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楚汉争鼎 > 第563章 诈降


    子午谷连通汉中、关中,南北延绵数百里。、.、

    经过数rì的急行军,白墨大军终于穿过子午谷、逼近咸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接到了咸阳发来的诏令——汉王已经降楚了!

    对于白墨来说,这可真不啻于晴天霹雳!

    白墨大惊之下急令大军就地驻扎,又派人将信使严密看守了起来。

    白墨倒不认为前来传讯的信使有假,他只是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在没有想到妥善的应对之策前,委实不宜将消息扩散,否则麾下大军很容易军心涣散,真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没办法挽回,大汉国也就真的灰飞烟灭了。

    两天后,李左车、周冠夫也仓皇来到了子午谷口的白墨大营,两人也已经接到了汉王的诏令,又闻听白墨大军已经回师子午谷口,便匆匆过来向白墨问计,假如汉王真的已经投降楚国,他们又该怎么办?是跟着降楚呢,还是夺回汉王,或者干脆另立汉王?

    一见面,周冠夫就急吼吼地问道:“丞相,汉王降楚是不是真的?”

    白墨长长叹了口气,黯然点头道:“胜之,汉王的确已经降了楚国。”

    周冠夫的神情顷刻间黯淡了下来,恨声道:“嘿,这么说大汉国已然是亡了?”

    “那也未必。”白墨摇了摇头,沉声道,“打入咸阳的楚军就只有项政、项治两路,最多也就三五万人。其余像毕书、高初还有蒙殛的大军,仍被阻在关外,所以,只要咱们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回咸阳、抢回汉王,大事仍有可为。”

    周冠夫jīng神一振,问道:“丞相莫非已经有了什么妙计?”

    白墨点了点头,沉声道:“胜之你马上返回潼关。一边严密封锁汉王降楚的消息,一边监视关外的楚军,绝对不能让高初的大军趁机打进关中!”

    “丞相放心。”周冠夫轰然应喏。道,“只要末将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让楚军从潼关道打进关中。”

    白墨轻轻颔首。又对李左车说道:“李老将军,本相给你留下五千甲兵,你的任务是堵住子午谷小路,绝不能让毕书的大军从子午谷杀入关中!”

    堵截毕书大军绝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子午谷地势险要,只需防守一点,而不像河水之战那样需要顾及很长距离的河段,所以李左车还是有些信心,当下拱手应喏,道:“丞相放心。老夫绝不辱命便是。”

    周冠夫又问道:“丞相,你呢?”

    白墨道:“本相决定率军前往咸阳,献军降楚。”

    “什么?!”周冠夫勃然sè变,李左车却若有所悟,道。“丞相意yù……诈降?”

    “没错,事到如今也只有诈降一策了。”白墨叹了口气,神情黯然地说道,“此计虽然凶险,却仍有几成胜算,只是两位将军必须严守潼关、子午谷。否则,若让毕书、高初的大军提前进了关中,可就什么都完了。”

    原来如此,周冠夫这才松了口气……洛阳,上书房。

    魏悦领着几个宫女端着几碗莲子粥来到书房前时,只见书房门敞开着,里面隐隐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进门一看,只见项庄、项他、项佗以及百里贤四人很没形象地歪倒在席,正呼呼大睡呢,这些年他们的确是累坏了。

    自从各路大军踏上征途,君臣四人就没怎么睡过囫囵觉。

    上将军毕书从上庸传回败报之后,君臣四人更是连续熬了几个昼夜,好在昨rì终于从咸阳传来了捷报,太子项政、世子项治两路大军几乎是同时兵临咸阳城下,又有司马氏为内应打开北门瓮城,咸阳城已经被攻陷了。

    看看睡得正香的君臣四人,魏悦最后还是带着宫女退了出去。

    临出门时,魏悦还让宫女将敞开的房门给移上,眼下已经入冬了,可别让大王着了凉,可就在这时候,玄衣卫大统领屈不才却匆匆赶到了,见了魏悦,屈不才只来得及草草揖了一揖,便赶紧移开房门闯入了上书房。

    魏悦本yù阻止,可一想到屈不才如此行sè匆匆便又将吐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并且带着宫女径直离开,作为王后,魏悦一向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但凡军国大事,她非但不发表任何意见,也绝不会暗中偷听。

    再说屈不才匆匆闯入上书房,连连大喊道:“大王,大王……”

    正酣睡的君臣四人一惊而起,项庄皱眉道:“老屈?瞧你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咸阳城又让汉军夺回去了?”

