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楚汉争鼎 > 第572章 三十年后 大结局

第572章 三十年后 大结局



    皇帝74年(公元前146年),太上皇项庄迎来了八十大寿。,quan,.

    这一年,帝国人口首次超过一亿,洛京人口首次超过百万,帝**队也首次越过葱岭,在葱岭以西修筑了第一座移民城市,开始对葱岭以西的蛮族实施有效统治,除了派兵驻守,还要派官员施行教化,使之华夏化。

    项庄在万寿宫摆下了千老宴,遍邀与他同一时代的老兵老将老官前来祝寿,最后计有以楚国公百里贤为首两千余人出席。

    三世皇帝项楚也亲自赶来祝寿,却被项庄派人挡在了宫外。

    二世皇帝项政在位总共三十年,于两个月病死,皇储项楚顺利继位。

    不过,项楚的帝位得来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很血腥,三十年前首次皇储廷推,朝中还算平静,武院的六大国公、三十六侯、一百九十八伯、五百多子爵以及两千多男爵举行了公开推选,结果皇六子项勇当上了皇储。

    据说,这个结果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很惊讶。

    因为始皇帝项庄明显最宠爱皇四子项术,而二世皇帝项政则嘱意皇三子项权,但武院的两千七百多贵族武将却根本不买帐,执意选出了他们心目中最理想的皇储,因为相比项术以及项权的文弱,项勇却是弓马娴熟、文武双全。

    二十年前,按例又到了再次廷推皇储的时候。

    这次廷推同样很平静,皇储项勇毫无悬念地再次当选,因为按照始皇帝立下的规矩,凡皇族子弟只要在十八岁至三十岁之间,都可参选,项勇首次当选皇储时只十八岁。十年过去也只有二十八岁。仍在参选的年龄范围之内。

    不过十年前,皇储廷推却终于酿出了巨大的风波。

    十年前,二世皇帝项政的嫡子项楚已经成年。二世皇帝终于可以凭借自己作为皇帝的巨大的影响力,来给自己真正想要的传承人奠基了,但是皇六子项勇作为两任皇储。很是拉拢了一批武将,在武院可谓根基深厚,矛盾不可避免地激化了。

    项楚拥有二世皇帝的鼎力支持,身后站着玄衣卫、御林军两大爪牙,更有整个国家的军队做为他的羽翼,可谓是底气十足,而且项楚本身也是人才出众,不仅长得高大英俊、能文能武,更曾亲自领兵征伐河西。也有很大一部份贵族武将支持他。

    不过项勇也并非没有一博之力,武院的四千多贵族武将(二十年过去,又有一大批士兵因功晋升贵族)就是他最大的后盾。因为这二十年来。项勇北征匈奴、东平箕子朝鲜、南伐夜郎,可谓武功赫赫。更拉拢了一大批贵族武将。

    正式廷推的rì期尚未临近,双方的角逐便在暗中展开了。

    再加上其余皇子皇孙企图渔翁得利,躲在暗中推波助澜,就使局面更加的复杂,从廷推前半年开始,洛京便流血不断,不是玄衣卫今天抄了哪个贵族武将的家,从其府中搜出造反的种种证物,就是明天某个亲近皇子项楚的武将遭人暗杀……

    每天都在流血,每天都在死人,闹得整个洛京人心惶惶。

    到最后,甚至连二世皇dìdū险些遇刺身亡,所幸玄衣卫化解了危急。

    遇刺后,二世皇帝龙颜大怒,急调御林军配合玄衣卫大兴诏狱,皇储项勇也没有束手就擒,利用其在武院的影响力,急召虎贲、天狼两大禁卫军入援洛京。

    三大禁军虽直属于皇帝,军中高级将领也都是皇帝直接任命的皇族元老,可禁军中的中低级武将却全部来自于武院,没有中低级武将支持,皇帝根本控制不了禁军,反而是皇储项勇得到了中低级武将的支持。

    争储双方剑拔弩张,内战一触即发。

    京中一百多御史言官急叩万寿宫,据说还有十几个激昂的言官直接就撞死在了阶下,只求老皇帝项庄能够出来“拯救”帝国,不过万寿宫却始终是宫门紧闭,任由一百多御史言官怎么折腾,也不见老皇帝出来弹压局面。

