她太多撒泼的机会,啪啪两个大耳刮子,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毕竟外面到底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我需要快刀斩乱麻。
  
  扇完了耳光,我已经不再抱着与人为善的幻想,而是抓着那莎乐美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我亲爱的公主殿下,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你现在在我的手上,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做,我现在立刻就杀了你。”
  
  那莎乐美有些崩溃了,烈性得很,一边吐口水,拼命地擦着嘴唇,一边哭喊道:“你杀了我吧!”
  
  呃?
  
  她这么刚烈倒是让我有些错愕,不过对付这样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我有的是办法:“杀你可以,不过在杀你之前,我得让你好好感受一些,男人的滋味,嘿、嘿、嘿”
  
  我一连串猥琐的笑容,让她瞬间冷静下来。
  
  莎乐美不哭也不闹了,只不过浑身都在颤抖,打着摆子。
  
  这个时候,一直旁观的小龙女终于说话了:“够了,先把我放下了吧。”
  
  我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女人,推了莎乐美一把,说配合一点。
  
  呜、呜、呜
  
  莎乐美就像是委屈极了的小红帽,缓步走到了小龙女的身边来,伸手在她身上的某处按了几下,小龙女整个人就仿佛活过来一般,而下一秒,她从展台上走了下来,伸手抱住了像个无助小女孩儿的莎乐美,然后对我说道:“够了,别吓她了,她还只是个孩子”
  
  呃?
  
  我对小龙女此刻的表现真的有些无语。
  
  刚才对莎乐美喊打喊杀的那个女人,难道是别人么?
  
  我虽然搞不懂小龙女到底想干什么,但还是配合她的话,唱着黑脸道:“先知抓走了屈胖三,我要拿她去换人,这过程十分凶险,我可不想惯着她”
  
  小龙女护在莎乐美的面前,冲着我说道:“那你也不能这么吓唬她啊?”
  
  说罢,她回过头来,对着莎乐美说道:“你别怕啊,陆言人其实挺好的,只不过刚才给你刺激到了。”
  
  莎乐美仿佛找到了发泄口一般,“哇”的一声就哭了,然后呜呜说道:“哇,他好过分啊,装成姐姐你的样子亲我,好恶心啊,我不要活了”
  
  瞧见她一副小女孩的姿态,小龙女也没办法,拍了拍她的背,安慰了好一会儿。
  
  几分钟后,莎乐美停止了哭泣,小龙女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问道:“哎,你的汉语为什么说得这么好啊?”
  
  莎乐美抽泣着回答:“我小时候在台北待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爸爸、妈妈都在,还有姐姐”
  
  呃?
  
  她哭着说话,而我听到耳中,想起摩西的话语,知道这里面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
  
  因为莎乐美现在,是先知唯一的后代。
  
  所以这个小女孩儿的亲人,应该都已经不在了。
  
  小龙女问她,说那你的中文名叫什么?
  
  莎乐美说叶倩美,爸妈都叫我小美。
  
  小龙女跟她套了一会儿近乎,然后说道:“你能够原谅陆言么?他也是着急朋友,所以才会这样的”
  
  小美摇头,说不,我不原谅他,谁叫他亲我?一想到这里,我就受不了。
  
  小龙女盯着她的双眼,说要怎样你才能够原谅他呢?
  
  小美说怎么样都不能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小龙女俯下头去,在她的嘴唇上面,轻轻印了一下。
  
  小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就好像是秋天熟透了的苹果。
  
  她原本紧张得颤抖的身体,一下子就松了。
  
  瞧见两个大美女亲在一起的画面,瞧见小美脸上那迷醉的表情,我知道事情成功了一半,只不过
  
  为什么我感觉却是那么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