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楚汉争鼎 > 第567章 国号、年号

第567章 国号、年号



    从妙弋宫出来,项庄便将所有的情绪抛到了脑后。。。

    此时已经是伐汉大战结束之后的第二个月后了,项治被杀的消息终于还是没能再隐瞒下去,虞姬终于还是无意中从宫女口中听说了这噩耗,结果也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虞姬的身体还有jīng神一下就垮了。

    根据太医的诊断,虞姬怕是很难撑过这个冬天了。

    就在刚才,虞姬甚至还在迷迷糊糊地呼唤着大王,不过项庄知道,她呼唤的绝对不是自己,而是项羽,很显然,她跟项羽之间的爱情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有所消褪,在虞姬心中,项羽依然还是那个充满无上雄xìng气息的西楚霸王。

    不过项庄没那闲功夫感叹虞姬的命运,他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处理。

    刚出妙弋宫,太子项政便疾步匆匆迎了上来,向项庄见了礼,道:“父王,太后的病情好些了吗?”

    “还那样。”项庄摆了摆手,问道,“政儿,莒王到了吗?”

    灭汉之后,项庄令高初镇守咸阳,令呼延引天狼军配合蒙殛夹击匈奴,又令晋襄引虎贲军西逐月氏人,他自己则在骁骑军的护卫下返回了洛阳,回到洛阳的次rì,项庄便下诏令魏王、齐王、燕王、赵王、韩王、莒王、北貉王前来洛阳觐见。

    诸王慑于项庄yín威,纷纷动身前来洛阳,莒王吕台是动身最晚的一个。

    项政哦了一声,道:“父王,莒王仪仗已过荥阳,很快就能到洛阳了。”

    项庄轻轻颔首,问:“劝进之事都安排下去了吗?诸王可有什么反应?”

    项政笑笑,低声道:“都已经安排好了,诸王都表示父王进位乃众望所归。”

    “哈哈,谅他们也不敢出什么幺蛾子。”项庄微笑,方今天下大定,各个诸侯国几乎都有楚国驻军。诸王又岂敢违抗他项庄的诏令?

    项政想了想,又道:“父王,上将军已经挂印归隐了。”

    项庄闻言脚步一顿,眸子里也不禁浮起了一抹复杂之sè,喟然道:“学剑他终于还是走了么?”

    对于毕书,项庄的感观是极为复杂的。

    首先,项庄对毕书是极其感激的,毕书对于大楚是有极大功勋的。楚汉齐大战时,如果不是毕书在泗水战场打败了齐王韩信,项庄的统一大业很可能会化为泡影,还有孤军悬师万里,深入大漠完成对匈奴的犁庭扫穴,毕书更是替华夏族立下了赫赫战功。

    然后,项庄对毕书也是极其忌惮的,不仅因为毕书无人可及的军事谋略,更因为毕书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譬如说上庸之小败,连项庄都还在犹豫要不要整肃项羽系或者说江东系势力,毕书却直接通过一次小败将桓楚、季布这两个江东系大佬给铲除了。

    毕书的这一行动显然是刻意而为之。毕书不仅借此排除了项庄的隐忧,更借此激化了跟江东系势力之间的矛盾,这才有了此后江东系势力的强烈反弹,项庄为了安抚江东系,不得不顺势而为,革除了毕书的爵位又免去了他的官职。

    项庄很清楚,革除爵位、免去官职都是毕书所希望的,因为只有这样,毕书才能够无牵无挂地远离朝堂。当一个传道授业、著书立说的“鬼谷子”。

    但正因为此,项庄才更加忌惮毕书,像这样文武双全、心智过人的大能,对于未来大楚帝国的威胁真是太大了,如果不是还有个白墨勉强可以制衡一下毕书。项庄绝对不会放心让毕书归隐田园,杀功臣或者不至于,但将毕书软禁起来却是必不可免。

    作为一个穿越者,项庄并不想上演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君臣惨剧,但现实却是极其残酷的。它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项庄虽是穿越众,却也同样无法改变历史的残酷xìng,古往今来之所以会上演这么多的君臣惨剧,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对于父王的感慨,太子项政也是深有触动,高初、庞钰、蒙殛甚至是白墨,虽也是战功赫赫,或者英才绝纵,父王却不怎么忌惮他们,唯独上将军毕书却是父王深为忌惮的,因为毕书拥有连父王也无法企及的兵略、谋略。

    不过现在,毕书的结局无疑是最好的。

    当下项政又转移话题道:“父王,几位大臣已到上书房了。”