    不过,争储双方最终还是没打起来。

    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双方达成了妥协,并在妥协达成的当rì于洛京大竞技场举行了盛大廷推,总计四千六百多贵族武将参与表决,最终皇子项楚以两千四百多票对两千两百多票的微弱优势胜出,险之又险地当上了皇储。

    廷推过后,又举行了盛大的角斗表演。

    来自帝国几十个郡上百个角斗围场的上万名角斗士分别扮演帝**以及蛮族军队,再次演绎了前皇储北征匈奴、东征箕子朝鲜、南征夜郎以及现皇储征伐河西,并亲手斩下月氏王头颅的光辉事迹,血溅沙场的表演之下,万民欢呼。

    万寿宫华盖殿正zhōngyāng的席上,项庄、百里贤正据案对饮。

    “老百里,最近身体可好啊?”项庄举觞遥敬百里贤,笑问道。

    “太上皇,不太好呢,老臣的最后一颗牙也在两天前掉了,估计离死不远了,唉。”

    项庄笑笑,接着说道:“老百里,记得你比我大九岁,明年就是你九十大寿了吧?到时候一定记得摆酒席,我也会去给你祝寿,当年的老家伙可没剩几个了,这样的聚会,也是聚一次少一次了,唉,故人rì渐凋零喽。”

    说着说着,项庄便有些伤感起来了。

    百里贤唯恐项庄故人伤怀,便转移话题道:“太上皇,下个月又要廷推皇储了呢。”

    项庄以衣袖拭去眼角溢出的浊泪,微笑道:“是吗,下个月又要廷推皇储了?不知道这次有多少皇子皇孙参选?”

    项庄自退位之后便彻底放手朝政,也不怎么关心儿孙了,在退位后的前二十年身体还算硬朗时,带着几十个后妃走遍了华夏的山山水水,尽享游山玩水之乐,甚至还跟着水师去了趟南洋。从中东带回了几个金发碧眼的女奴。

    所以。项庄是真不知道现在具体有多少皇族子弟。

    项庄估计,现在三四百个皇族子弟应该是有的,若华夏朝能传承三百年。皇族子弟的数量应该不会比大明朝的龙子龙孙少,十五万估计是要超出的,不过这对于庞大的帝国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偌大一个帝国,养个十几万闲人又算得了什么?

    毕竟华夏帝国的皇子皇孙是没有王爵的,待遇也并不优厚,每个皇族子弟也就从宗人府领些例钱口粮,过得只比普通贵族好些罢了,不要说十几万皇子皇孙,后世满清养了五百多万头旗人,所需花费不也只占国库岁入的极小部份?

    百里贤道:“太上皇,这次有六十九位皇子参选。”

    “六十九个。这么多?”项庄蹙了蹙眉,说道,“老百里。回头让你家小子牵头。给皇帝上一道折子,廷推皇储的规矩的确有必要修改修改了。只规定皇储不得连任还不够,还得规定参选皇子的数量,先海选,最终参选的皇子不要超过五个。”

    百里贤点了点头,低声道:“太上皇,这回廷推,不会又出什么乱子吧?”

    项庄道:“老百里,我问你,你觉得今后还会出政儿那样强势的皇帝吗?”

    百里贤回想着二世皇帝项政在世时的种种表现,摇头道:“恐怕是不会了。”

    “这就对了。”项庄笑道,“连政儿这么强势的皇帝,都拿武院的贵族武将无可奈何,今后的皇帝就更不成了,你就放心吧,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的确,现如今的武院的确已经形成气候了,四千六百多个贵族武将,几乎囊括了帝国所有的jīng英,皇帝再想撇开武院肆意妄为,已经绝无可能了!连项政那样声望、能力、手腕各方面都堪称卓著的皇dìdū没能奈何武院,后世还有谁可以?

