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苗疆蛊事2 > 第五十章 唯一活路

第五十章 唯一活路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秦鲁江就要朝着这边望来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我直接启用了大虚空术。
  
  这几乎是本能的行为,因为我害怕如果被秦鲁江撞上的话,事情会往一个我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至于周围的情况,我已经顾不得了。
  
  而就在我消失的一瞬间,摩西回头过来,有些惊愕地看着身后。
  
  他有些奇怪,不过却立刻掩藏了心中的惊奇,因为这个时候,秦鲁江已经带着人走到了跟前来。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走过来的时候,嘴唇不动,却对摩西说道:“小屁孩,这件事情,你要是敢插手的话,我与你誓不两立——你在伊甸圣地的处境本来就举步维艰,不喜欢你的教友无数,如果我再站出来对付你,恐怕就算是先知,也不可能忤逆民意……”
  
  摩西低着头,说道:“我听不懂秦教友你的话,不过我想,先知聪明睿智,一切尽在心头,不会偏听偏信的。”
  
  秦鲁江冷哼,说你不信?那走着瞧瞧?
  
  摩西头低着,说我真不知道你的意思,如果说是因为那个叫做陆言的男人,我想你放心,我只是瞧一瞧而已,至于你们有什么事情,与我无关。
  
  听到这貌似服软的话语,秦鲁江原本有些冰冷的脸孔终于松动了一些。
  
  他有些得意地说道:“算你识趣。我跟那小子的确有一些恩怨,你若是不插手,我领你一份情,回头的时候,少不得你的好处……”
  
  说完话,他带着身边的七八人,扬长而去。
  
  唉……
  
  摩西叹了一口气,转过了拐角,然后说道:“你现在还觉得他是在帮你么?”
  
  我从虚空之中浮现,左右打量一番,发现无人关注这边,有些惊讶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走?”
  
  摩西缓步往前走着,说虚空嘛,这是一个很神秘的状态,没想到你居然还能够藏入其中,这让我不得不对你高看一眼——只可惜凑巧我对这东西也有研究,所以只是有些好奇你的本事而已……
  
  我跟着他走,忍不住问道:“这个秦鲁江到底是何人,为何会这般嚣张?”
  
  摩西笑了笑,说在我来之前,他是先知跟随者里地位最高的华人,没有之一,他甚至还参与过两次宗教裁判所组织的十字军东征,一次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次是在八十年代,就连伊甸圣地,他也是跟随先知的创始者之一,而在成为先知弟子之前,他曾经是龙虎山的道士,在国内的关系十分复杂,属于带艺入门,地位很高不说,而且在先知处理东亚的事务上,有很重要的发言权……
  
  我说在你来之前?
  
  摩西微笑,说你之前应该也见过了我的真身,在圣徒修行之中,我算是这世间最有天分的几人之一,就算是目前的几位教宗选拔者中,也没有人能与我相提并论,先知亲自将我给度化,让我重新归入主的怀抱,自然会给我对等的地位。
  
  我说但秦鲁江说你在这儿的处境艰难。
  
  摩西显得十分平静,对我说道:“作为一个有着前科和累累劣迹的叛徒,对于一个在教廷死对头黑暗议会中坐到高位的迷途者,无知者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猜想,这些是很正常的,但我并不畏惧,因为我对待主的心,是真诚的。”
  
  我盯着他的眼睛,说是么?
  
  摩西微笑,说是。
  
  这个少年郎有着远比成年人要强得多的沉稳,面对着一切变化,仿佛都了然于心,任何的变故都是波澜不惊,就如同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般。
  
  他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屈胖三。
  
  他们是同一类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无一不是顶尖厉害的人物。
  
  因为屈胖三曾经告诉过我,想要装波伊,首先你得牛波伊,不然就只能够变成傻波伊。
  
  很明显他们都属于牛波伊的那一种。
  
  这一片满是火山熔浆的空间十分宽阔,而且地形也很复杂,由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空间所组成,有的熔浆区足有篮球场那般大,而有的则比井眼大不了多少。
  
  这一路走来,瞧见的人并不算多,天知道那些苦修士是怎么修行的,但我能够感觉的出来,这儿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笼罩着,让那些人更容易入定。
  
  路上即便是有瞧见人,却也都互不理睬,匆匆而过。
  
  这般淡漠的人际关系,反倒给了我们一定的方便。
  
  如此走了一刻钟左右,红光一转,又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摩西带着我往前面的通道走去,过了一段狭窄的路途,他突然停止了脚步,然后回过头来,对着我说道:“秦鲁江已经知道你逃离了,很快就会找到我。”
  
  啊?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摩西说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动了点儿手脚,所以能够知晓。
  
  我说那怎么办?
  