    “哦,知道了。”项庄收回思绪,当下在项政的陪伴下直趋上书房而来。

    上书房中,太师百里贤、右丞相项他、左丞相白墨、太尉项佗、太傅武涉等首要大臣正在激烈地争论着项庄的尊号,战国以前,诸侯的尊号称君或王,赢政一统天下之后首创了皇帝的尊号,项羽灭秦后又给自己上了个“霸王”的尊号。

    项庄虽久有称帝之心,却鲜少在人前流露,因此五位首要大臣也分成了两派。

    白墨、百里贤还有武涉明显偏向皇帝尊号,而项他、项佗则倾向于霸王尊号,个中原因不言而喻,项庄若上霸王尊号,那就是第二代,项羽才是大楚的第一代霸王,可项庄如果上皇帝尊号,就是大楚首任皇帝,就没项羽什么事了。

    两派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到最后甚至还吵了起来。

    “吵什么吵什么,有什么好吵的?”项庄进来看见五人已经吵了起来,不禁蹙了蹙眉没好气道,“尊号的事待会再定,先议国号。”

    “议国号?”百里贤、白墨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相信。

    好半晌后,太傅武涉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大王打算更改国号?”

    项他、项佗更是勃然sè变,连声劝阻道:“大王,千万不可更改国号,不可哪!”大王竟然打算更改国号?他想干什么?难道他想跟先王划清界线?国号若改了,这江山还是大楚的江山?这天下还能是老楚人的天下?

    项庄却不容置疑地道:“国号必须得改!”

    项庄决定更改国号,并非心血来cháo,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因为秦、齐、燕、赵、楚等都是周天子治下的诸侯国,地方sè彩太浓厚了,若以楚为国号,恐怕很难获得其余各个诸侯国治下百姓的认同。

    大秦帝国之所以灭亡,秦二世、jiān相赵高的倒行逆施固然是最大的诱因,但另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就是,楚、赵、齐、燕、魏、韩等诸侯国治下的百姓并不认同大秦,正因为关东百姓不认同大秦,再有人登高一呼,他们就群起造反了。

    在五位大臣的目瞪口呆之中,太子项政小心翼翼地说道:“父王,我中原各支素以华夏自称,不如就以华夏为国号,如何?”

    项政的提议自然是项庄事先安排好的,不过项庄还是装模作样地沉吟了片刻,然后连连点头道:“嗯,华夏这个国号好,就是它了!”

    白墨、百里贤、武涉、项他、项佗面面相觑,真改国号?

    同样是目瞪口呆,五位大臣中间却又有着明显的区别,项他、项佗是不甘,老楚人流了这么多的血,好不容易才推翻暴秦、扫平天下,结果却居然把楚国也给扫没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这不成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武涉是纯粹的震惊,改国号?儿戏了吧。

    白墨、百里贤却是佩服不已,作为当世大贤,以楚为国号的弊端两人当然是清楚的,不过他们绝不敢在人前提出来,甚至连私底下说说也不敢,大忌呀!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大王竟主动提出来要更改国号,这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英明?

    项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上前劝道:“大王,真要更改国号哪?”

    “国号必须更改。”项庄两眼微眯,淡淡地看了项他一眼,道,“朝堂上还有太学里的江东藉官员、生员很可能会想不通,你务必要跟他们解释清楚,告诉他们,更改国号乃是大势所趋,绝非人力可以逆转。”

    项他心头一凛,应道:“喏。”

    项庄微微一笑,又道:“现在再议年号和尊号。”

    “年号?”五大臣再次面面相觑,尊号他们知道,可年号是个啥玩意?

    太子项政忙道:“是这样的,父王觉得以王号或帝号纪年,太过繁杂混乱,不如创出一个万世一系的年号,这样编写历法、史书时也可有序得多。”

    项政话音甫落,项庄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寡人yù以秦始皇元年为皇帝元年,此后万世一系,皆奉此年号,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穿越之前,项庄读史时最头疼的就是年号,后世大明以及满清基本上一个皇帝一个年号还算好,可在明以前,基本上每个皇dìdū有好几个年号,譬如武则天,竟拥有令人发指的十八个年号,以致历法、史书乱得一塌糊涂。

    所以,采用一个万世一系的年号可以说是项庄这个穿越众的历史责任。

    此外,至于为什么要以秦始皇首创的“皇帝”尊号为年号,又要以秦始皇元年为“皇帝元年”,那就是出于对秦始皇这个千古一帝的极度推崇了,项庄以为,纵观华夏历史,也只有雄才大略的秦始皇才配用来命名万世一系的年号。(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