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楚汉争鼎 > 第570章 禅位、储君

第570章 禅位、储君



    车辚辚、马啸啸,一支庞大的军队正沿着大路逶迤向东。!!

    周亚夫身披轻甲,胯骑白马,在数百名亲兵的簇拥下走在行军队列的中间,望着大路前方、后方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队列,周亚夫忽然间有些恍惚。

    四个月前,当周亚夫接到圣旨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皇帝竟然下旨由他率领五万骑兵外加二十万步兵讨伐高句丽?这怎么可能?!要知道他周亚夫可是汉国降将,皇帝与他更有着杀父之仇,难道就不怕他带着大军造反?!

    后来周亚夫才知道,还是太子项政保举的他。

    对于太子项政,周亚夫的感观更是复杂无比,当初在齐地,他周亚夫在项政手下连续吃亏,以致连横同盟彻底瓦解,这才有了十路楚军大举伐汉,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周亚夫和项政的角逐直接决定了楚汉相争的结局。

    周亚夫毫不犹豫地接下了圣旨,因为他有着跟白墨一样的心思,事到如今,也只有彻底取信皇帝,才有可能恢复汉国了,而要想取信皇帝,最好的办法无疑是建立足够的功勋,使自己成为朝中最显赫的功勋大将。

    远征高句丽的准备工作是庞杂的。

    既便是华夏帝国这样的庞大帝国,也足足准备了几个月!

    四月间皇帝下旨,直到六月间大军才完成集结,七月底大军才走出辽东。

    一队探马忽从前方狂奔而来,领头的小校于马背上向周亚夫拱手一揖,喘息道:“大将军,前方就是蛮族的王廷所在了,筑有一座方圆十几里的土城,墙高丈许,不过这个蛮族好像不叫高句丽,而叫什么夫余国。”

    “没错,就是它了。”周亚夫淡淡地道。

    临出征时。项庄曾召周亚夫御前奏对,俱言这次要征讨的国家也许并不叫高句丽,但是叫什么名字不重要,反正就是处于辽东、箕子朝鲜之间的一个由几个蛮族建立的政权,蛮族建立政权如何得了?必须坚决地予以摧毁。

    其实,所谓的高句丽就是一个由夫余人、沃沮人建立的蛮族政权,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采用高句丽这个国名,史学界也有几种说法。有说公元前一世纪,有说公元前两世纪,可以考证的是,西汉初是肯定有高句丽了。

    周亚夫扬了扬手中马鞭,淡然道:“传我将令,全军就地扎营,辎重营开始组装攻城器械,休整一rì后再向蛮族王廷发起攻击。”

    ##########

    十月初,项庄巡视完丹阳返回洛阳。

    丹阳郡,项庄圈定的上百亩皇田取得了丰收。半筐土豆已经变成了几十筐,半筐玉米更是收了上百石。不过收成最大的还是蕃薯,因为蕃薯种在割了苗后又能长新苗,不过半筐蕃薯种,前前后后却竟然栽种了五十亩面积!

    蕃薯、土豆和玉米的成长周期差不多都是四个月,现在已经是十月初,已经来不及播种第二季了,不过分明至少可以播种两季。然后就可以将种植规模扩大万亩,到后年江东四郡就有足够的种子进行开始大规模种植了。

    项庄刚回洛阳,就接到了周亚夫发回的捷报。

    金碧辉煌的奉天殿上。太子项政正向项庄奏报:“父皇,周亚夫已攻破高句丽王城,斩首八万余级,掳妇孺十余万,高句丽王城之内,身高超过马车车轮的男丁几被斩尽杀绝,少数遁入山中,正谴游骑追杀,不rì即可击破之。”

    项庄轻轻颔首,这样的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当年秦国以不足五百万的人口,却可以发动百万大军南征北战,先后扫灭六国,依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耕战体系的力量!现在的华夏帝国足足拥有两千万人口,且拥有比耕战体系更完善、更好战的商战耕读体系,还能灭不掉区区一个高句丽?

    别说此时的高句丽才只是一个刚刚立国不久的蛮族政权,既便高句丽有着不输于战国七雄中秦国的军力、国力,也断然抵挡不住周亚夫的二十五万骑步大军,要知道,这二十五万大军无论是兵器、训练还是辎重器械,都要远远胜过秦军!