  摩西指着前方,说你往前走,过了一段桥,就到了地心温泉,那儿是一个圣物乐园,有着各种各样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生物,而在那里面,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名字叫做莎乐美,她是先知现存于世唯一的后代,也是先知最重视的人,你只有找到她,并且获得她的认可和信任,由她帮你说话,你才能够救出你的朋友……
  
  啊?
  
  我说你们先知也有后代呢?
  
  摩西却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身,说我得走了,秦鲁江在这儿的势力很大,如果被他发现是我救了你,我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受,而且会离我的目标越来越远——所以,祝你好运了……
  
  他转身离开,我有些紧张,说等等,等等,我该怎么获得莎乐美的信任?
  
  摩西已然走远,却有一句话飘进了我的耳朵里来:“圣玛丽是莎乐美殿下最喜爱的宠物之一,而跟着你一起的那个女孩子,也进了圣物乐园……”
  
  说话间,摩西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留下了我一个人。
  
  我有些发愣。
  
  尽管摩西匆匆而走,是因为秦鲁江发现了我的逃离,但我总感觉他对这里似乎有几分忌惮,带我来这里,也好像有一些其他的目的。
  
  他的动机,并不纯粹。
  
  或许是被人骗得太多,我此刻变得无比的谨慎,不过犹豫了好一会儿,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往前。
  
  如摩西所言,秦鲁江在伊甸圣地的势力很大,而先知却并不怎么管下面的事情,使得那家伙有点儿为所欲为。
  
  他得知我跑了,肯定会到处找我。
  
  尽管我拥有大虚空术和地遁术,但是在这种古怪的气场下,施展起了并不方便。
  
  刚才的使用,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我不能不着急。
  
  想好这些,我不再犹豫,朝着前方走去。
  
  我在黑暗中前行,走了十来分钟,前面突然一阵豁然开朗,然后我瞧见了一条大河,一条有通红熔浆组成的大河,宽有十来丈,奔涌不息,而在道路尽头,有一条天然形成的石拱桥,跨越而过。
  
  我站在熔浆大河旁边,矗立了一分钟,打量着对面。
  
  然而我看见的是一层迷蒙的雾气。
  
  这儿有法阵。
  
  或者说是西方的结界,总之给人的感觉并不单纯。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上桥去。
  
  石拱桥上并没有任何异样,一直到了对面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有一种天然的排斥力,而此刻的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没有办法回头,所以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穿越迷雾,我感觉到前方有着某种光源,但被大雾格挡,显得很模糊。
  
  我继续往前走,并且用炁场感应着周遭的动静。
  
  这些迷雾很是古怪,有阻隔炁场探寻的作用,让我没办法触及三米之外的地方去,而如此走了一分多钟,突然间我感觉到头顶上传来一阵扑腾翅膀的声音,紧接着一阵狂风吹来,下意识地往地上一滚,避开了横空而来的一爪子。
  
  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方才发现在这大雾里从天而降、偷袭我的那玩意,居然是一头两米多高的狮子。
  
  不过这玩意长得很像狮子,却又有一些不同——它长有狮子的躯体与利爪、鹰的头和翅膀,毛发的颜色呈现出泛金的青铜色,羽毛是青灰色,胸口有几抹红艳,骷髅般的指爪强健而有力,那泛着金属颜色的锋利钩爪显然是撕裂血肉之躯的利器……
  
  这玩意的眼睛就像是活生生的火焰,宝石红、烈焰黄、冰晶蓝,摄人心魄。
  
  这是……狮鹫?
  
  我想起西方传说中的一种生物来,而还没有等我明白,突然间又从旁边从来一匹八条腿的骏马,它的身上满是鲜红的火焰,口鼻之间喷着白雾,充斥着硫磺硝石的气息。
  
  烈马的身边,有两只乌鸦,和两匹狼。
  
  而仿佛在一瞬之间,我的周围立刻围上了无数古怪的动物来,有直立的犀牛,体型比亚洲象庞大一倍以上的白色巨象,还有一匹披甲执戈的半人马。
  
  那半人马手中的长戈有两丈多长,递到了我的身前半米处,然后用磨砂碰玻璃一般的沙哑声音喊道:“狗带!”
  
  说:
  
  
  斯雷普尼亚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