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特种兵在都市 > 2230章 天意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砰砰!”
  
  两声枪响,朱伟军蹲了十五六年的牢,而白皮松却纵欲过度,身体早就被女人掏空了,两人的身体素质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追逐了也就五六十米,白皮松就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着朱伟军越跑越远,举起枪就扣动了扳机。
  
  “噗!”朱伟军后肩膀暴起一朵血花,身体一个踉跄。就在他摔倒的那一瞬间,一颗超音速的金属物体,卷着炽热的气流,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空气中还残留着毛发烧焦的味道。
  
  “扑通!”
  
  朱伟军重重摔倒在地上,一股血箭在后肩上的伤口****而出。而头皮上的伤口流下血来,顺着额头滴落到地面。
  
  朱伟军强忍着肩膀上的剧痛想要爬起来,突然一只大脚踩在了他的伤口上,一种无法忍受的剧痛,通过痛觉神经传入大脑,忍不住一声惨叫。
  
  朱伟军趴在地上张嘴刚想骂,后脑勺就被一个坚硬的,冷冰冰的物体顶住:“朱二哥,我们哥俩儿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兄弟我怪想念的。本来说好的聚聚,你怎么不进去呢?还派了那么多人进入给我问好,这真让兄弟我受宠若惊,所以出来找你,可你怎么见了兄弟我就跑啊。”说着白皮松紧咬着牙齿,踩着朱伟军的脚用力的来回碾着,鲜血不停的往外冒。
  
  朱伟军疼得浑身冒冷汗,眼珠都凸出了眼眶,但却一直咬着牙不吭一声。这个家伙也算是个汉子了,这样不啃一声。
  
  “呦呵!”白皮松有些神经质的一阵大笑,“哈哈哈……朱二哥,没想到你这么有骨气,还真是让我没意外呢。”说着又加重的力道,这一次朱伟军真的忍不住了。
  
  “啊……”朱伟军双手抓挠着地面,仰起头一声凄厉的惨嚎,“白皮松,今天你不弄死老子,老子也要弄死你。”
  
  朱伟军也不知道哪里的力气,双手撑住地面猛地用力翻身而起。太突然了,白皮松一只脚踩着朱伟军呢,他也没想到朱伟军这个快煮熟的鸭子还能扑腾出浪花来,而且力量非常大,脚下一个不稳,踉踉跄跄向后退了两步,接着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子杀了你!”白皮松耳边传来朱伟军愤怒的吼声,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黑影扑了过来。现在的朱伟军完完全全失去了理智,尤其是想朱伟军这种人,性格是不会改变,尤其是监狱了呆了十五六年,心中原本就有的戾气越积越盛,就像一个装满炸药的火药桶,只要给根火柴就会引爆。而白皮松就是那根火柴,彻底引爆了朱伟军心中的戾气,根本就不在乎白皮松手中抢。
  
  白皮松也吓坏了,急忙举起枪就扣动了扳机,耳边传来咔咔两声轻响。白皮松的脸色顿时一变,而朱伟军也恢复了理智,听到咔咔两声轻响转身就跑,可跑了几米突然反应过来,这******枪里没子弹了。想到这一转身,狞笑着走了回来。在加上他满脸满身的血,看起来相当恐怖。
  
  白皮松傻眼了,急忙把枪扔到一边,刺啦一声,上衣被他撕开,露出了绑在腰上的一排****,然后一把抓住导爆器。而这个时候朱伟军已经扑了过来,当他看到缠在白皮松身上的****脑袋就嗡的一声,本来就有点失血过多,身体猛的摇晃了一下。然后狠狠的骂了一声什么,转身想往回跑。
  
  好不容易你跑回来了,白皮松怎么可能还让你跑了,抬起手一把抱住朱伟军的大腿,然后一阵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
  
  朱伟军跌倒在地,但没有任何犹豫,翻身过来用另一只脚拼命的踹着白皮松,抱着他大腿的胳膊。可听着白皮松病态的笑声,看见白皮松的双眼已经没有了一点波动,就好像死了的人一样,这让他头皮一阵发麻,现在他怕了,是真的怕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朱伟军拼命的,一脚接着一脚的踹着白皮松,但白皮松就是不撒手,而抓着导爆器的手狠狠按了下去,“哈哈哈……朱二哥,让我们一起上路吧,在黄泉路上我们哥俩儿在好好亲近亲近。
  
  “不!”朱伟军吓得一声嚎叫,心胆俱裂,“救命啊,救命啊……”他现在是喊破喉咙也没人管,应该是没人敢管。刚开始的时候还有胆子大的人站在不远处看着,尤其是白皮松把枪扔了之后,那些胆子大的还往前凑了凑,但当他们看到白皮松绑在身上的****后,一个个就像屁股着了火,转身就跑,跑的那个快啊,在快一点估计都能起飞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警笛声,十几辆警车疾驰而来。正在绝望当中的朱伟军顿时激动了,他对警察绝对没有好感,甚至是仇恨,当然这种恨意都是在监狱里产生的。可现在听到警笛声,就跟小时候听到他妈喊他回家吃饭一样,心情相当美丽。
  
  就在这时,朱伟军感觉到白皮松抱着他大腿的手有些松动了,而他也突然冷静下来,撑起上半身看着一样在发愣的白皮松。
  
  “妈比的,咋没炸!”白皮松嘴唇嗡动着,喃喃的说着。
  
  朱伟军一个机灵,怒吼一声:“老子杀了你!”说完起身把白皮松压在地上,双手死死掐着白皮是脖子。
  
  虽然朱伟军肩膀上有伤,而且还很严重,但白皮松体质太弱,一旦被朱伟军控制住,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脖子被死死掐着,双眼凸出眼眶,胸中有一口气憋着,仿佛要炸开一样。
  
  白皮松拼命的挣扎,力量越来越小,双眼渐渐陷入黑暗。他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老天爷真******会玩我,难道朱伟军这个王八犊子是你的私生子吗?你这么帮他。就在白皮松失去知觉的那一刻,他听到了汽车的刹车上和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喊声。
  
  三十四名警察快速封锁现场,另外几名警察把朱伟军控制起来,然后对白皮松进行了现场急救。
  
  而这个时候,耿卓他们已经到了中国会。叶贞看到站在门口迎接的权叔,笑着走过去说道:“权叔,好久不见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