    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帝国疆域的不断扩张,不断会有武将因功晋升贵族,武院的规模也会越来越庞大,假以时rì,皇帝就更拿武院没辙了。

    除非帝国扩充到极限,再没有更多的战功来维持武将的晋升,帝国武院的规模才会止步不前或者出现萎缩,不过凭项庄给帝国设计的水陆两个扩张方向,至少在三百年内帝国绝对到不了扩张的极限,至于三百年后的事情,项庄就管不了啦。

    而且三百年后,若帝国真的扩张到了极限,再没有更多的战功来保证武将的晋升时,其实还有个解决之道,那就是将贵族终身制改成贵族世袭制,因为那个时候,帝国肯定已经达到了极盛,然后不可避免地要走向衰落了,就算阶级固化也无所谓了。

    百里贤所担心的却不是皇权失去制约,当下摇头苦笑,说道:“太上皇,老臣担心的不是这个,老臣是觉得武院已经对皇权形成了极大的擎肘,若是武院上下齐心、就很可能会形成尾大不掉,若是再出个吕不韦、李斯式的权臣……”

    “老百里,你多虑了。”项庄摆了摆手,笑道,“武院上至国公、下至校尉,足有四千六百余人,而且今后人数还会更多,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是能带兵、能打仗的人雄,又有谁会真正服气谁?又有谁能够真正控制别人?”

    项庄这话不是白瞎的,世间万事,只有利益才是永衡的。

    以武院的架构以及影响力,再加上帝国尚武的国策,其事权的扩大那是不可避免的,现在武院还只有廷推皇储的权力,但是将来却很可能涵盖所有的大政方针,但是要说武院会出现一个统一的声音来取代皇权,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首先,武院中贵族武将的爵位有高有低,地位却是平等的,谁也没办法拿自己的权势去压服别人,而只能靠利益去拉拢别人。

    所以,既便出现个把野心家,也只能够通过利益或者三寸不烂之舌去拉拢一部份人,因为武院中也分成了好几百个派系,你拉拢了这个派系,就势必要得罪另外几个派系,除非遭到皇权挑衅这样的外来威胁,否则武院的各派系是很难统一的。

    其次,除了统兵官由皇储提名、皇帝直接任命,其余领兵将校的任免权、战功的考核权全都捏在兵部、礼部手中,让谁出征,裁定谁有多少战功、能晋升什么爵位,全都由兵部以及礼部说了算,换句话说,武院四千六百多个贵族之间并不存在你能制约我、我能制约你的利害关系,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武院中出现一个扛鼎人物的可能xìng。

    再次,兵部、礼部官员的官帽子又捏在内阁大学士的手中,而内阁大学士则又是皇帝的秘书班子,皇帝一纸特简就能够让他信得过的大学士进入内阁。

    在项庄的设计下,帝国的权力格局形成了一种脆弱的平衡,皇权受到武院的制约,武院受到兵部、礼部制约,而兵部、礼部又受到内阁及皇权的制约,这就成了一个连环套,谁都有人监督,谁都有人制约,谁都无法肆意妄为。

    不过总体上讲,武院还是处于明显的优势,因为此时的帝国正处于扩张期,武人拥有远超文人、商人以及农人的地位,所以随着岁月的流逝,武院的影响力、话语权肯定会越来越大,最终形成皇帝、武院二元制的权力格局估计不可避免。

    不过项庄已经想不了那么多,顾不了那么远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将来的事,就由后世子孙去想办法吧,他能做的已经全做了,问心无愧了。

    “说的也是,现在武院的那些个年轻人是真嚣张,都敢指着老臣的鼻子骂娘,不过这些年轻人也是真有本事,就说葱岭镇刚镇压的蛮族暴乱,整整十几万蛮兵,结果葱岭总兵只用五百骑,一个夜袭就把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就算老毕当年也就这样了。”百里贤说着忽然想到了毕书,问项庄道,“太上皇,这回老毕怎么没来?”

    项庄叹了口气,道:“老百里,老毕已经先走一步了。”

    说着,项庄的眼睑便缓缓垂落了下来,跪坐着不动了。

    “啊?”百里贤闻言有些伤感,黯然叹息道,“故人是一个一个地凋零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世间也就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早些下去陪这些老弟兄也是不错的。”说罢,百里贤又举起酒觞敬项庄,“来来,太上皇,再饮一觞。”

    项庄却毫无反应,百里贤再唤两声,依然没啥反应。

    百里贤这才惊觉不对,赶紧颤巍巍地跪坐起身,凑到项庄跟前伸手一探,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太上皇却已经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