    “呃,那倒没有。”屈不才顿了顿,又道,“不过咸阳真出大事了。”

    “嗨,只要咸阳城没有让汉军夺回,还能有什么大事?”项佗不以为然道。

    屈不才脸上的肌肉抖了抖,颤声道:“大王,世子项治已经殁于乱军之中了!”

    项庄闻言一震,百里贤则是一惊,项佗、项佗却是猛然跳了起来,齐声大叫,项佗更是两步抢上前来,一把揪住屈不才衣襟,厉声喝问道:“你说什么?世子他怎么了?”

    屈不才不敢正视项佗意yù吃人的眼神,低声道:“太尉,世子他已然殁了。”

    “胡扯!”项佗一把将屈不才推倒在地,不信道,“咸阳城都已经攻陷了,汉王刘恒都已经献表投降了,世子还能出什么事?再说世子他弓马娴熟、武艺高强,就是天狼、猛虎这两个家伙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他又怎么可能出事?”

    “太尉有所不知,世子出事时正在长乐宫中,当时世子宿醉未醒、体力未复,而且身上也无甲胄,乱军又是万箭齐发,所以,所以……”

    “侍卫呢?世子的侍卫还有庞铮的羌兵呢?怎么让乱军进的长乐宫?咹?他们都是吃干饭的?”项他也是大怒,他是真的怒了。

    随着楚国一统天下之势变得越来越明朗,国内各个派系碍于项庄的威压虽然没什么明面上的纷争,但暗中的勾心斗角却已经rì趋势激烈,由于世子项治的存在,项羽麾下的老臣以及从江东过来的士绅豪族也渐渐有了抱团的趋势。

    可现在,继桓楚、季布这两个老人阵亡之后,世子系更遭受了灭顶之灾,世子项治虽然说不是太子,虽说无法继承将来大楚帝国的帝位,可他毕竟是先王项羽的继子,无论如何也有继承王位的资格,只要王位在,派系也就还在。

    可现在项治死了,那么这个派系也就完蛋了!

    作为这个派系中的扛鼎人物,项他如何能够不怒?

    屈不才叹息一声,黯然道:“令尹有所不知,羌族大军驻扎在长乐宫外,而乱军却是从暗道直接杀入宫中的,世子所居的鸿台虽有少量侍卫守护,却又济得甚事?等庞铮率羌族大军杀入长乐宫中,一切都太迟了……”

    百里贤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问道:“汉王不是已经降了吗,怎么又要作乱?”

    屈不才看看项庄,低声道:“据说是因为世子当众欺辱汉王的王后窦漪房,又将窦漪房召去鸿台侍寝,这才激怒了刘恒,愤而作乱。”

    “刘恒该死!”项他、项佗闻言勃然大怒。

    项庄皱了皱眉,沉声问道:“如今咸阳城内情形如何?”

    百里贤也问道:“世子殁于乱军之中,羌兵必然会趁机作乱,咸阳城中的汉国百姓以及汉军将士可有群起反抗?还有太子,太子现在可有危险?”百里贤不能不担心,一旦羌兵大肆屠戮,激怒了咸阳百姓,师法赵国来个举国血战,太子没准还真有危险。

    屈不才忙答道:“回禀大王、太师,太子无恙,而且这次多亏了太子措置得当,及时剿灭了乱军,又果断镇压了屠城作乐的羌兵,这才阻止了咸阳事态的扩大,现在咸阳城中已然恢复秩序,汉国君臣也被监控起来了。”

    百里贤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太子无恙便好。

    项庄沉吟片刻后吩咐项佗道:“子严,即刻召集虎贲、天狼、骁骑三军,随寡人前往咸阳!寡人要亲往咸阳!”

    “喏!”项佗轰然应喏,领命去了。

    项庄又扭头对项他、百里贤说道:“子翼,子良,你们也回去准备准备,随寡人一道前往咸阳。”

    “臣等告退。”项他、百里贤向着项庄深深一揖,转身去了。

    项庄这才转身回头,深深地盯着屈不才,沉声道:“老屈你老实告诉寡人,世子召刘恒王后侍寝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项庄不能不担心,这中间会不会另有内幕?老实说,他的确很担心这是项治的手段,他最担心的就是手足相残。

    屈不才道:“此事乃太子发来洛阳的密奏中所陈述。”

    “玄衣卫的调查结果呢?”项庄沉声道,“这么大的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屈不才原本躬着的身板便越发地弯了些,低声道:“回禀大王,臣的确已经让玄衣卫着手调查了,从初步调查的结果看,刘恒作乱的确由世子召窦漪房侍寝所引发,只不过世子在召窦漪房侍寝之前是否知晓其王后身份,尚有待确认。”(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