    至于为什么要将高句丽男丁杀绝,而不是像盛唐那样海纳百川,采取开放、包容的民族政策,项庄也是迫于无奈,因为现阶段华夏族的人口只有两千多万,便是黄河、长江两大传统聚居区都还远未到饱和,更遑论大规模地对外移民了。

    在人口还没到六千万,不具备大规模对外移民之前,对周边蛮族只能采取残酷、血腥的减丁政策,等到华夏族的人口规模过了六千万,可以开始大规模对外移民了,再尝试着将周边蛮族的遗传基因融入华夏族不迟。

    毕竟,从生物学、遗传学的角度上讲,维持血统的纯正其实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一个民族只有不断融入别的民族的基因,才能变得更加优秀,更加强大,譬如说大唐帝国,甚至连皇室的母系血脉都来自于草原蛮族。

    项庄并不排斥引入蛮族的母系基因来改善华夏族的基因谱系。

    正是由于来自草原蛮族的母系基因,使李唐的皇帝比华夏历史上任何朝代的皇dìdū更具有开拓jīng神以及扩张野望,进而使大唐帝国成为华夏历史上疆域最为辽阔的王朝,蒙元的疆域虽然比大唐帝国更辽阔,但那根本不是华夏的王朝。

    项庄目光柔和地望着项政,说道:“太子,你推荐了一个好统帅。”

    “儿臣不敢居功。”项政道,“这一切,都是周亚夫以及出征将士的功劳。”

    项庄微微一笑,忽然说道:“太子,还记得父皇跟你定下的三年之约吗?屈指算算,差不多就要到时间了,呵呵。”

    项政心头微跳,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父皇当初只是戏言?开什么玩笑,有道是君无戏言,这么说岂不是藐视父皇?附和父皇好像也不妥,那不成急着抢班夺权了?

    阶下大臣也是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三年之约是什么。

    项庄的目光转向殿上群臣,淡然道:“三年前,朕跟太子有过约定,要在三年之后将帝位禅让给他,现在三年之期已到,朕也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说到这里顿了顿,项庄又冲项政道,“政儿你上来,到父皇身边来。”

    殿上群臣大惊失sè,项政也是神情惶急,不知所措道:“父皇,儿臣……”

    项庄笑笑,亲自步下玉阶牵着项政走回阶上,又将项政摁坐到了龙椅之上,然后回头对着满殿群臣道:“也不搞那些虚头滑脑的仪式了,自即rì起,朕便正式退位了,政儿便是华夏帝国的二世皇帝,你们还不叩见新皇?”

    “这这这……”满朝文武面面牙觑,不知所措,直到项庄再三催促,才终于纷纷拜倒丹墀之下,高呼万岁。

    ##########

    是夜,大华宫上书房。

    行过叩首大礼,项政恭恭敬敬地坐到了项庄对面。

    虽然已经是帝国皇帝了,可项政在项庄面前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毕恭毕敬、如履薄冰,因为项政很清楚,父皇的权威绝不是他这个二世皇帝能够挑战的,若是他什么事做得不对,父皇只言语一声,他就得乖乖地逊位。

    总而言之,皇位交替只是表面上的。

    与此前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项庄不再坐朝听政了,而项政则从玉阶下的太子椅坐到了玉阶上的龙椅上。

    项庄当然也清楚,无论他再怎么放权,无论太子再怎么调整内阁的官员,再怎么简武院中的将校,他也绝对无法挑战自己的权威,因为他项庄是唯一一个不用兵符、仅凭脸面就能够调动三大禁军以及各郡府兵的特权人物。

    望着项政,项庄平静地说道:“政儿,万寿宫已经落成,明rì父皇就要搬去那边,这大华宫从此便是你的了,呵呵。”

    项政忙道:“父皇不如留在大华宫,以便儿臣rìrì觐见……”

    “你我父子就不必矫情了。”项庄摆了摆手,缓声说道,“不过在去万寿宫前,父皇还想跟你商量一下储君的事,储君是国之根本,兹事体大,不能不慎哪。”

    “储君?”项政愕然道,“父皇,楚儿才刚刚满月,是不是为时过早?”

    项政四年前大婚,已经育有三女一子,皇长子项楚乃是太子妃所诞,才刚刚满月。

    “楚儿?”项庄摇头道,“楚儿尚在襁褓之中,能力、心xìng皆未可知,甚至连能不能养大chéngrén都不知晓,如何担当储君大任?”

    项政茫然道:“那父皇的意思是……”

    项庄淡然道:“父皇的意思是说,在你的十几个已经成年的弟弟中间,由内阁大学士以及武院的功勋武将们廷推一个出来做储君。”

    “啊?”项政大惊失sè道,“父皇这……不太符合古制吧?”

    华夏自大夏朝起,便有了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传承制度,意思是说,老国君死了,儿子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假如没有儿子,才会轮到国君的弟弟,现在项政分明已经有儿子,为何还要选个弟弟来做储君?所以项政想不通。

    ##########

    ps:问了下度娘,东厂的确是朱棣设的,剑客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